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要闻

一名外地湖北人对鄂豫之争的反思(下)

发布时间:2009-09-08 08:43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一名外地湖北人对鄂豫之争的反思(上)

假如观念欺骗了你:一名湖北记者眼中的豫鄂之争

点击进入社区互动

  内陆的自然封闭和旧体制的塑造二者的原因不同,而结果却是一样的,就是束缚经济发展。湖北的媒体喜欢用“抢滩”一词,在外地资本纷纷涌来,只见外地资本和品牌来抢占市场,而少见本地企业出击到外面攻城略地。湖北省曾经有种类比较齐全的工业体系,曾经有的几个名牌不是破产就是被兼并,逐渐陷落无闻了,只是在怀念过去的时候才被当地媒体提起来一下,如今,湖北省和武汉市对外已经没有一个拿的出手、说得出口的产业,甚至产品,社会流通工业品总值在全国的比重不断下降,城市品牌不断流失,甚至出现了一些“逆淘汰现象”,一些武汉本地的服装企业生产的高档服装,远道香港去注册,甚至不敢宣称自己是“汉派”服装,以免降低了自己的产品品位。
  武汉长江隧道本是万里长江上第一个报批、第一个开工、第一个通车的江底隧道,早在2008年年底已经建成通车,而且为了争这个第一,武汉市政府还曾下大力气,抢抓时间施工,好让这个“万里长江长一隧”定址在武汉,好与武汉长江大桥这个“万里长江第一桥”相互辉映,不料今年8月,南京长江隧道仅刚刚双线挖通尚未通车,南京媒体和全国一些媒体就纷纷报道称南京长江隧道为“万里长江第一隧”,一时间引得武汉市民和媒体纷纷鸣不平,明明是武汉多项第一在先,南京长江隧道并非人们常说的时间上的第一,而实为技术上的“第一”,媒体却大肆宣传、渲染后者。其实,有什么必要抱怨媒体和钱七虎院士呢,这就是城市品牌在起作用,城市影响力下降了,城市里所发生的事件没人理你,不受外界重视,要怪只怪自己品牌资源流失得太严重,武汉在全国人民心目中地位下降,怪不得其它,原因只能找自身,试想,如果这个“第一隧”最先挖通在上海,那还有媒体、还有地方再敢称是“第一隧”了吗?
  城市与企业一样,是有品牌效应的。政府就是这个品牌的拥有者,政府为这个品牌做了什么,就能从品牌经营中得到什么,如果你什么也没有做,就只能坐吃山空,坐待前人遗留下的老本慢慢耗散。民间会不自觉地进行各个省份、各个城市之间的横向比较,也会把它与历史上的某个时期作纵向比较。可惜的是,在湖北省和武汉市,过去城市发展积累的家底被用来“逆比较”,不肯老实承认现今的衰落事实。在官方,政府常常以自己被列入15个副省级城市而自居(大有精神胜利法之嫌,如果把前面四个直辖市加入进去,武汉市在全国城市中的排名已远落20名之外),却对自己日渐式微的经济、文化影响力视而不见,在各类榜单的排名上位次逐渐下滑,不仅没有激励起奋发之势,反而自甘人后,得过且过。今年春,有沿海一城市的以副市长带队到武汉推广农产品,武汉一副处长却说,“沿海受金融危机影响大,财政收入下滑很快,他们才主动来汉搞产品推广”。这名公务员没有学到别人主动作为、应对危机的顽强精神,却把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只说不做,养成了武汉的政府公务人员夜郎自大、安于现状、破罐破摔的坏脾性。
  还有湖北随州行政升级运动很能说明湖北人官本位思想流毒极广。1979年,从老随县设立县级随州市;1983年县级随州市与随县“市县合并”;1994年升随州市为省直管;2000年,随州市设为地级市、成立曾都区;2009年重设随县。三十年来不断的升级、升格运动,使1979年的一个随县,凭空自造出一个曾都区和一个地级随州市,当地经济发展未见有明显的起色,三十年来官僚机构却增加了两倍。
  在民间,当地媒体动不动就称某某项目为“华中”最大、“中西部”最大等等,如称龟山电视塔为“华中桅杆”、80万吨乙烯项目为“中西部最大”等等不一而足,殊不知,当今天社会,市场条件下,“大”不代表效益,“大”的实际价值已经大大减弱了,而“强”则受到重视。当地媒体在宣传时,有意对别人的强项隐去不言,而对自己的略微比较优势大书特书,造成了本地市民盲目自大、目空一切的“坏民情”。其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河南的强势的食品工业,号称“中国人的大厨房”;湖南有强势的文化产业,“文化湘军”势不可挡;江西有运作成功的旅游产业,“红色旅游”正当其时,这些产业无一不是各地政府多年培育而成的地方品牌,这么多年过去了,湖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或者退一步说,湖北有什么呢?
  提到湖北就不能不说湖北的高校群,湖北确实有比较多的高校,在汉大学生达百万之巨,而且其中有七家国家重点建设的大学,整体实力较强,但这些较好的大学是国家的资源,国家将这些大学办在武汉,本身并不是湖北省自身的资源,更不是湖北努力创造出的资源。所谓湖北高校群体,如果除去七家部属高校,其实的实力都很弱,省属高校中没有一个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没有一个国家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甚至没有一个院士在校,这是人的共知的事实,也是一位副省长亲口之言。如果拿省属高校与外省相比,不仅会落在河南之后,也会落在很多西部省份之后,几十年来建设仍是这样的现状,仍然是吃老本,还有什么底气呢?
  这么多年来,湖北人乐于宣称本省有多少大学和大学生,也常常宣传湖北具有人才优势,这又是湖北人自造的一个“伪概念”,所谓的人才优势,应当指毕业生高度聚集的地方,湖北要说确实可以说是“人才家园”,每年毕业三十多万人,这么多毕业生,每年真正有多少毕业生留汉工作了呢?前些年博士极少,武汉每年培养的博士只有1%留汉工作,一个地方引以为骄傲的应该是创造环境吸引了多少毕业生来工作、来创业,而不是培养了多少毕业生,培养的人才随时可以会到具有吸引力的地方。应当说,“惟楚有材”一说确实有它的道理,湖北的很多地方都相当重视孩子的教育,制造了“黄高神话”这样的教育界奇迹,但“人才家园”不等于“人才乐园”,“人才高地”不等于“人才高原”,实际上三十年来,武汉人才外流已经十分严重,只不过高校数量多掩盖了这一潜流。
  从发展上说,湖北不是富有人才,而是最缺人才,尤其缺高端人才,因为一个高端人才往往决定了一个产品、一个企业、一个产业的兴衰,而一群高端人才则决定了一个城市发展水平的高度、文化影响力的厚度、经济竞争力的强度。湖北向来重官不重商,重国企不重民营,这种思维的实践后果就是重官抑商、重公抑民,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地方思维的定势问题,但实际上就是一个人才问题。湖北省对人才作用的认识是很浅层的,仅把人才当工具,其实,一个地方的发展水平是虽由官方推动,却由当地的经济英雄直接创造的,政府官员换了一茬又一茬,经济英雄还是那些人,应该说经济英雄才是一个地方真正的统治者,应当把人才客人待、当主人用!湖北省每年评选经济风云人物,年年选来选去还是那几个国企的负责人占主导,排前位,鲜见有民营经济的黑马涌现,表面上是民营经济活力不足,实质上是人才短缺的外在表现。
  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因素,因为没有那一方面的高端人才,该方面的工作就打不开局面,出不了成绩,形成不了影响。湖北表面上人才多,但因为不重视人才,各方面的高端人才流失殆尽,湖北盛产人才,但又缺乏人才,或者说真正的人才不能当其位、不能发挥作用,这是湖北现象的又一表现。其实,人才群体的高度决定了城市的高度,人才是发展的先导,在知识经济时代,人才的竞争比其它任何产品的竞争都要激烈,别的地方大张旗鼓提供优厚待遇吸引人才,武汉从来岿然不动,眼看着高端人才巨量流失无动于衷,从来不主动向外引才,造成了守着人才没人才的怪象。政府用人常常凭关系搞“自体循环”,用自己人,没有优秀人才输入的源头活水,久而久之,就陷入了平庸,庸才当位,还能发展吗?还有创新吗?湖北的滞后、武汉的摆尾,原因有千条万条,归结到一条,就是缺乏人才,而人才何以缺乏,就是不重视人才。
  产业的兴衰背后一定是人才的聚散,因为没有人才,或者说不重视人才,湖北总是在失去机会,第一次失去机会,没有看清汉口当年因何而兴,没有在它最兴盛的时候实现转轨。在以小农经济为主的内需经济时代,地理优势会成发展的契机,汉口居汉江、长江交汇处,大量的货物依靠水路由此北入山陕、南入川黔,带来茶叶、药材、食盐、日用等产品交易、转运的繁盛,当时汉口只作转运贸易,没有人推动汉口贸易商品就地工业化生产,如今汉正街的商品很少是本地生产的;第二次失去机会,是在八十年代国有企业比较兴盛的时期,管得过死,没有留下由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转型的体制缝隙,思想观念僵化,民间积累不足,导致国有经济比重太大而又活力不足,民营经济都块头太小而又发展环境不佳,同时面临外地民营经济的不断冲击的局面;第三次失去机会,在九十年代以来,在以自主知识产权为“硬通货”时代,用国有企业的旧体制来管理最需要变革创新、最需要高端人才的高科技产业,不敢推行高科技企业民营化战略,致使光谷的许多产业还没有发展起来,就已经沦为传统产业,所谓的高科技已经全国遍地开花,已被超越,又一次坐失良机。湖北人慢的不是半拍,慢的是一整个产业从规划、勃兴到衰落的时代!
  人才是一个地方保持活力的先决条件,有人才而不能用、不主动吸引人才,是为自弃;用庸废良,劣币趋良币,逼走人才、赶走人才,是为自杀,湖北和武汉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自弃和自杀的行径,这样的省份和城市,难道不出现人才亏损吗?失去了人才就失去了机会,失去了机会还会有人再给机会吗?“楚虽有材,晋实用之”,人才流失了,他乡生根,还会再回来吗?
  而我,当年那个毕业后踌躇满志、声言要留汉“楚材楚用”的武大学生,也已离开武汉了,是不是人才,不能靠自说自话,需要靠别人评价,如果我是人才,只能说明武汉没有采任何取措施吸引我;如果我不属于人才之列,正好为其它人才腾出位置。
  再看一遍《一名湖北记者眼中的鄂豫之争》,仍然心急,最可怕的不是家乡的沉沦,而是它的继续沉沦,且不知要进行到何时,而看不到前面的火光,最让人扼腕长叹。一次我在杭州火车站买票回汉,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售票员,竟然一头懵懂又一本正经的说“武昌在哪里啊”,也许这个姑娘是头一天上岗,也许是她本人没有上过高中,头一次听到这样的发问,我真是对自己的家乡的衰落感到愤懑无语了,面对一个笑盈盈的小姑娘,我生不起气来,我只能问自己:“武汉还是那个有五国租界、十里帆樯、彻宵灯火、万商云集的武汉吗?武汉还是那个曾爆发武昌起义、引领辛亥革命、“驾乎津门、直追沪上”的武汉吗?武汉还是个两度出现过国民政府、召开过八七会议、设立中央长江局、毛主席畅游过长江的武汉吗?”
  谁能告诉我,大江之滨、蛇山之巅的白云黄鹤何时能复返呢?!

编辑:woaiyaomin

更多关于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