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国际

各派候选人比拼“大招” 法国大选战况激烈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4日16:21 来源: 荆楚网综合

法国将于今年4月举行总统选举。最新民调结果预计,现任总统马克龙在首轮投票中得票率或达24%,位居第一,勒庞、泽穆尔、佩克雷斯的得票率或均在16%左右。但选举专家同时指出,法国当前的选举格局复杂多变,最终结果如何还很难预料。

“必杀技”第一招:防疫牌

今年的法国大选,也是疫情来袭后第一个选举年。当前,法国是受奥密克戎疫情“海啸”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之一,目前单日确诊人数已超36万,连续创下历史新高。

法国议会1月6日通过“疫苗证”提案,拟进一步收紧疫情管控措施,以“疫苗证”取代“健康证”。这一新政引发的争议尚未平息,马克龙前不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态度激烈地说:“对于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我真的很想让他们滚蛋。”他还说,法国只有极少数人仍在“抵抗”接种新冠疫苗,这些人“不配为法国公民”。

马克龙.png

马克龙目前支持率领先

马克龙这番表态,自然引发对手的围攻。一些法国网友也疑惑地指出,这种激烈的言论,更像出自一向言语出位的泽穆尔,而不是身为“法国所有人的总统”的马克龙。但有分析人士则认为,这实际上是马克龙使出的一种竞选策略:既能从侧面攻击最大对手佩克雷斯所在的共和党对待“疫苗证”的摇摆立场,又能通过突出自身立场的鲜明性而巩固其选民基础,喝是险招,但很大程度上能做到出奇制胜。一名选举专家说:“要知道,拒绝打疫苗的那些人,几乎可以肯定不会投马克龙。”

“必杀技”第二招:欧盟牌

除了“疫苗证”,欧盟问题,是马克龙打出的另一张牌。上届大选,初出茅庐的马克龙在缺乏主要政党支持的背景下,祭出“欧盟”大旗,声称要率领法国重新回到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心,最终赢得选举。此次重打欧盟牌,效果如何?

自今年1月1日起,法国开始担任为期6个月的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这是近14年来的第一次。新年前夜,法国各地升起了由12颗金色五角星组成的蓝色欧盟盟旗,凯旋门、埃菲尔铁塔等巴黎地标建筑也被蓝色灯光照亮。马克龙的对手们借机大做文章,指责马克龙“抹去了法国自己的文化”,泽穆尔干脆攻击马克龙政府此举是在“侮辱”法国。

有迹象表明,近年来法国民众对欧盟的好感在消减。根据调查机构“欧洲晴雨表”近日的一项调查,法国民众对欧盟持正面、中立和负面态度者分别为41%、37%和21%,对欧盟的认可度在受调查的28个欧洲国家中排名倒数第八。

马克龙主张通过加强欧盟主权来维护和促进国家利益,试图利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的机会为连任造势。他将于3月10日至11日参加在巴黎举行的欧洲领导人会晤,商讨欧盟财政改革、最低工资和碳征税等问题。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大选的牵制,马克龙只有3个月时间在欧盟轮值主席的位置上施展拳脚,且面临诸多难题,比如在应对乌克兰问题上,欧盟内部就存在严重分歧。

分裂的左派:群龙无首谁也不服谁

马克龙目前虽然支持率领先,但面临着一群右翼对手的围追堵截,除了近期人气蹿升的佩克雷斯,还有老对手勒庞,以及有“法国特朗普”之称的泽穆尔。曾经风光过的法国左翼,对马克龙基本未形成威胁。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法国左翼政党各自为政,整个左派阵营几近分崩离析。

女市长.webp.jpg

伊达尔戈目前选情不佳

目前左派共有10人宣布参选,主要竞争者包括来自极左政党“不屈法国”的梅朗雄,来自社会党的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欧洲生态-绿党候选人雅多等人。但根据最近的数次民调,他们当中无一人能够进入大选第二轮投票,甚至他们加起来的得票率也不到30%。

去年4月,左派阵营曾试图探讨组建联盟的可能性。当时社会党的第一书记富尔与雅多等左派领导人在巴黎展开了磋商,讨论的内容包括推举左派统一候选人,以及制定左派联合政府纲领。但是,各方也都不想放弃在有关自己党派重大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最终达成的协议除了承诺在竞选中不互相攻击,没有什么实质性成果。

上月8日,伊达尔戈在法国电视台录制节目时,提出希望可以组织“左派初选”,表示“分裂的左派需要恢复和团结”。结果第二天一早,雅多就在晨间电台节目中率先发难,明确表示绿党不会参加初选。梅朗雄等其他候选人也纷纷拒绝。

有分析人士指出,法国左派阵营当下这种联不起来、分又必输的情况,反映了当前左派缺少“领头羊”的困境。左派有几个党派,但在昔日的领头羊社会党衰落的情况下,目前各派的支持率相差不多,彼此谁也不服谁,这也是伊达尔戈喊话无人买账的原因。

抱团的共和党:形势向好但压力很大

进入新年,佩克雷斯在共和党内确立了绝对的支持。她拥有2017年党内候选人菲永、共和党主席克里斯蒂安·雅库布的支持,党内大佬贝尔特朗也表达了对佩克雷斯的支持,而贝尔特朗身后是在右派阵营极具影响力的前总统萨科齐。贝尔特朗本人曾任职法国劳动部部长和财政部部长,对于解决疫情带来的问题非常有经验。

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的基层势力远比勒庞的“国民联盟”或马克龙的前进党雄厚。在2020年法国市镇选举和参议院改选中,共和党保住了基本盘,守住了一半以上的大中型城市,并仍然占据着参议院中的多数席位。在2021年的大区选举中,共和党人也获得了法国17个大区中5个大区议会主席的席位,其基层实力依然不可小觑。

2021年年底的数次民调已经显示,佩克雷斯已成为最有可能与马克龙在第二轮一决雌雄的候选人。进入新年,她也打出了抗疫大旗,公开表示自己将来举行的选举集会“既要限制人数,也要健康证”。而佩克雷斯此前的造势大会也基本符合这一风格,只召集了3000人参加,其中不乏政坛“大腕”为之站台。这同时也与泽穆尔的13000人大会形成鲜明对比,后者人数虽多,却缺乏政界头面人物出面背书。

虽然佩克雷斯目前势头较好,但共和党在此次大选中已颇有一些“背水一战”的意味。法国《世界报》1月初就分析称,面对泽穆尔、勒庞、马克龙的夹击,包括佩克雷斯在内的共和党大佬们十分清楚今年的大选已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历经多年低谷,倘若未能拿下本次选战,共和党的一代精英都将丧失元气,难以在短期内东山再起。

变局中的极右翼:大选后可能换“掌门”

极右翼的勒庞早已是总统大选的常客,今年是她第三次参加总统大位的角逐。在选举造势活动中,“国民联盟”的发言人和高阶成员对此毫不讳言,甚至还略带自豪,毕竟密特朗和希拉克两位前总统当年也是经过了两次失利才成功入主爱丽舍宫。

根据一名该党匿名高阶成员对《费加罗报》的爆料,勒庞已经“破釜沉舟”,为自己立下规矩,将今年当做对总统地位发起的最后冲击。假若选战失利,勒庞也将不得不考虑其继承人问题。“国民联盟”可能会自1974年创党以来第一次迎来一个没有勒庞姓氏的党魁。

然而,在那以前,勒庞首先要应付的还是来自同一阵营的竞争——另一位极右翼独立候选人泽穆尔。法媒甚至使用“野蛮”一词来形容这两名极右“同仁”之间的争斗。为了争抢选民、明确定位,两位极右候选人背后势力的理念差异已然浮出水面。虽然同打移民和安全牌,“国民联盟”的主张显得更为“正统”:依然呼吁右翼团结,并避免过度渲染文明冲突,以至于掉落到“宗教战争”叙事中。而泽穆尔对此并无顾忌,在保守化和认同政治方面没有限制。

“在四月的第一轮投票中,无论两人中谁得票占优,其所代表的派系都将在接下来的数年里获得更多权威,成为极右阵营的领头羊。”《费加罗报》评论道。

(综合澎湃新闻、《中国青年报》、《新京报》报道)


【纠错】编辑:周晓燕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