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 > 国内

团圆此时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4日10:39 来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这一日,这一刻,只有团圆,没有离别,多好。

这一夜,不安静。

或许,是从白天开始的。

母亲几天前,就开始督促我去剃头了,在正月,当地是不允许剃头的。听说,这是习俗,具体从哪里来的,我也说不清楚,反正祖辈都是这样过着,我也是。在除夕前,要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剃头、洗澡,把一身的灰垢,都还给旧年。

人们常说,百人百性。一些人,是急脾气,中午刚吃过饭,就匆匆忙忙地贴春联了。还有一些人,慢性子,天都黑了,灯火已经照亮村庄,他才慢悠悠地去贴春联。我们一家都是急脾气,在故乡,人们常说我们着急忙慌地想过年。

母亲常说,现在是新社会了,又没有人要债了,还那么早贴春联干吗?可是我们就是沉不住气。古人,挺有意思,要债的人,只要看见人家春联贴了,就安静地走了,不能在春节,破坏了人家的团圆。

祖母常说,春节是一个善日。

没事的时候,读《东京梦华录》,看到腊月盛况,便觉得挺有意思。他们不过腊月二十三,而过腊月二十四,这一天,称为交年节,旧年和新年,在这一天相交接。民间这天用酒糟涂抹灶门,叫做“醉司命”,在床底下点灯,叫做“照虚耗”。遇到大雪天,就摆开宴席,堆雪狮。

说来惭愧,我虽生在汴梁福地,却对北宋的风俗并不了解。现在腊月二十四,也不过了。我们过的最隆重的,便是除夕。

门神,看着大门。记得有一年贴门神,我将门神的位置贴反了,应该是两个门神眼睛朝里,看着大门,却让他们向远处看,被父亲狠狠地训了一顿,才算记住贴门神的规矩。

这天晚上,还要祭祖。

画像摆开,香火点燃,水果也一盘盘摆开。我们一字排开,磕头,用这种方式和祖先接近。乡村,是血脉相连的乡村,是祖辈相传的乡村。

除夕,夜好像也黑得不浓了,甚至黑得有些可爱。或许是灯火太盛的缘故,这夜色总觉得不纯。

你看,那些红灯笼,在乡村里多么温暖!我喜欢灯笼,我认为代表中国味道传统的旧物,一个是灯笼,另一个是春联。没有这两种事物,年就少了趣味。

看《大红灯笼高高挂》,看到那鲜艳的红灯笼,便想起了故乡,或许故乡也有。在中原,人生起火,围坐一起,说着一年的事,想着明年去哪里打工。

远处,有一群孩子,在放许愿灯,这些灯,越升越高,红艳艳的,最后成了一点,像流星一样,顺着北风往南飞去。

人散场时,多在十二点。

一些人,便开始回家守岁。他们做一桌子饭,边吃边聊,像这样其乐融融的日子,可是不多,一开春,人就像飞鸟一样,都四处飞走。

孩子们,在看春节晚会,或许这是一道开胃大菜,上了年纪的人,不喜欢看电视,嫌它闹腾。他们就和孩子坐着,说说这一年的日子。也有一些人,实在熬不住,头一歪,睡着了。

今人,过年待在家里的人多一些,孩子也是,吃过饭就看手机、看电视。在宋代,年是比较热闹的。据宋人吕原明《岁时杂记》载,在除夕夜阑将明之时,孩子们会走出家门,竞相奔走,遇人就猛叫一声,若对方回应,孩子则兴奋地说:“卖与尔蒙懂!”或许这是一个恶作剧式的过年方式,当时的人,会乐此不疲地玩这个游戏。今人,看这个游戏,会觉得很小儿科,挺没有意思的。不过,我倒觉得这童真可贵。

这天夜里,鞭炮,在村庄里回荡;烟花,又在村庄上空开出花朵。

除夕,只有团圆,没有离别,多好。

版式设计:蔡华伟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春节 团圆 【纠错】编辑:admin
沁园广告20190814启用

Copyright © 2001-2018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