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 > 娱乐

专访《海市蜃楼》导演:剧本写了13稿,揭秘剧情创作灵感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30日16:00 来源: 腾讯新闻一线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三禾

两年前,一部《看不见的客人》让中国观众感受到了西班牙悬疑片的魅力;两年后,导演奥里奥尔·保罗带着新作《海市蜃楼》,再次走进中国院线。

奥里奥尔·保罗

被称为“西班牙的希区柯克”的保罗,此次出手依然没有让人失望:上映3天,赢得2700万票房,豆瓣3万人打出了7.7的高分。

相比《看不见的客人》,《海市蜃楼》可谓烧脑升级:它以时空穿越为线索,三个“平行时空”相互影响,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凶杀、偷情、“失忆”各种元素交织,反转一个接一个,全程无尿点。

保罗告诉《一线》,《看不见的客人》剧本写了一年,而《海市蜃楼》花了整整一年半,前前后后改了13稿。而令观众目不暇接、目瞪口呆的“反转”的秘密,就藏在对故事的“明面”和“暗面”的一次次重新编织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看似“脑洞大开”的故事,却来源于现实生活:电影开头令人毛骨悚然的杀妻案,来自保罗读过的一则新闻;而故事主线——女主角为救25年前的小男孩而失去女儿,再通过时空穿梭将女儿找回——灵感竟来源于导演自己的离婚事件。

电影开头,一起杀妻案引发了整个故事

“爱与死亡”三部曲完结,“出轨”是重要元素

《一线》:你有说这部电影的灵感来自于你和你前妻的离婚,她想要孩子,而你不想要。

保罗:不是的,我不是不想要孩子,我只是觉得在要孩子之前,我们应该好好聊一聊对未来的设想和规划。因为那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存在一些问题,我不觉得生个孩子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孩子,反而会让生活更糟糕,所以我说我们要谈一谈。结果就谈崩了,只能分手。

后来我就想,如果我们达成了共识,决定生孩子,那这个孩子会是什么样?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这个可能出生、但是没有出生的孩子,促使我写了《海市蜃楼》这个故事。

《一线》:电影中的女主角Vera为了找回女儿,宁愿放弃真爱、回到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身边,甚至愿意牺牲生命,是不是代表身为男性的你能够理解母亲对孩子的爱?

对女儿的爱,是女主角穿越时空的动力

保罗:其实Vera非常聪明,在第二个时间线里,她需要在真爱和女儿之间做出选择,二者不可兼得,但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既找回了女儿,又重新遇到了真爱,什么都得到了。但是你这个问题很好,我确实觉得男性不能完全理解女性对孩子的爱,所以《看不见的客人》是我一个人完成的,但是《海市蜃楼》初稿写完之后,我找了一位女性编剧一起修改,因为我觉得这是一部讲母亲的电影,剧本应该有女性的参与,增加一点女性的视角。

《一线》:很多悬疑电影都是关于权力或金钱,但你的三部电影都是关于感情的——确切地说是关于出轨的,为什么?

《海市蜃楼》中有好几个“出轨事件”

保罗:因为从我从做导演开始就想好了,我的前三部电影要做成“爱与死亡”三部曲,当拍“爱与死亡”时,“出轨”就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一个非常好的元素。但是在《看不见的客人》中,“出轨”可以让我更好地表达对权力、正义和复仇的看法,《海市蜃楼》则更多的是关于“爱”——什么是爱,有时候你以为这是爱,但实际上并不是;或者真爱就在眼前,你却一直没有意识到。但是总的来说,“出轨”只是我用来表达其他观点的一种手段,可不是说在西班牙人人出轨(笑)。

《一线》: “爱与死亡”三部曲已经拍完了,接下来会拍不同的主题?

保罗:对,我一直在努力拍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换一下叙事结构,进而更深入地探讨人性。

“反转”就是把秘密一点一点展开

《一线》:《看不见的客人》和《海市蜃楼》的故事都发生在雷雨天气中,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保罗:这是一个隐喻:观众看到的雷雨是外在的东西,但在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雷雨”想要发出声来。另外,在《海市蜃楼》中,雷雨也是时间旅行的条件。因为写剧本的时候我在想,女主角只有72个小时来救回她的女儿,怎么让这个设定更合理呢?我就去专门咨询了一位量子物理教授,他提议说可以用暴风雨来实现时空穿越。

暴风雨在电影中是穿越时空的介质,也是一个重要的隐喻

《一线》:都是时空穿越,都是为了回到女儿身边,观众可能会拿《海市蜃楼》跟《星际穿越》比较。

保罗:是吗?我倒真希望会这样,《星际穿越》是一部非常棒的电影,它是我最喜欢的一部诺兰电影。但《星际穿越》是一部硬科幻,《海市蜃楼》只是用了一点科幻的元素,讲的还是现实的故事。就像诺兰的另一部电影《盗梦空间》,它里面有科幻的元素,比如你可以进入到你的梦境中,但它的故事其实是发生在现实世界的,没有宇宙飞船、外星人、特别炫的特效等等,在这里科幻只是一个让故事发生的介质。

要说《海市蜃楼》和《星际穿越》有什么联系,那就是故事都在不同的时间线上运行,电影的高潮都是发生在最后时间线相互连接的时刻。

《一线》:但是《星际穿越》中只有两条时间线,《海市蜃楼》有三条时间线,所以你的更复杂。

保罗:也许吧(笑)。

《一线》:这会增加剧本创作的难度吗?

保罗:会的。剧本写了一年半,前前后后改了13个版本。

《一线》:《看不见的客人》花了多久?

保罗:那个时间短一些,我记得我是六个月完成了初稿,然后也是重写了很多遍,最终大概用了一年的时间。

《一线》:你的电影非常擅长“反转”,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吗?

保罗:其实就是读了很多书、看了很多电影,还读了很多新闻。比如电影开头的杀妻案,就是受一个新闻的启发——一个男的杀了他的爱人,把她切成小块放在行李箱里,然后拿到沙滩下去晒。于是我就开始在脑子里设想,它背后的故事是怎么样的,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就会想到一些反转。

但是灵感绝不是吹着口哨就能出来的,还是要有足够的经验和训练。首先你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然后你要知道怎么做。可能因为我自己就非常喜欢看悬疑小说、悬疑电影吧,所以我在写剧本的时候会尽量把真相隐藏起来。

其实现实生活也是如此,我们展现给人们的是这一面,但是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那一面。你有的你的秘密,我也有我的秘密,在电影中把这些秘密一点一点展开,就形成了剧情的反转。

跟忻钰坤像双胞胎,考虑来中国拍片

《一线》:你对反转的解读让我想到了一位中国导演——忻钰坤,上次你来北京还见了他。

《看不见的客人》在中国上映时,奥里奥尔·保罗与忻钰坤合影

保罗:昨晚我也见了他(笑)。《看不见的客人》上映的时候我来北京,忻钰坤联系了电影的发行方,邀请我去吃北京烤鸭,我们就这么认识了。然后他给我看了他的电影,我就觉得,哇,太棒了,感觉我们是地球两端两个心灵相通的人,北京将我们两个人连在了一起。

我发现我们两个都喜欢共同的元素,比如我的第一部电影《女尸谜案》就是关于一个消失的尸体,而他的第一部电影《心迷宫》也是关于一个消失的尸体;我的第二部电影《看不见的客人》是关于道德的,他的第二部电影《暴裂无声》也是关于道德的。我感觉我们就像双胞胎一样,所以之后我们就一直有联系,昨天还约了一起吃饭。

《一线》:你觉得日后你们会有机会合作吗?

保罗:有可能,未来的事情不好说。我知道他正在写新的剧本,我也在写新的剧本,是根据西班牙一个真实故事改编的惊悚悬疑片。同时我还在构思另外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要场景可以放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我正在考虑是不是可以把它放在中国。

这是我第三次来中国,我已经喜欢上中国文化和中国美食了(笑)。每次我走在中国的大街上都很吃惊,因为这里跟我住的地方巴塞罗那太不一样了。巴塞罗那非常漂亮,但很小,整个城市只有250万人,再看看北京有多少人?这太了不起了。 每次我出去,都是在“录入信息”,我所看到的、我所经历的。所以有时候我会想,也许可以在这里进行一点创作。

《一线》:在你看来,中国文化和西班牙文化有哪些区别?从表面上来看,西班牙人特别有激情,而中国人则更倾向于隐藏自己的情感。

保罗:西班牙人确实是很富有激情的,但是他们也会隐藏一些东西,只是隐藏的方式不同而已。

《一线》:中国人隐藏感情,西班牙人隐藏事实。

保罗:是的,这个总结很准确。中国有很多不同的东西,比如你们干什么都用微信,如果没有微信,可能你在中国都无法生存,这跟欧洲完全不一样,在欧洲你就算没有手机也没问题,我们并不是到哪儿都拿着手机,这个生活场景就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来中国拍一部电影可能会很有意思。

电影 故事 一线 保罗 海市蜃楼 【纠错】编辑:admin
沁园广告20190814启用

Copyright © 2001-2018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