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

査全性院士的红色年轮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7日19:20 来源: 楚天都市报-看楚天

每逢9月10日教师节,武汉大学都会选派一些刚入学的新生去看望“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院士。

教师节即将来临,今年入学的武大新生却再没有机会见到这位中科院资深院士。这位在武大生活和工作了近八十年的老教授,于上个月永远告别了珞珈山。

1977年夏天,在邓小平同志主持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时年52岁的武大化学系副教授査全性率先谏言,力主推进招生制度改革,恢复全国统一的招生考试制度,被誉为“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细心的武大师生一定会记得,武大2019年8月1日的讣告中称,查全性院士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化学家、教育家、我国现代电化学重要奠基人之一。告别仪式上,查院士的遗体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楚天都市报曾多次采访查院士,并于2015年5月作为在场唯一媒体参加过院士和武大学二代“以五四青年节的名义”在珞珈山上十八栋的聚会。近日,记者采访了查院士的次子查乐年先生,以及查院士小学、中学、大学时代的伙伴皮公亮先生,以期用老照片向读者还原这位拥有70多年党龄的资深院士的的红色年轮。

7岁结缘珞珈山,关心时事,小学演讲第一名

童年査全性(前左一)和父母兄弟在南京

査全性初入珞珈山是1932年,7岁。父亲查谦刚刚从全亚洲排行第一的中央大学(1949年以后改名为南京大学)教务长岗位转任国立武汉大学理学院院长、物理系教授。

1933年元旦,武大附小恳亲会

査全性插班进入武大附小三年级学习,与皮公亮(父亲皮宗石时任武汉大学教务长)等成为同班同学。皮公亮先生退休前系长江日报资深记者,他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武大珞珈山的学二代,有两位曾入选“改革开放三十年,影响湖北三十人”,一位是査全性院士,还有一位是桂希恩教授。“桂希恩好动,小时候大概爬过珞珈山上的每一棵树。査全性好静,他不会爬树。査全性的妈妈是金陵女子大学早期的毕业生,后来曾任武大外文系讲师,对孩子的学习非常重视。他们兄弟一放学就被他妈妈关在家里做作业,不像我们,漫山遍野地玩。”在皮公亮的记忆中,珞珈山的学二代都是读书种子,都会读书,査全性更是名列前茅。但査全性不是书呆子,他关心时事,小学演讲就得过第一名,“1935年埃塞俄比亚(旧称阿比西尼亚,Abyssinia)被意大利入侵后,当地人民奋起反抗,査全性在演讲中说:阿比西尼亚(反抗法西斯的斗争)天时!地利!人和!每说一个词就举起手强调一次,南京口音,铿锵有力。”

从1932年到1938年,少年査全性随父母在珞珈山住了6年。

抗战爆发后,武大绝大部分师生西迁四川乐山,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奉命留守珞珈山,负责1938届学生的就地毕业工作。其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征用武大附中的操场和校舍举办训练团,十二三岁的査全性“多次在东湖之滨见到散步的蒋介石、宋美龄夫妇,也见到过住在十八栋教授宿舍的郭沫若和夫人于立群。”

1938年暑假,査全性兄弟随父母离开珞珈山,辗转到达乐山,与武大师生汇合。但父亲水土不服,不到半年,就得了当地正在流行的趴病。一家人不得不离开武大,前往医疗条件相对较好的重庆。

在重庆,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幸遇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董事会执行秘书长孙洪芬。这个基金会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庚子赔款留学生的考试甄选工作,总部设在上海,抗战爆发后迁到重庆。孙洪芬先生说,上海交大、复旦、圣约翰等好几所大学都还没有内迁。这几所大学生源好,他希望查谦教授前往上海,负责庚款留学在上海的考生甄选工作。于是査全性兄弟又随父母迁往上海,住进了不受日本人控制的租界。

22岁作为学生领袖之一参加“五二O”爱国学生运动,被国民党上海市委党部开除学籍

査全性院士重回母校上海大同中学

孤岛时期的上海,最好的中学是上海交大附中。但交大附中被日本人控制后,所有学生都必须学日语,于是査全性选择了大同中学高中部。大同虽然是私立中学,但学校位于租界之内,不受日本人控制。1942年,査全性从大同中学考入大同大学(1952年并入复旦大学)电机专业。

抗战胜利后,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再次被委派到南京,在各大学回迁之前,负责组建南京临时大学。1946年,中央大学从重庆回迁南京,武汉大学亦回迁珞珈山。查谦重返武大。

此间,国民党当局违背全国人民和平建国的愿望,悍然撕毁政协决议和停战协定,穷兵黩武进攻解放区。为了支持其打全面内战,教育经费被极度压缩。当时教职工的薪金不但因物价狂涨而贬值,还经常被拖欠,国立大专院校公费生每天的伙食费,只能买两根半油条或一块豆腐。1947年5月20日上午,汇集在南京的宁、沪、杭、苏16所大专院校学生代表和南京各校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饥饿、反内战”联合大游行,并向国民参政会请愿……这就是著名的“五二O”爱国学生运动。作为学生领袖之一的査全性,被国民党上海市委党部列入黑名单,开除学籍,“且勒令不得再考上海任何一所大学。”

这一点难不倒査全性,他转头报考了武汉大学,以全武大第一的成绩被录取。

24岁在武汉秘密加入中共地下党,25岁留校任教,扎根珞珈山

再次来到珞珈山,査全性插班进入化学系二年级学习,不仅遇到了自己的终身伴侣张畹蕙女士,还在1949年春天,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时皮公亮也随武大回迁珞珈山,正在经济系学习。两个小伙伴抗战胜利后开始通信,“回迁后我们依然住在十八栋。査全性经常约我一起打网球,但我不知道他是地下党。”时隔70多年,皮公亮先生依然记得当年的许多细节。

1950年武大化学系毕业照,后排左三是査全性,右五是张畹蕙

1950年夏天,査全性从武大化学系毕业了。作为特优生,査全性留校担任助教,1956年担任讲师,1957-1959年赴苏联莫斯科大学电化学研究所进修,回国后成为中国现代电化学的拓荒者、奠基人之一。1962年,37岁的査全性晋升为副教授。其间,査全性的父亲查谦受命参与创办华中工学院(今华科大),并出任首任院长(校长)。

谈及为什么没有子承父业、选择父亲的物理专业时,査全性当年对楚天都市报的记者说:我父亲在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读的本科也不是物理,是文学啊!他是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留学时才转物理专业,获得博士学位。

査全性(后排右二)在莫斯科

问及1977年8月,邓小平同志召集的科学教育座谈会,参加会议的主要有周培源、苏步青、邹承鲁、吴文俊、王大珩等著名科学家,以及科学院和教育部的负责人,当时还是副教授的査全性为什么会被邀请参加呢?査全性当年的分析是:“教育部部长和高教司司长都是武大校友,知道我敢讲真话。”皮公亮也认为査全性参加这次会议是“天时、地利、人和”:“教育部部长刘西尧是查谦上世纪30年代在武大物理系的学生。”老人又补充解释,“刘西尧的伯父刘秉麟是武大文学院教授,当年也住十八栋。他让刘西尧报考武大物理系,本来是想把他培养成教授、科学家,但刘西尧还没有毕业,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奔赴红安七里坪参加了革命。现在武大校史馆里陈列的一张1933年元旦武大附小恳亲会合影,就是刘秉麟的女儿、刘西尧的堂妹刘保熙托我转交给武大校友会的。我和査全性认出了照片中的九十多个人物,包括国立武大的前三任校长和他们的夫人、孩子,李四光的夫人和孩子,珞珈三女杰……査全性和他的父母兄弟也都在这张大合影里呢!”

査全性在莫斯科大学

52岁向邓小平谏言恢复高考,“我作为一名党员,要如实反映情况”

1977年的科教工作座谈会于8月4-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查全性8月3日接到通知赶到北京报道,会务组安排他和所有外地参会专家住在北京饭店。和查全性同住一间的是唐敖庆教授。

査全性在实验室

会议的前两天,专家们谨小慎微,未敢畅所欲言,每会必到的邓小平在一旁安静地听,既不引导大家往哪方面谈,也不对别人的发言表态。“他真的是来听意见的!”查全性说。

后来很多报道说,会议进行到第三天,查全性开始“放炮”。

【纠错】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