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科普

新冠病毒杀死肿瘤细胞 这波“神操作”能复制吗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3日10:46 来源: 科技日报

一位恶性淋巴瘤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体内的肿瘤在未给予激素治疗、化疗、免疫治疗的情况下大面积消失。人体免疫系统经常会把肿瘤细胞当成正常细胞,此时患者体内的免疫系统就成了“睡狮”。专家认为,新冠病毒的入侵,可能叫醒了“睡狮”,激发了人体特异性免疫或广谱免疫,从而把肿瘤细胞和其他病毒等一并干掉。

◎本报记者 张佳星

日前,一篇发表在《英国血液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Haematology)、仅有3个段落的案例报告,震惊了世界——

一位恶性淋巴瘤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体内的肿瘤在未给予激素治疗、化疗、免疫治疗的情况下大面积消失。

在惊叹这波“神操作”之余,更多的追问随之而来:是新冠病毒击退了肿瘤细胞吗?这一个案有没有可能的普适性价值?癌症患者能不能因此就有了治愈的新路径?1月11日,科技日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免疫领域的几位学者。

新冠肺炎患者癌细胞消失有多种可能

在论文中,来自英国康沃尔皇家医院血液科的作者推测,该例患者在感染新冠病毒后肿瘤神奇消失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是病原体特异性T细胞与肿瘤抗原的反应,二是炎症细胞因子对自然杀伤细胞的激活。即新冠病毒可能从特异性免疫和广谱免疫两个方面激活了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

肿瘤细胞之所以不受控制的生长、转移,是因为人体的免疫系统把它们当成了正常细胞,这时癌症患者体内的免疫系统成了“睡狮”。而新冠病毒的入侵,则相当于叫醒了“睡狮”,把肿瘤细胞和其他病毒等一并干掉。

但对于科学家们最关心的这一现象具体的发生机制,不同学者持有不同观点。

有学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这例个案可能仅仅是个巧合。而巧合的点很有可能与“小段肽”有关。新冠病毒蛋白外壳上的小段肽或者细胞感染后释放的小段肽,如果正好和肿瘤细胞表面的抗原相似,前者激发获得性免疫产生的杀伤性T细胞就能够识别后者。这就意味着T细胞经过新冠病毒的“介绍”认出了肿瘤细胞,从而特异性杀伤肿瘤组织。

这个过程正是人体内的特异性免疫。

“但这只是推测,一切要看研究团队的进一步分析。”该学者表示,但从新冠肺炎患者的表现看,这种推论是很有可能的,因为重症患者中“炎性细胞因子风暴的发生”是主要死因,这意味着新冠病毒会诱发体内免疫系统“疯狂”释放炎性因子,造成巨大杀伤力,因此只要“认得准”,完全有可能在4个月内杀死患者体内的恶性肿瘤。

“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个人判断新冠病毒在这个患者体内激活的是广谱免疫。”上海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比昂生物创始人杨光华对科技日报记者表示,该论文中提到大幅减少的不止是肿瘤细胞还有患者此前感染的EB病毒的数量,因此很可能新冠病毒激活了患者的整体免疫系统,使得包括自然杀伤细胞等在内的免疫细胞数量剧增,把所有其识别为“异己”的细胞或分子等统统干掉。

“目前的简单报道透露的信息较少,难以做出全面判断,也不排除特异性免疫的可能。”杨光华说。

事实上,除了激活免疫系统,病毒还有直接杀死肿瘤细胞的先例,这类病毒被称为“溶瘤病毒”。公开信息显示,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了一种遗传工程溶瘤病毒治疗晚期黑色素瘤。全球已有至少3款溶瘤病毒疗法获批上市。

针对有没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直接“溶瘤”?杨光华回应:“目前难以得出这一结论,需要证实患者肿瘤细胞表面有受体接纳新冠病毒进入才行。但从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上分析,应该不太具备溶瘤的特性。”

想靠新冠“以毒攻毒”实属高危操作

与机理相比,对肿瘤患者来说,疗效才是更重要的。癌症病人主动感染新冠病毒是不是也能把肿瘤统统赶出去呢?

高危操作、请勿模仿!

针对可能的非理性操作,学者们纷纷表达了这一呼吁。由于先前癌友圈出现的兽药治癌、疟原虫治癌等乱象,很多专业人士也表达了忧虑。

这个案例能不能在别人身上重复,在进一步研究无果之前,很难确定。即便未来相关机制明确,证明是可重复的,现代诊疗手段也必然会有所优化。

毕竟,直接感染新冠病毒的操作,太原始了!有违安全、有效的基本要求。

既然论文报道了肿瘤消退的“曙光”,科学家们又会如何利用新冠病毒的这一可能的功效呢?

杨光华表示,可以做肿瘤疫苗、可以发现肿瘤标志物、可以进行基因改造……

如果激活的是特异性免疫,相关免疫路径已经成型,那么最快的是找到能够激发免疫的小段肽,通过基因工程的手段合成重组蛋白,用于相关类型肿瘤的治疗。在治疗过程中还要评估肿瘤类型,是不是匹配此类特异免疫。

如果是广谱免疫,还可以对新冠病毒加以改造,去掉毒性的部分,形成病毒型肿瘤疫苗的载体。“改造病毒形成肿瘤疫苗并用作载体是一个很好的方向,能够形成比现有的RNA疫苗、DNA疫苗更具高效和高模仿性的免疫。”杨光华说,但这个方向仍有很长的路要走,由于新冠病毒通过呼吸系统传播,很难对其传播进行控制,所以这个路可能更长。

而如果是第三种原因,由新冠病毒溶瘤所致,那么仍需要对新冠病毒进行改造,使其只攻击肿瘤细胞,而对正常细胞无害,并形成系统的疗法。

此外,从可能的普适性来讲,由于患者是经典霍奇金淋巴瘤,这一肿瘤区别于其他实体瘤,因此普适性相对较低,如果说新冠病毒是激活整体免疫系统而导致肿瘤的死亡,那么将更有可能会找到其他相似的案例,提高普适性,而如果是激活特异性免疫,那么普适性或许并不大。

为肿瘤治疗打开了一扇门

一个个案让全世界震惊,其原因除了医学影像呈现出来的不可思议的结果,还在于它为肿瘤治疗提供了一种线索和可能性。

类似的案例在治疗艾滋病的领域里也有先例,例如“柏林病人”的出现,让学者在基础研究方面“解锁”知识点,得知CCR5基因的缺失可以免遭艾滋病毒攻击。

这个案例是庞大的人类基因组、转录组、蛋白质组、癌症细胞的生命活动、新冠病毒的转录翻译活动等的“交汇点”。

【纠错】编辑:袁君子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