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日报

从万里长江第一桥通车,到湖北建桥军团扬名世界—— 传承共和国“桥梁长子”奋斗精神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7日07:15 来源: 湖北日报

武汉长江大桥已巍然挺立64年,经专家鉴定寿命可达百年以上。

挑灯夜战——武汉长江大桥施工夜景。

武汉长江大桥铁路桥通车时的盛况。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戴辉 通讯员 刘佩娅 吴茜

3月28日,阳光和煦,春风拂面,铁灰色的武汉长江大桥屹立江上,不断有游人从武昌桥头堡步行至黄鹤楼。

看着桥上车流滚滚、桥下货轮穿梭,92岁的赵煜澄老人满脸笑容。曾担任中铁大桥局副总工程师的他,如今虽已步履蹒跚,仍能准确指出自己当年负责建设的桥墩。“1957年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通车,我坐在第一队的敞篷车里,威风凛凛上大桥。”老人语气中透着自豪。

武汉长江大桥——万里长江第一桥,是第一座“登”上人民币的桥梁,共和国“桥梁长子”。毛泽东为它写下“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名句。

56岁,最年轻的国家级文物

时钟回拨到1953年。

赵煜澄拿着图纸,坐着小船,在武汉的长江江心测量。当年,武汉长江大桥建设组成立,铁道部设计局桥梁科的他成为其中一员。那时,他大学毕业不到3年。

万里长江横贯东西,京广铁路纵穿南北,交汇点,就是湖北武汉。滔滔江水,是阻隔南北交通的一道天堑。

“有桥千程近,隔水咫尺遥。”当时,人流物流都要经过轮渡或木船转运,一列铁路货车车厢经轮渡过江,需5个多小时。

1954年1月,周恩来总理主持政务院第203次政务会议,讨论通过《关于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决定》,任命彭敏为大桥局局长。1955年7月,作为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工程项目,武汉长江大桥正式动工建设。

建万里长江第一桥,最高峰时有2万建设者共同奋战。

“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建桥年代,当时的人都是主动加班,热情特别高。”赵煜澄回忆。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即便有前苏联专家的援助,具体的施工建设、试验和实施都要靠我国专家慢慢摸索。

“建成、学会”是新中国在建设武汉长江大桥时,对第一代桥梁建设者的要求。

修建大桥的主要难题在于基础施工,多个墩位岩面在施工水位35米以下,最初的设计是采用当时桥梁建设界惯用的气压沉箱基础施工。但是,这种技术需要工人到深水作业。在长江这样接近40米深的江底,每个工人一天只能工作2小时,不仅效率低,而且施工风险大。

在前苏联专家西林的倡导下,建设者决定采用管柱钻孔法,即先将每一个管桩定好位,再打桩钻孔取土,“就像将一把筷子插在岩面上”。为了掌握这种先进的技术,中苏工程人员在长江北岸龟山、凤凰山山麓及江心连夜苦战,进行了一系列艰苦的试验,建了35个试验管柱。这种方法为大桥提前建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大桥原计划4年零1个月完工,实际仅用2年零1个月。

2013年5月3日,武汉长江大桥入选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年56岁的武汉长江大桥成为武汉最年轻的国保文物。

64岁,百万颗铆钉无一松动

位于汉阳的中铁大桥局科技大厦一楼,是国内首座综合性桥梁博物馆。

“这是当年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典礼的图片,5万群众自发前往大桥附近庆祝通车,场面非常震撼……”桥梁博物馆馆长成莉玲正为参观者介绍馆内藏品。

展厅内,模拟还原当年武汉长江大桥的施工现场,工人们热火朝天的施工画面,让人热血沸腾。

成莉玲指着一颗锈迹斑斑的铆钉说,这是当年使用的钢梁杆件热铆技术,烧红的铆钉温度达到1205℃,下面的工人用钳子捏住,抛给上面的工人,上面的工人用铁漏斗接住,再用风枪打进去。铆固要求每一个孔眼的直径和铆钉的直径仅差1毫米,铆钉才铆得特别牢固。

武汉长江大桥上千根钢梁,需要用上百万颗铆钉一一铆合在一起。

赵煜澄回忆,1956年7月,正是钢梁架设的关键阶段,拼装工作却突然终止,问题就出在铆钉身上。工期原本就紧张,但时任大桥局局长的彭敏依旧果断下令:“铆合质量不解决,钢梁停止向前拼装。”直至1个月后新的铆钉完全填满眼孔,误差小于0.4毫米,拼装工作才重启。

赵煜澄透露,当时质量管控很严格,荷载试验时,两列双机牵引火车以最快速度同向开到桥中央,同步紧急刹车。同一时刻,公路桥满载汽车,以最快速度行驶,也来个紧急刹车。设计时还考虑到长江刮起最大风暴、武汉发生地震、江中300吨水平冲力撞到桥墩上,都要确保大桥岿然不动。

如今,武汉长江大桥已经建成64年,每天通行火车约300趟、汽车约10万辆,依旧坚固如初。经过专业检测,大桥2.4万多吨的钢梁无弯曲变形,8个桥墩表面无一裂纹,一百多万颗铆钉无一松动,全桥无变位下沉。经专家鉴定,寿命可达百年以上。

60多年,3000多座大桥跨越世界

1957年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正式通车。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社论《伟大的理想实现了》。

通车前夕,毛泽东视察工地时,勉励大桥局员工:“将来要在长江上修上20座、30座桥,到处都能走。”

如今,长江上桥梁的数量,已远远超过了当年伟人的期盼。

中铁大桥局董事长文武松介绍,截至目前,仅湖北已建成通车和在建的长江大桥数量就达40座,其中,武汉一共拥有11座长江大桥。

在文武松看来,武汉长江大桥是一座“红桥”。作为共和国“桥梁长子”,它不仅将勇于创新、严格质量等精神之“钙”传承给一代代建桥人,更将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赓续下去。

因修建武汉长江大桥而成立的中铁大桥局,60多年来转战海内外,已累计设计建造3000多座大桥,总里程超过3600公里。

武汉长江大桥的跨度为128米,如今中国桥梁已实现新跨越。2020年通车的杨泗港长江大桥,主跨1700米,为世界最大跨度双层公路悬索桥;去年通车的目前世界上最大跨度公铁两用斜拉桥——沪苏通长江大桥、我国首座公铁两用悬索桥——五峰山长江大桥,主跨均达到了1092米;刚开工的马鞍山长江公铁大桥单跨1120米,双跨连续跨度2240米,为世界最大跨度三塔斜拉桥;正在建设的常泰长江大桥主航道桥主跨更是达到1176米,将成为世界最大跨度的斜拉桥。

世界建桥看中国,中国建桥看武汉。目前,世界10大悬索桥、10大斜拉桥、10大梁桥,中国均占到了半数以上。而这些世界级大桥中,约八成由中铁大桥局等在鄂桥企参建。

【纠错】编辑:王会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