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国际

疫情下的东京奥运 平衡防疫安全与赛事效果是巨大考验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10日07:16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奥运会东京地区赛事将空场举办 平衡防疫安全与赛事效果是巨大考验

疫情下的特殊奥运

“这是我们的愿望,奥林匹克圣火将在隧道的尽头点亮。”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这句话耐人寻味。

没有人山人海,也没有加油助威,笼罩在疫情阴霾下的东京奥运会,或许将前所未有地安静。

眼下,东京奥运会进入倒计时,却迎来又一变数:继海外观众无法赴日观赛后,日本国内观众也无缘现场。据日本媒体报道,东京奥运会位于东京地区的1都3县(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的所有比赛原则上将在无观众的状态下举行。

东京奥运会东京都内所有场馆比赛均空场举办,已售门票全部退票

“五方一致同意,东京地区的赛场内将不允许观众入场。”7月8日,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代表政府宣布,由于东京地区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奥运会期间,位于该地区的所有场馆将不允许观众入场观看比赛。据了解,在东京奥运会的所有42个场馆中,位于东京地区的有24个。

由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东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和国际残奥委会五方作出的这一决定,意味着东京奥运会最重要的开、闭幕式、除马拉松和竞走之外的田径比赛、游泳、体操、篮球、排球、羽毛球、柔道、拳击、举重、乒乓球等重要比赛,都只能闭门举行。这也意味着,耗资1569亿日元改建的新国立竞技场、耗资370亿日元建造的有明竞技场等人气比赛场地将无缘观众。

对于这个“无奈的选择”,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表示,“我们非常抱歉,我们只能举办一个有限的奥运会,但我们希望首先保证举办一届安全放心的奥运会,让全世界的人们能够找到奥运的感觉。”

此次奥运会共向普通民众售卖了363万张门票,预计总额为900亿日元。东京奥组委表示,东京都所有场馆将全部退票。东京以外地区拥有奥运会比赛场地的地方,将在稍后举行的会议上听取各当地政府的意见,以决定是否空场举行。比如,在北海道进行的马拉松比赛,各方近期也将协调是否接纳观众。

奥运会开幕在即,日本新冠疫情近期却出现反弹迹象。7月7日,日本全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191例,单日新增自6月10日以来再次超过2000例。其中,东京都新增确诊病例920例,自5月13日以来再次超过900例,单日新增在日本各都道府县中最多。

日本首相菅义伟在7月8日晚间宣布,由于东京都新冠疫情再次升级,尤其是德尔塔变异毒株感染病例近期增多,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不得不第四次向东京都发布新冠疫情紧急事态宣言,时间从7月12日至8月22日,正好覆盖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

7月9日,奥运圣火抵达主办城市东京都。除岛屿地区外,东京都内全境公共道路上的圣火传递已被取消。在驹泽奥林匹克公园综合运动场,圣火欢迎仪式仅限相关人员参加,在无观众状态下举办。

空场方案此前已有端倪。6月18日,日本政府新冠疫情专家组组长尾身茂就防疫情况,正式向桥本圣子和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提出建议。他在提案中指出,为了使感染扩大风险降至最低,举办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最理想的情况是“无观众举办”。如果要观众进入场馆,他要求政府和东京奥组委采用比现行防疫规定更严格的标准。

史上首次空场举办奥运会,观众“缺席”给日本带来巨大损失

此次东京奥运会,注定不同寻常。历史上,一战期间举办的德国柏林奥运会,二战期间举办的日本东京奥运会、英国伦敦奥运会,曾因种种原因停办,但此前从未出现过延期举办的先例。这也是首次因非战争因素未能如期举行的奥运会。

2020年3月24日,东京奥运会因新冠疫情宣布推迟一年举行。自此,关于“再次推迟”或者“取消”的声音不时传来。不少国家的运动员们困守家中,无法集训,不能参加世界比赛,不了解对手状态,无法制定比赛策略,眼看着黄金年龄一点点流逝,倍感迷茫。

“当世界停滞不前,未来模糊不清,我们仍毅然前行。直面内心的踟蹰,无惧历史的挑战……”今年6月23日,国际奥委会发布了宣传视频“五环旗下,我们共同强大”。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因疫情形势反复,东京奥运会不得不一再调整观众政策。

今年3月,主办方开始禁止海外观众现场观赛,6月下旬又决定在东京疫情缓解的前提下,各场馆最多可允许1万名本土观众入场。东京奥组委还设想,可视情况改为“场馆可容纳人数50%以内且最多不超过5000人”,按照上限5000人的标准进行抽签,晚上9时以后的比赛在无观众状态下举办。直到7月8日,确定东京范围内的比赛将以无观众的空场形式举办。

东京奥运会有两个变量——除了“是否举办”,还有“是否限制观众人数”,二者事关奥运会能给当地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海外游客“缺席”将给日本带来巨大损失。5月底,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经济学家木内登英分析计算了东京终止奥运的经济损失。他提出,暂停接待海外游客已经造成1500亿日元(约87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好在海外的60万张退票可以销售给本土观众。据他测算,接受一半日本国内观众,经济损失约为734亿日元;无观众的话,损失约为1468亿日元。

空场与否,还直接影响广告主的现场投放计划。据外媒报道,包括佳能、东京海上日动火灾保险在内的十几家赞助商对主办方的“临时决定”以及在“是否允许观众入场”的问题上的拖延感到沮丧,他们正在取消或缩减与东京奥运相关的展位和推广活动。

一些公司还担心公众不喜欢与奥运会扯上关系。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日本人反对奥运会继续举行。此外,这些公司还担心,如果公司高管出现在体育场内的电视直播中,会造成负面宣传。

“这是一届被诅咒的奥运会。”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国会上曾脱口而出。在不少日本人看来,奥运筹备设施既花了纳税人的钱,又不能吸引大量观众消费,对经济发展不利,因而民间反对声浪不止,关于是否举办奥运的争议始终存在。

美国《时代周刊》曾报道,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计将耗资250亿美元,而东京方面的审计人员还估计,最终很可能会超支3倍。已投入的巨额资金,只能依靠奥运会后所产生的观光和经济效益来收回,否则更是血本无归。

应对疫情,世界各大赛事有松有紧,欧洲杯正在火热进行,高上座率背后是高疫苗接种率

除了东京奥运会,一些去年因疫情取消或延期的国际赛事也纷纷在这个夏天回归。欧洲杯(欧锦赛)如火如荼,美洲杯激战正酣,网球大满贯之一的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也进入最后赛程。

与东京奥运会在防疫上的谨慎不同,欧洲杯相对“放松”。此届欧洲杯是11座城市的球迷串联“狂欢节”,多国多城分散办赛的形式,如星火燎原般点燃了欧罗巴的激情。根据欧足联规定,11座球场必须保证有观众入场,但每个城市对持票观众的防疫要求各不相同:根据疫情控制程度不同,有的城市允许球场可容纳观众的25%至45%入场,有的城市则允许观众席坐满;有的要求提供新冠病毒阴性检测证明或疫苗接种证明,有的则无硬性要求。

当地时间7月7日,在欧洲杯半决赛中,主场作战的英格兰队2:1击败丹麦,历史上首次杀入欧洲杯决赛。温布利球场随之全场沸腾,数万名“三狮军团”的球迷高唱起助威歌曲:“It’s coming home(足球回家了)”。

英国政府正在推进全面解封计划,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英格兰地区将于7月19日全面解封,迎来所谓的“自由日”。这意味着,英国将不再强制民众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不再要求保持社交距离,餐馆就餐、举行和参加大型活动将不再受到限制。

在全面解禁前,英国政府给欧洲杯开了“绿灯”,以此作为“实验项目”。球迷除了进场要提供一个自己检测、自己上传结果的新冠病毒快筛阴性证明,其他几乎没有限制。

有分析认为,英国的“底气”来自他们的疫苗接种。虽然疫情以来第一时间的封锁管控不力,但英国提前布局疫苗接种。在人口超过6600万的英国,目前已有超过4500万成年人完成一针疫苗接种,完成两针接种的也超过了3500万,死亡人数和住院人数也控制在较低比例。

欧洲杯之所以允许观众入场,甚至有个别城市球场上座率达到100%,较高的疫苗接种率的确是重要原因。据英国《独立报》消息,在匈牙利与葡萄牙进行的首场小组赛中,匈牙利普斯卡什竞技场的上座率达到了惊人的100%,现场观众人数达到约6.1万人。

《独立报》提到,匈牙利足协做出开放100%观众席的决定,得益于该国疫苗计划的快速推进。报道称,就在本届欧洲杯正式开幕前,匈牙利约980万人口中,约530万人已接种新冠疫苗,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宣布批准使用中国和俄罗斯疫苗之后。

据了解,匈牙利是首个批准并采购中国新冠疫苗的欧盟国家。匈牙利药监部门已授权紧急使用两款中国疫苗:国药集团疫苗和康希诺疫苗。截至4月份,已有三批国药集团疫苗运抵匈牙利。前不久,匈牙利外长西雅尔多还宣布,将在匈牙利国内生产中国国药疫苗。

空场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如何平衡防疫安全与赛事效果是巨大考验

疫苗接种率高,也不意味着“百毒不侵”。疫情仍未结束,德尔塔变异毒株还在快速传播。欧洲疾控中心指出,在举办欧洲杯等大规模集会活动的国家,如果缺乏足够的措施,新冠病毒在当地和全欧洲传播的风险预计会增加。

在温布利球场,从小组赛时2万人涌入,到“英德大战”时的4万人,再到英格兰和丹麦的半决赛近6.5万人入场,没有社交距离、没有口罩,尽情呼喊、大声歌唱……顶级赛事给球迷带来激情与欢乐,但客观上也给疫情防控埋下隐患。就在半决赛前的几个小时,英国公布新冠每日新增病例超过3.2万,达到1月24日以来的最高值。

与欧洲杯的热闹形成强烈对比,美洲杯因巴西新冠疫情失控被迫全程空场进行,但参赛代表团也未能“平安”。美洲杯开赛首日,就有13名球员的聚集感染。赛事进行两周,仅10个参赛代表团已有140人感染。

赛事火热重启,振奋之余,安全仍是不可失守的底线。像欧洲杯一样放松限制、让观众入场观赛,无疑会增加安全风险,这是东京奥运会决定空场举办的关键原因。但是,空场不意味着“万事大吉”,这也是东京奥运会做出空场决定的艰难所在。当奥运会遇到疫情,除经济损失外,如何平衡防疫安全与赛事效果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观众渴望观赛,运动员同样需要加油助威。球迷是球员比赛的动力之一,对场上球员的情绪、心理都有影响。欧洲杯与美洲杯就是例子,前者球迷回归赛场,气氛热烈,球员们也踢得起劲儿;后者则因为疫情依然严重空场进行,有时候教练不得不在场边高呼球员名字,以调动球员的积极性。

奥运会从来不是单纯的体育赛事,而是与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等紧密关联,象征着世界的和平、友谊和团结。空场办奥运是保安全的无奈之举,举办方和各国运动员都将因此付出更多努力,观众也需给予更多理解和支持。正如一位网友留言所说,“运动员将听到无声的呐喊、加油、助威”。

尽管跌跌撞撞,在全球新冠疫情依旧肆虐的情况下,一届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无疑将极大提振全球共同抗疫的信心,这也是“相互理解、友谊长久、团结一致和公平竞争”的现代奥林匹克精神的最好体现。

本报记者 柴雅欣 管筱璞

【纠错】编辑:张依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