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

十堰山村野猪成祸害 当地探索为村民买保险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9日07:16 来源: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十堰山村野猪成祸害    “人猪大战”不断上演

庄稼一夜被糟蹋殆尽  当地探索为村民买保险

夜间经常看到成群的野猪过马路

张家有打着手电在田间巡视

程显举在田里的看猪棚过夜

62岁的程显举右手牵狗,左手拄拐在田间巡视

何中秀打开喇叭吓野猪

黄久林的2亩苞谷被野猪吃光了

扫码看视频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关前裕 通讯员 周家山 张玲

驱赶野猪方法用尽:燃篝火、放雷王、敲锣鼓、扎假人、喊破嗓……当前正是玉米、红薯成熟的季节,这种“人猪大战”的场景每晚都会在鄂西北山区广袤的乡村上演。

随着生态环境不断改善,野猪数量剧增,野猪成群结队下山觅食的现象愈演愈烈,严重影响当地农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由于野猪是“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非经许可不能猎捕。农民对野猪打不得也杀不得,无奈之下,只有采用最原始的方式,整夜整夜地守护在田间地头驱赶野猪,保护一年的收成。

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可日益猖獗的野猪糟蹋庄稼,农民的损失又由谁来弥补?目前,十堰市张湾区在全省作出探索,率先启动野生动物伤害政府救助商业保险机制,实现野生动物致害损失由政府投保和保险“买单”。期待通过此举在减轻受害群众经济负担的同时,也有效防止野生动物遭受捕杀,实现保护野生动物与保障农户切身利益双赢。

野猪成灾

玉米被糟蹋殆尽农民气得发抖

7月18日早晨6时,天已放亮,姜代学早早下地,查看自家的玉米地,昨晚被野猪破坏了没有。

“该死的家伙啊……”不看不知道,一看气得直打哆嗦——昨夜下雨,原本在地头守护的他在后半夜回家去睡了,没想到野猪跟他打起了游击战,竟然乘着他回家的间隙,悄悄钻进了他家玉米地,糟蹋了一亩多玉米,一年辛苦,一夜化为乌有。

姜代学今年60岁,家住十堰市郧阳区青曲镇巷子口村3组,今年种了5亩玉米。这几年种玉米,还没到成熟季节,野猪就携家带口地来了,为害不浅,让他吃尽苦头。

今年他让儿子早早网购回来几个太阳能闪光灯,安装在地里,用来吓阻野猪。

在头半个月还有效,后来不起作用了。7月18日一个晚上,老姜种的5亩玉米地有1亩被野猪毁掉了,“野猪吃玉米就像在自家地里收割一样,把地都踏平了。”老姜无奈地说。

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巷子口村5组70岁村民张锋,张锋种的2亩玉米地前几天全被野猪毁掉了,前晚下雨,野猪又进了他家的玉米地吃剩下的玉米。“辛辛苦苦几个月种的玉米全被野猪吃光了,今年的收成全废了。”提起这些该死的野猪,老张气得浑身发抖。

7月23日,郧阳区安阳镇钟家河村4组59岁村民黄久林家的2.4亩玉米被野猪吃掉了大半亩,红薯地也被野猪拱掉一块。为防止庄稼被野猪祸害,他每晚都会带上狗早早来到地头,住在看猪棚里,去晚了野猪就下地了。老黄介绍,野猪每晚下两次地,晚9时至10时一次,第二天凌晨1时至2时又一次,“不在地里守着,今年粮食就收不到了。”这样守着,一亩玉米还能有1000多元收入,就是晚上守在地里蚊子太多,睡不成觉。可即便如此,仍收效不大。

“人猪大战”

漫山遍野回荡村民赶猪“交响曲”

为保护劳动果实,村民们与野猪打起了来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7月20日晚7时,天色渐暗,十堰市郧阳区青曲镇巷子口村二组62岁的村民程显举已经吃完晚饭,又开始了猪口夺粮行动。

程显举右手牵狗,左手拄拐,缓缓向后山坡爬去,那里有他的5亩早玉米地,个把月前,野猪就来踩点了,已被糟蹋了半亩地。去年,程显举干农活时摔了一跤,股骨骨折,还没有好利索。老伴王天蕊左手提着一个铝盆,右手夹着一捆干柴,走在前面。

来到位于地头的窝棚里。窝棚很简陋,用雨布和几根木棒搭建,每到玉米成熟时节,夫妻俩都来彻夜守候。很快燃起了一堆篝火,大凡野兽天生都怕火,野猪也不例外,同时也是给人壮胆。“成群的野猪钻进玉米地,不光啃玉米,还往人面前冲,没有大火根本吓不跑它们。”程显举告诉极目新闻记者。

“喔嗬!喔嗬……”听到地头茂密的树林里传来了“沙沙”声,程显举就开始大声喊叫,想用声音吓跑野猪。刚开始还有效,野猪听到人的叫喊声就跑了,可时间一长,就不管用了,就算把嗓子喊哑了,它们照样在地里糟蹋庄稼。

看家狗“灰灰”也开始“汪汪汪汪”地叫个不停。不过,很明显,“灰灰”对野猪很畏惧,只是干叫,却不敢上前。也难怪,去年,程显举的两条大狼狗过于勇猛,在驱逐野猪的过程中,跟野猪短兵相接,英勇捐躯,给“灰灰”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王天蕊用一个木棒击打铝盆,铝盆发出声响,在黢黑的山谷中回荡。“能用的东西都用上了,就是吓不跑野猪。”

当晚9时许,巷子口村多处亮起了篝火,雷王炸开的声音、锣鼓声、喊叫声此起彼伏。这一整夜,漫山遍野都回荡着村民驱赶野猪的“交响曲”。

晚上11时,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郧阳区茶店镇王家湾村15组,看到另外一幅场景。

村民何中秀和老伴张家有正冒雨在地里巡视,他们一边敲着锣,一边大声喊叫几句,每天都这样叫喊,嗓子已经喊哑了。

“该死的野猪,打死你,你个不要脸的……”地头上两个喇叭不断重复播放着这段恐吓野猪的录音。录音是何中秀请人录制的,何中秀对野猪恨透了,声音中满是愤怒,也有无奈。她买回两个高音喇叭,竖立在地头,每晚8时开始准时播放。刚开始,这段恐吓录音还很有效果,可不到半个月,就被狡猾的野猪识破了不过是“纸老虎”,立即窜到地里,七八头野猪,一晚上就祸害了两亩玉米。无奈之下,夫妻俩只有在地头搭起了一个窝棚彻夜守候。

巷子口村文书程涛介绍,全村30多户,有50多亩玉米被野猪毁坏了。现在正是早熟玉米灌浆季节,由于成群野猪频繁下地吃玉米,村民夜里大都守在地里,睡在看猪棚里。有敲锣的、有敲盆的、有放收音机的、有安太阳能闪光灯的,也有放鞭炮吓野猪的,与野猪打起了疲劳战、拉锯战。村民一谈野猪就像看见了恶神,一不小心一夜就毁了半年的辛苦和收成。

这一幕幕“人猪大战”情景剧,也在郧西县土门镇唐家坪村等十堰市的其他县市区农村真实上演。

生态之困

当地呼吁保护农民切身利益

“山中无老虎,野猪称大王。”在鄂西北十堰市,野猪数量激增,开始成灾。“一猪二熊三虎四豹”,这是民间对猛兽的排名,论危险程度,野猪排第一,近年也不乏野猪伤人的案例。

十堰市林业局陈翰林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从6月份以来,随着玉米、红薯进入成熟季,村民经常向林业部门反映野猪祸害庄稼。然而,由于野猪是“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非经许可,又不能猎捕。

近十几年来,十堰市实施的“天保工程”、退耕还林和南水北调工程,优越的自然条件使大量的野生动物得以栖身与繁衍。持续多年的退耕还林及高山下低山迁移,生态环境得到改善,野猪重现“江湖”,野猪繁殖能力强,又没有天敌,数量剧增,经常下山和农民“抢粮”,导致“人猪大战”年年上演。民间人士保守统计,仅鄂西北地区十堰市,每年野猪损害粮食等农作物达数百万公斤,甚至更多。

郧西县土门镇唐家坪村村民叶登华说,“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但我们辛辛苦苦种的粮食却被野猪糟蹋了,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农民想想法子,让我们免受野猪侵扰之苦。”

前几年,省政府批准十堰等地每年可限量猎杀野猪,郧阳区在前几年还成立了一支保护秋粮志愿者服务队,在规定时间、地点,对野猪进行限量捕杀,受到当地农民欢迎。极目新闻记者采访中,不少镇村干部建议,有关部门应站在促进生态平衡和保护农民利益的角度上限量组织猎杀野猪;政府应将野猪灾害纳入救灾范围,对受灾农户给予一定救助。

能否猎捕

摸清野猪种群数量才好应对

“近年来,我也经常接到反映野猪泛滥成灾的消息,这实际上是人与动物争夺生存空间的冲突。十堰市是不是真的野猪就多了呢,还真不好认定。”十堰市野保站站长雷波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为应对非洲猪瘟,前年国家林业局曾组织了一次野猪种群数量摸底调查,野猪到底有多少?是不是泛滥成灾了?国家一直没有公布数字,结论也不好下。

雷波介绍,前几年郧阳区曾经组织狩猎队捕杀野猪,可捕杀的数量并不多。近年来国家禁止捕猎和食用野生动物,加上枪支管理日趋严格,就再也没有捕杀野猪了。国家也规定,因科学研究、资源调查、驯养繁殖、展览或者其他特殊情况确需捕捉、猎捕野生动物的,可以依法申请特许猎捕。“是否申请组织捕杀,我们现在也很犹豫。现在首要的是要尽快摸清野猪的种群家底,为下一步决策提供依据。”

一方面要保护野猪,一方面野猪又祸害庄稼,农民利益受损怎么办?对此,雷波说,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因保护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造成人员伤亡、农作物或其他财产损失的,由当地人民政府给予补偿。但目前,我省尚未出台相关政策和补偿标准。野猪闹得严重的地方,都是生态保护好的地方,也是经济困难的地方。鉴于省里没有出台补偿标准和政策,地方政府也不好开这个口子。但据他了解,此前在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的地方,当地政府一般采取“代偿”的办法,用其他方式安抚了受灾群众。

实现双赢

张湾区探索为农户买保险

野猪等野生动物造成人身伤害、农作物损害怎么办?

十堰市张湾区今年做出新探索。2021年1月27日,十堰市张湾区林业局就野生动物伤害政府救助责任险与保险公司签订协议,在全省率先启动野生动物伤害政府救助商业保险机制,实现野生动物致害损失由政府投保和保险“买单”。

张湾区林业局副局长何雨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近年来,针对野生动物“肇事”事件频发,尤其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野猪破坏农作物和野生猕猴伤人事件,张湾区自筹资金为群众购买“野生动物伤害政府救助责任保险”。

该保单自1月28日正式生效,保险期间被投保人在全区范围内因遭受野猪、猕猴两类陆生野生动物伤害导致伤残、死亡或财产损失的,保险公司将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进行救助补偿,在累计赔付限额内每次事故每人人身伤亡残疾赔付限额30万元、每人财产损失赔付限额4万元。该保险也加强了对农作物损害方面的赔偿力度,对常见的谷类、豆类、薯类、经济作物分不同的生长期按单价比例给予赔付,每亩赔付单价1000元至1800元不等。

承保这项业务的中华联合财险公司十堰中心支公司理赔经理付小龙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截至7月20日,已经受理了27笔野猪毁损农作物的保险业务,涉及54户村民。目前已经赔付了7笔9户,共计2700元。余下的21笔43户,将于近期理赔结案。付小龙说,从6月份以来,该公司每天要接到8至10户居民的理赔警情,涉及到张湾区的10多个村,呈分散状态,村与村相隔较远。

村民又是如何看待保险理赔?张湾区黄龙镇马家村5组村民夏清国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种了5亩地,6月30日发现野猪糟塌了玉米,就请村支书李向青报了保险。保险理赔员当天就过来实地勘查,确定受损面积0.3亩,不久就赔付给了他350元。7月13日,发现野猪又来了,再次报警。理赔员实地勘察确定受损面积是1亩地,刨除第一次赔偿的350元,这次认定理赔金额为850元,即将发放到位。

“原本野猪毁坏了辛辛苦苦种的庄稼,心里难过得要命,现在有了政府兜底,保险给赔了,心里好受得多了。”夏清国说。

他山之石

四川依法开展野猪种群调控

近年来,随着我省国土绿化、生态修复、野生动物保护等一系列重大工程的实施,生态环境质量得到全面提升。同时,全国野猪野外种群数量持续上升、活动范围不断扩大,野猪损坏农作物、危害家畜、伤人致残致死的事件呈逐年上升趋势。

记者查询相关新闻报道发现,全国一些地方为科学预防和处置野猪危害,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依法开展野猪种群调控。

以四川省为例。今年5月份,四川省林草局向各市(州)林草主管部门下发通知,对做好野猪种群调控处置工作进行安排部署,依法开展野猪种群调控。通知明确,县级(市、区)林草主管部门,可组织或委托相关机构,对本行政区域内的野猪种群数量、种群结构、分布及活动范围等情况进行调查,掌握其集中分布区域、主要危害区域和危害类型,对超过生态容量、给当地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严重危害的野猪种群,制定猎捕措施等种群调控方案,报县级人民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和乡镇实施。

通知明确,捕获的野猪一律禁止食用。对捕获的野猪活体,经批准后可用于科学研究、宣传教育、基因资源保存。对猎获的野猪死体,有条件的地方可经批准后制作成标本,用于生态文明宣传教育活动;无条件制作成标本的,就地作无害化销毁处理。

【纠错】编辑:郭蔓
国庆节前新人赶拍婚纱照
2021-09-23 16:29:44
武汉客车驾驶员大比武
2021-09-23 15:29:00
探访全运村运动员餐厅
2021-09-23 16:46:12
花团锦簇迎佳节
2021-09-23 16:19:00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