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

“病情就是命令,治病如打仗,用药如用兵” 独臂村医的手机里存有1128个电话号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7日07:15 来源: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只手单骑乡间巡诊

王文艮巡诊到83岁的甘清英婆婆家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周萍英 通讯员 冯家园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邹斌

889户,3112人。这是一位乡村医生心里装着的人。

骑坏12辆自行车,每天行程至少5公里。这是一位独臂汉子对生命的丈量。33年扎根基层,没了右臂,用残存的左臂守护乡邻的生命健康。咬牙撕开针剂包,脚代双手夹稳注射液……每一个细小动作,倾注对乡亲的护爱与责任。

9月16日,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报道随州独臂村医王文艮后,当地村民众口赞叹:王医生是个真正的好人!

只手单骑去巡诊 夜班也多亲自顶

16日下午2时许,随州市随县东方村卫生室,王文艮顶着满头的汗掀开门帘冲进来。他说,趁着病人少,赶紧把厕所打扫一遍。

拿起桌上旧毛巾擦擦头上脸上的汗水,套上白大褂,王文艮很快恢复了工作状态。

东方村由三个自然村合并,有两个村卫生室。王文艮所在的卫生室叫九间屋卫生室,是村民看病最常来的,加上他共4个人,每个人既当医生又当护士。

4个人中,王文艮年龄最大,也是唯一的男性。今年42岁的余晴文和王文艮同事十几年,她是嫁到东方村后通过学习当上的村医。“王医生就像老大哥一样,特别关照我们3个女同志”。

虽是乡村卫生室,但每天晚上都安排人值班,村里空巢老人多、留守孩子多,半夜打电话来找医生的情况每隔几天就有。王文艮体贴女同志,几乎每天的夜班都自己来顶,而每天的上门巡诊也是他自己。

“其实他家困难也挺多。”余晴文说,王医生只有一只手已经很不方便,他的妻子行动不便也需要人照顾。

2015年,王文艮的妻子李文平去集镇卖鸡,途中突发高血压昏倒在地,乡亲把她送到厉山镇卫生院抢救。正在出诊的王文艮把乡亲的病看好后才匆忙赶去,“人是救过来了,却落下病根,要常年服药。”王文艮总说,妻子没有一个健康的晚年,作为丈夫很是愧疚。

傍晚6时许,极目新闻记者随王文艮回到他家,妻子只看着一行人笑,行路蹒跚。王文艮立马钻进厨房,单手切起了南瓜来,“有时候她能给我做碗粥喝,也知足了。”

存有千余电话号 多是看病乡亲们

下午3时许,王文艮正打算出门巡诊。一辆小货车开进院子,一名年轻的黑衣女士跳下车直奔卫生室。

她叫杨飞燕,娘家在隔壁的同心村。口腔溃疡一个月,反反复复不见好,在药店拿了药吃不管用,特意从婆家赶十几里路来王医生这儿看病。

“王医生人好,医术高!多跑十几里不算什么,还有好多邻镇的乡亲都找他看病呢。”她说,打小时候就认识王医生,看他经常上门给父母和家里老人看病,印象里王医生说话柔和、上远门服务也没多收钱。

东方村党支部书记肖代容说,虽然现在村村通公路,每家都有电动车甚至小汽车,但一旦碰上急病险病,村医的作用可不容小觑。因为常年在村的都是行动不便的老人,以前有打农药中毒的、突然中风的,都是王医生治好的。

在东方村五组,83岁的甘清英老人听到车子响,便吊着胳膊迎出来——半月前下雨,老人因抢收玉米不小心摔折胳膊。她说,王医生上门两三趟了,电话号码都快成了“亲情号”。

老人有高血压和老胃病,担心同时吃几种药对身体不好,王文艮建议打吊瓶来得快。甘婆婆面有难色“没钱”。王文艮最终没有收老人的输液费用。

住甘婆婆隔壁的村民李秀玲告诉记者,王医生村里行医几十年,他们一家几代都找他看病,现在大孙子18岁上高中,小孙子6岁,但凡碰到头疼脑热的或晚上发病,一个电话随叫随到。“苕负责,闷过细(方言,很负责很细心),他是个真正的好人!”她说。

“病情就是命令,治病形同打仗,用药如同用兵!”有过军营经历的王文艮回应道。记者发现,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存有1128个电话号码,多是找他看病的村民。

女承父志入杏林 儿想转行也行医

一生蹲在农村,还失去了右臂,王文艮却说自己是幸运的。

他告诉记者,作为医生他很清楚自己的病,同村六组一位村民患同样病,左小腿长成骨肉瘤后被截肢,但一年后就去世了。

“我的病症被发现时已到了骨癌晚期,截肢到现在已好好地活了20多年。”这是王文艮所说的幸运。虽经多年训练,能用一只胳膊正常生活,甚至还给人看病,但疾病还是给他留下鲜为外人所知的后遗症。

他抚着残缺的右臂说,断肢处每年总会疼三四次,每次持续一两天,“是那种生不如死的疼,千百根针扎一样,试过打吗啡但都不管用”。

后来,他自己琢磨发现,注射双氯酚酸钠止痛栓有效果,于是用这种办法给自己止痛。同时,靠看手机或者写字转移注意力。而这些,他连对家人也未曾提起。

王文艮说的“幸运”还有女儿。受他影响,女儿王泉荃现已成为随州市二医院神经内科一名医生。

记者电话联系上王泉荃时,她称正在上班很忙,许多病人在等着她,“父亲在我心里就是伟大,是我励志的典范”。

儿子王晶晶却令王文艮忧心,本希望儿子也能学医,但最终上大学选择了计算机专业。毕业后,王晶晶跟亲戚在工地上打工从事工程制图,去年经历疫情后,体会到医生职业的崇高,他打算报名随州市定向培养全科助理乡村医生项目,但最终因超龄没有实现。

瓦房漏雨迟翻新 却忧村医怕断层

王文艮的家是两间砖瓦房。其中一间两层高,一间平房。两层高的房屋,明显看出刚砌好,裸露的水泥,新鲜而干净。

隔壁村民告诉记者,村里好多人家都盖上新房,王医生家一直是两间低矮平房,一到雨天就漏雨。今年六七月才在其中一间的楼上加盖了一层,也盖上了瓦。

“漏雨太厉害才加盖一层。”王文艮说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

“大学生村官多了,村医还是少有人做。”王文艮说自己很满足村医的清贫,百姓信赖、工作稳定,令他有成就感,“但是村医需要年轻人来补充新鲜血液”。

他担心村医的断层和老龄化。王文艮今年57岁,和他同在东方村九间屋卫生室的另三名女医生,其中一个比他小两岁,另两位也都年过四十。

“据我所知,厉山镇很多村医都是60岁以上,全镇20多岁的年轻村医就三四个。”现有的村医中,大多没接受过专业系统的医学教育,有的是成人教育学习,有的自学成材,好点的是读卫校毕业。

他认为大学生不愿当村医,还是待遇问题。事实上,较之过去村医待遇已有很大幅度提升,去年他各种补贴拿到手收入达到3万元。

同事余晴文告诉记者,自己工资每个月就一两千元,好在能就近照顾家庭,加上丈夫的收入勉强够生活。

王文艮关注湖北今年开始实施的“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医”计划,他说:“政府重视,村医的未来更有盼头,我相信会看到更多年轻的专业医师扎根农村。”

【纠错】编辑:郭蔓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