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文旅

用文学向英雄精神致敬(创作谈)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7日13:20 来源: 人民日报

用文学向英雄精神致敬(创作谈)

在我的文学生涯中,长篇小说《远去的白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创作过程不是最艰难的,却是时间跨度最长的。2003年初夏,为了撰写一部人物传记,我开启了一段实地采访。本来因为手头还有《乔家大院》的剧本创作任务,我希望采访能尽快结束。但很快便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已经走进了解放战争中一段波澜壮阔的血与火淬炼的历史。

在随后的13个月里,我行走11个省区市,采访130多位历史见证人,一次次被其中的人和事所震撼。2008年,我结束了传记写作工作,但对那个在解放战争中建立功勋的英雄团队(书中的37团)的关注没有结束,对本书女主角赵秀英和37团其他英雄事迹追踪没有终止,一直延伸到2019年夏季。

那是一个雨天下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来的是那次采访中结识的一位老英雄的后代,他告诉我,他的父亲在当年春天过世了。挂断电话,我忆起了老英雄生前骑着白马驰骋于东北风雪战场的情景,蓦然间悲伤和急迫感袭上心头,敦促我把这个一直想写、一直在酝酿,却一直不敢贸然动笔的英雄团写出来,把那些为新中国做出贡献的人民英雄的事迹和精神写出来,不让其随着一代人的离去而被埋没和遗忘。

《远去的白马》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个故事:抗日战争胜利后,我胶东地区数万部队紧急渡海,参加解放东北的战斗。共产党员、区支前队队长赵秀英,在登陆东北后,为了找回失散的支前队队员,完成她对支前家属的承诺,毅然留在临时组建的37团,与全团官兵一起出生入死。她亲眼见证37团面对新的战场环境和战争态势,怎样克服重重困难,拼出一条生路,并且在战争中逐渐成长、成熟,经过坚守摩天岭、四保临江、突袭通化、塔山阻击等惊心动魄的浴血奋战后,最终成为一支经得起严酷战争考验的劲旅。大军入关并打完平津战役后,赵秀英回到山东,隐去功与名,从胶东老家搬进沂蒙深山,把战争岁月的记忆埋在心中,任劳任怨地度过一生。

这部书从采访到写作,中间跨越了16年。16年的追踪和想念,这些英雄人物及其故事在我心里埋藏了多久,压抑了多久,等到写作时,他们像队伍一样冲锋、像江河一样奔涌的气势和力量就有多强大。《远去的白马》的创作历程让我明白真实是创作者最强大的武器。有了对真实历史的了解,才会有真正的感动和创作的热情。当初是真实的历史、真实的历史人物、历史人物真实的英雄心深深地打动了我,今天经由我的笔,他们也同样感动了不少读到这部书的朋友。文学的力量正在于这种感动的传递。

我知道,在书写红色革命历史的文学长河中,《远去的白马》只是一朵浪花。类似37团这样顽强战斗的英雄团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队伍里比比皆是,像赵秀英那样毅然投身革命、一生奉献人民的感人形象在革命历史中也为数众多。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其原因不但在于他们当年的浴血奋战、英勇牺牲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更在于他们的理想、他们的信仰、他们毅然坚守并为之奋斗终生的价值,和我们今天的时代血肉相连。他们的事迹和精神值得我们一再回眸、郑重记取。

无论是赵秀英大姐,还是37团的英雄们,在他们所处的那个年代,都只是最普通的中国人。他们本是生于穷乡僻壤的农民,怀着对革命朴素和真诚的理解,投身于推翻旧中国、建设新中国的伟大战斗,成了中华民族历来歌颂的“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的英雄。在决定民族命运的时刻,人民显示出他们的品格和力量。

《远去的白马》是我对前辈英雄的致敬。作为一名军人,我永远坚定地相信:力量在人民之中,英雄在人民之中。烽火洗礼的老一辈英雄虽然渐次远去,但是他们的功业、精神、风骨会和我们的民族一起万古长存,鼓舞后人披荆斩棘、走向未来。

【纠错】编辑:李琛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