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新闻

男子借钱买车带绝症老友“最后旅行” 若他路上去世 我会带他回家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3日09:30 来源: 武汉晚报

10月3日傍晚,贺湘闽(图右)、梁成二人在防城港用餐。

10月3日傍晚,贺湘闽、梁成二人在防城港的海滩边。

10月2日晚间至10月3日清早,贺湘闽、梁成露宿在广西阳朔一农家乐边,梁睡在车内,贺睡在车旁的帐篷中。

两把吉他、一面非洲鼓,外加帐篷、睡袋、锅碗瓢盆,10月2日,54岁的贺湘闽带着多年好友、52岁的梁成从湖南株洲出发,驾驶一辆二手面包车南下。先奔广西的海边,后计划走遍云贵川。

贺湘闽精壮结实,梁成身形消瘦。后者在今年九月初确诊罹患舌癌晚期。为了“在还活着的时候,能够有尊严、有质量地活”,他选择放弃治疗,期待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完成一次随意放松的旅行。他向贺湘闽发出邀请,贺湘闽欣然应允。

出发前一日,贺湘闽在社交平台发文:“从明天开始我将陪着我身患绝症的兄弟一起去完成我们最后的心愿,浪迹天涯!有出发日,无归来期!”两人的旅程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相关视频获得上万点赞,有网友赞其为“中国好兄弟”。

为照顾梁成的身体状况,以下内容由贺湘闽讲述:

在还活着的时候有质量地活

真的是说走就走。

9月初,梁成在长沙确诊了舌癌。9月10日,他回到株洲,连自己家都没回,提着在长沙住院的包,直接上我家来。第一句话就是,贺哥,我想出去走一走。我说,好。

20天的准备后,9月30日,我花两万五千元,提了一辆二手的五菱宏光面包车,10月1日,我把车后座的座椅放平,搞了块大木头,自己锯了一个床板,又把自己家的床垫搁上去。根据我的经验,准备了锅碗瓢盆,帐篷、睡袋、睡垫,还带了一个电箱给手机、电筒充电。

10月2日上午我们就出发了,晚上到的广西阳朔。找了间农家乐,在边上的空地上停车、搭帐篷。梁成睡车,我睡帐篷。

10月3日晚上,我们到了防城港东兴市。头几天我们找了处僻静的海滩,还是我睡帐篷,梁成睡车上。白天,我们就在沙滩上散散步、聊聊天。晚上一抬头能看到很多星星。东兴很符合我们期待,人少,而且海水是蓝色的,很漂亮。

其实最早,梁成打算骑摩托车旅行,我也乐意,因为我们俩都是户外和摩托骑行的爱好者。但是九月以来,梁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走路都变得摇摇晃晃的。我就想,再这样下去还搞个啥,还是开车吧!

9月29日,我把我们的情况和一个开修车行的朋友说了,第二天他就帮我挑定了一辆车。当天就办好了过户、临时牌照,还做了全面保养。办事的民警听说我买车的目的,加班加点帮我把手续办了下来。

梁成的病是有点征兆的。他嘴里的溃疡几年都不好,但是我们都没在意,以为是他糖尿病的并发症。最近半年,他舌头上的溃疡点扩大了,长成了一个瘤子。在当地医院看了一个月,后来去长沙湘雅医院确诊的舌癌。医生告诉他做手术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但手术要切舌头,他不愿意。他觉得那样的术后生活是没有质量的。

他等于是“放弃治疗”了从医院跑出来的。现在不接受任何药物治疗,就每天饭前用点胰岛素。一路上,他都比较虚弱,人都瘦脱相了,在副驾驶坐不了半小时就要到车后的床垫上躺着。

我从来没有劝他,我认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只有尊重。但我和他说,什么时候回去由他说了算,他觉得扛不住了,一句话,我立刻带他返回。他要是死在路上,我也一定给他扛回去。

我们俩出门旅游都有个习惯,只指定一个方向,不会做详细的攻略,沿途要去哪里,是不确定的。我们这次出行的目的很明确:我们就是想生活,想在还活着的时候,能够有尊严、有质量地活。

我们在人生前半段是不熟悉的

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这次出行,我们还带了两把吉他,一面非洲鼓。

我们都是音乐爱好者,梁成当兵的时候,是军乐队的贝斯手。他的吉他和贝斯演奏都是专业水准。看梁成在朋友聚餐的时候总弹吉他,我也心痒想学,47岁才开始摸索着玩起来了。但我没跟他学,因为年纪大了,很多乐理知识很难记住,也懒得搞,但我感兴趣的事都会去尝试,能玩、够玩就行。

从前,我们俩每年都会一块儿摩托骑行。我们这个年纪,不会像年轻人那样,骑着摩托车到处去炸街。我们就是把摩托车当作自驾游的工具,基本是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我那台摩托的里程有40多万公里。

我们都不太喜欢去著名的景区,喜欢未开发的、自然的景观。摩托车圈子里有这么一句话,“四个轮承载的是躯体,两个轮承载的是灵魂。”骑摩托,更自由、更随意。

梁成的身体一直不大好,在得舌癌之前,就被糖尿病折磨了十几年。而我是个精力旺盛的人,所以一块儿出去旅行,我总要照看他一些,看他的血糖有没有忽高忽低,人有没有犯晕之类的。

上个月在长沙确诊舌癌后,他的第一个电话也是打给我的。这点网上有人不理解,其实是因为他父母双故,婚姻也离掉了,他自己又内向,除了我,没有太多人能说。

其实我和梁成在人生的前半段是不熟悉的。我们是初中同班同学,读书时就觉得他老实、内向,不惹事,成绩也比我好,在学校是标准的好学生。毕业后,我顶了我爸的职位进厂子,梁成先去当兵,回株洲后也进了厂。但我们那时的交情并不深,顶多每年在路上偶遇几次。

我这人,爱好多,玩户外、骑摩托、喝茶,总是有很多朋友来我家里坐。大概八年前,梁成本来是路过我家附近,正巧碰上我,就也进来坐了坐。这一坐,我们发现彼此特别聊得来。

那之后,梁成几乎天天到我家来,发展到最后,他每天的午饭、晚饭都在我家吃。哪天不来了,还要打个电话先通知我。我家的钥匙给了他一把,我不在的时候,他可以随时进去。用他的话说,他是“VIP中P”。

三年前,我离了婚,出门时,登山包里装了换洗衣服,基本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了。我去找了梁成,他已经离婚十几年了,当时自己每月四百元租住在一个小房子里。后来他睡卧室,我在他的客厅搭帐篷,这样住了一年半。

已做好陪他在外过冬的准备

出来的第八天,我们被台风天气困在东兴,沙滩也不能住了,住到了当地朋友开的酒店里。前两天在沙滩上倒车,剐蹭了别人的车,赔了三百块,这是个小意外。最担心的还是梁成的身体,随时可能出现状况,这是不敢说的事。

我会在当地渔民那里买些海鱼,很实惠,二三十块钱一斤,都是最新鲜捕捞的,炖给梁成吃。他现在咀嚼功能基本丧失了,吃鱼轻松一些。也会煮饭给他,但要先在汤里面泡软了。米面油是从家里带出来的,快吃完了。

我和他一路走来,都是朋友之间在帮衬。这次买二手车的两万五千元,也是一个朋友借我的。

还有我的一个兄弟,在我临出发的前一天下午到我家来,跟我说,我只管走,还房贷的事情他帮我搞定,让我特别安心。

出门的时候,我兜里就带了3000元,是我所有的流动资金,梁成估计带得比我还少。但这几天陆续有圈子里的朋友给我发红包,我现在身上有六千多元了,一边用钱,一边钱还变多了。

就那3000元,也是朋友捧场来的。我在厂里已经没什么活要做了,最近三个月就弄了个家庭厨房。有朋友要吃饭,提早两三个小时打电话告诉我。我一般是中午做一桌,晚上做一桌,每桌菜给五到十个人吃,收个几百元。我不请人帮工,买菜、备菜、烧菜、卫生都是我一个人搞,一个月能挣大概五千元左右。知道要和梁成出去,我铆劲做了一个月,挣了六千多,还掉三千多的房贷,还剩3000元带出门。

所以现在网上有些人说我炒作,我是不认同的。我们俩本来过的也是这种日子,上班挣个生活费,多的钱,哪怕三天两天的,我也要出去玩。

这次旅行之前,我跟梁成还有过一次两人的旅行。差不多是在四五年前,我们花了二十多天,骑着摩托从湖南跑到广东,再跑到福建、江西,最后又回的湖南,全程4000多公里,经过了许多外人不知道的地方。

那次他是休了年假、轮休假,这次,我们没有明确的时间计划。等台风天过了,我的车牌寄到了,我们就继续出发。我带了羽绒睡袋,能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天气睡觉。我已经做好了陪他在外过冬的准备。

综合《新京报》《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报道

【纠错】编辑:贾方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