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一辈子甘守清贫拒绝涨价别人想要多付点钱都不行 袁春林坚持平价为病患按摩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07:27 来源: 楚天都市报

袁春林夫妻结婚照

袁春林记载的服务对象和其参军时军装照

袁春林和他的记事本     图由受访者提供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梁传松 通讯员 戴鼎

黄石西塞山区71岁“湖北好人”袁春林,四十五载义务为数百名孤寡老人上门理发和按摩(本报曾连续报道),极目新闻记者采访得知,他曾多次拒绝外地的高薪邀请,甘愿守着自己10多平方米的简陋按摩店,为当地群众服务。20多年来,一些找他按摩的人提出让他涨价,但他每次只愿意收取几元钱,补贴家用。

1

甘守清贫

多次拒绝高薪诱惑

早在20多年前,袁春林取得按摩师资格证后,便在马家嘴社区开了一家按摩店,多名中风导致偏瘫的病人在其按摩辅助下,已能生活自理。其按摩手艺一传十,十传百,许多人知道袁春林自学成材的故事后,专程从外地赶到黄石找其按摩。深圳、北京等地一些医院还派人到黄石,欲高薪聘请他去康复理疗科工作,但都被他拒绝了。

“深圳有一家医院,在2000年的时候,曾给出了7000元一个月的工资。”袁春林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他办理了“长休”后,专心经营着自己的按摩店,当时一名中风后偏瘫的婆婆经过他辅助按摩,老人的一名亲戚在深圳一家医院工作,获悉后,专程赶到黄石,想聘请他到深圳去工作,当时不但给出了诱人的工资,甚至承诺年底还有数万元的奖金。

“做过多次思想工作,但他都不愿意离开这里。”住在袁春林家附近的程爹爹曾经也是钢厂的同事,虽然不是同在一个车间上班,但对袁春林算是“知根知底”的邻居了。程爹爹说,原来只知道他做好人好事,义务帮人理发,但并不知道他还自学了一门按摩手艺,看到每天找袁春林按摩的人络绎不绝。有些人刚开始是搀扶着过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辅助按摩,就能自行走路来找袁春林按摩了,周围的人都啧啧称奇。

“半道出家”的袁春林什么时候学会了按摩?程爹爹经过打听得知,袁春林不但学会了按摩,还取得了相关的资质。程爹爹的一个亲戚在北京做生意,见到袁春林的按摩手艺后,便提出一起到北京合伙开一家康复理疗医院,多次上门找袁春林,都被其拒绝了。

其实,那个时候,是袁春林日子过得最艰难的时刻,一家三口每月靠着工厂发放的280元生活费度日。面对多家医疗机构伸出的橄榄枝,他没有动心。在2001年,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他才决定收取每人每次2元钱的按摩费。直到后来养子上学,家庭开支增加,不得已才将按摩的费用涨到5至10元一次。

2

拒绝涨价

甘愿让利数百万元

“今年算起来,已连续在袁师傅这里做了3年的按摩了。”35岁的严先生家住马家嘴社区,2019年遭遇车祸后,被诊断是高位截瘫,住院期间花去了30多万元的医疗费。出院时,医生叮嘱,回家需要进行康复治疗。在医院进行了几次康复治疗后,家里再也负担不起高昂的治疗费了,便每天到袁春林的按摩小店来按摩。

经过袁春林一段时间的辅助按摩,原来需要搀扶着走路的严先生,竟然神奇般地站了起来。“我现在每天都是骑着电动车自己过来。”严先生指着按摩店门口的一辆电动车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如果在医院治疗,也许自己也能站起来,但费用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在袁春林的按摩店,每天只需要一顿早餐钱的费用,便能做一次按摩。而且每次过来,总能看到袁春林笑呵呵地守在店内。

“都70多岁的人了,每次看老人那么辛苦,想要多付点钱都不行。”采访中,家住中窑附近的居民方女士正在接受袁春林的按摩。她介绍说,自己前几年因为腿疼,听人介绍过来找袁春林按摩,只一个疗程的治疗腿就好了。今年手臂发酸使不上劲,再次找到这里,治疗了一个多星期,现在好多了。

“按市场的价格,目前做一次理疗需要100元左右,这些年来,我们早就该发财了。”袁春林的妻子张美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40多年来,袁春林义务理发10万余人次,平均每次收费10元钱,也有100万的收入,而按每人每次收50元的按摩费,20多年来,至少也有300多万元的收入。但40多年来,袁春林每天吃两顿清水面条,从结婚到现在,一家三口居住在36个平方米的小房内,袁春林甘愿守着清贫,却为周围的群众让利数百万元。

3

放弃休息

45年仅离开黄石两次

“去年下大雪的时候,我们社区组织党员干部上街除雪,当我们到现场的时候,发现袁师傅早就扫出了一大片。”在马家嘴社区书记吴珮眼中,袁春林在社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模范。她介绍,马家嘴地处西塞山城区的最东面,是一个偏远的社区,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是原钢厂的退休老人,人口结构复杂,有了像袁春林这样的“活雷锋”一般的先进党员,群众的思想工作就有了基础。

“从1977年部队退役后,他只离开过两次黄石。”采访中,周围的居民都表示,这些年袁春林几乎没离开过他的按摩店。袁春林回忆称,这些年忙于做好事,只有两次离开过黄石。第一次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因为自己“劳模”身份,单位每年都会组织一次外出旅游的机会。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参加,但唯独那次他患有胆囊炎,疼痛难忍,单位组织“劳模”和先进去黄山旅游,遂第一次走出黄石。第二次大约是在2018年的时候,其居住在武汉的弟弟因为病危,接到电话后再次离开了一次黄石。

“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带着一家人出去旅游一趟,但目前几乎是不可能做到了。”袁春林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去黄山那次来回共一个星期,那是他这辈子最放松的几天。这些年来对妻子张美清亏欠太多太多,他也想像其他丈夫一样,带着妻子出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但无奈身边还有更多的人需要他。他一心做好事,几乎将所有的资金和积蓄都用来帮助了那些孤寡老人,妻子跟着吃了不少的苦头。

“去年获得湖北省先进党员,社区书记送来了1000元慰问金,我奖励给了爱人。”袁春林说,他所有获得的奖金都交了党费或是用来帮助了孤寡老人,唯独去年的那笔钱被自己当作奖金,奖给了妻子。

“我认为,当你向党宣誓的第一天起,为自己活着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为人民活着,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2021年6月6日,袁春林在日记中这样写着。

【纠错】编辑:郭蔓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