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保家卫国立战功

24岁,在生与死之间,他选择冲锋在前,在战火洗礼中成长为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
[图] 张富清立功证书的内页(由于年代久远,张富清的名字错写成张福清——作者注)。 [图] 张富清立功证书的内页详细记录了他的赫赫战功。

决定胜败的关键往往是信仰和意志。我们共产党人就是有着钢铁般的信念。

2019年2月14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来凤县城张富清老人家中。

这是一位95岁老人一生中,第一次面对记者回首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房屋,室内简陋但整洁。

客厅通向阳台的门关不严实,透着冷风。

张富清和老伴静静坐在一方台桌前,烤着火。

张健全为我们找来父亲珍藏已久的红布包裹。

张富清所在部队,是著名的西北野战军三五九旅。

一张泛黄的《立功登记表》上记录着他的4次立功经过:

老人沉思着,仿佛回到那烽火连天的岁月——我是1948年3月参加解放军的,当时白天黑夜战火正猛,几乎天天在行军打仗。记忆最深的是永丰城一役。

那天拂晓,我和两名战友组成突击组,抠着砖缝率先攀上永丰城墙。我第一个跳进城内,冲入敌群展开近身混战,战友们打散了。我端着冲锋枪朝敌群猛扫,突然感到头顶仿佛被人重重捶了一下,缓过神来继续战斗。后来又感觉血流到脸上,用手一摸头顶,一块头皮都翻了起来,我才意识到一颗子弹刚擦着头皮飞过,在头顶留下了一道浅沟。

击退外围敌人后,我冲到一座碉堡下,用刺刀刨出一个土坑,将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拉下手榴弹的拉环。手榴弹和炸药包一起炸响,将碉堡炸毁。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明,我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战斗结束,我死里逃生,而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再也见不到了……

发生在陕西蒲城的永丰之战,是配合淮海战役的一次重要战役,战况惨烈。

[视频]张富清同志小故事|难忘永丰那一夜

是什么力量,让您冒着枪林弹雨勇往直前?

决定胜败的关键往往是信仰和意志。我们共产党人就是有着钢铁般的信念。老人的回答掷地有声。他说,突击队的任务就是消耗敌人。怎么消耗?就是用身体消耗敌人的弹药,为后续部队打开缺口。我是共产党员、革命军人,越是艰险越要向前。

每场战斗,张富清都争当突击队员。因为打仗勇猛,彭德怀到连队视察时,多次接见张富清和突击组战士。

1948年8月,在炮火硝烟中,他举起右拳宣誓:我决心加入中国共产党,诚心诚意为工农劳苦群众服务,为新民主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干到底,自入党以后,努力工作,实事求是,服从组织,牺牲个人……

采访结束,张富清在老伴搀扶下,从台桌前站起身为我们送行。

这时我们才发现,老人的左腿已因病截肢……


[图] 张富清左腿因病截肢。

2019年5月10日,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永丰镇。

怀着对张富清老人的敬意,我们千里寻访英雄的足迹。

漫步永丰镇,战火的硝烟早已散尽,张富清当年和战友们攻下的城墙围寨也难觅踪影。

战役旧址上,建起了永丰革命烈士陵园和永丰战役革命烈士纪念馆,用图文和实物,记录着那场战役的惨烈与荣光。

一座纪念碑矗立天地间,镶刻着王震将军题写的永丰战役革命烈士永垂不朽金色大字。

碑前广场上,彭德怀、习仲勋、王震的塑像栩栩如生。

纪念馆内,屏幕上正播放张富清深藏功名的人生传奇。2月15日,湖北日报率先推出《95岁老人是功勋卓著的战斗英雄》报道,引起网络广泛转发,在永丰镇也迅速传开。

这里安葬着在永丰战役中牺牲的330名烈士。永丰革命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李巍告诉我们,1958年,为纪念在永丰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当地政府主持修建这座陵园,将烈士遗骸集中安置。陵园现为国家级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图] 张富清老人拿着当兵时群众慰问团赠送的搪瓷杯,这个斑驳的搪瓷杯几经修补,直到无法使用,老人都舍不得扔掉。

永丰战役是解放战争中,我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习仲勋等领导和指挥下的一次重要战役,是1948年冬季攻势中的重大步骤。

永丰战役革命烈士纪念馆碑墙上记载:1948年,西北野战军对胡宗南部于永丰镇曾进行过两次攻坚战。10月5日至7日在荔北战役之永丰战斗中,于该镇全歼敌一个团,活捉团长张泽民;11月26日至28日冬季攻势之永丰战役中,于该镇全歼敌七十六军,活捉敌军长李日基。

李日基后来曾回忆:是夜(注:1948年11月25日夜),永丰镇的防守,统由新一师担任。解放军在肃清外围阵地后,即向四周进逼,准备攻寨。我令各部队在寨墙上挖凿枪眼,在寨内空地上挖掘掩蔽部,作巷战准备。

忆及被俘情形,他写道:天将黎明,北面东段又被突破一个缺口……这时候,我手中一点预备队也不掌握,只带着几个卫士跑到突破口指挥守兵进行挣扎,企图挨到天明,盼飞机前来支援。可是打开缺口攻进来的解放军,发展得很快。我见大势已去,马上回到军部,令参谋长把来往的电报和底稿全部焚烧。正在焚烧时,解放军进到军部所在窑洞。当时虽然有身边的人替我打掩护,说我是副官,但还是被解放军指认。我只好承认我就是李日基。(李日基《第七十六军第三次被歼》,收录于中国文史出版社《西北战场亲历记》)

李日基所称解放军打开的缺口,正是张富清和战友们舍身攻下的堡垒。

[插画] 永丰战役战斗场景 制图:王昌羿/荆楚网(湖北日报网)

永丰战役及时有力地配合了淮海战役,巩固了澄城、合阳、白水等解放区。

1948年12月1日,中共中央致电彭德怀、贺龙、林伯渠、习仲勋、张宗逊、赵寿山,并转西北人民解放军全体同志:庆祝你们歼敌第七十六军两个整师、第六十九军一四四师和第三军十七师大部共十个整团近三万人的巨大胜利。尚望继续努力,为全歼胡宗南匪军、解放大西北而战。

战斗胜利了,张富清的很多战友牺牲了。湛蓝的天空下红旗招展,壮士却永不归来。

70年过去了。今年3月2日,张富清当年所在的三五九旅、现新疆军区某部得知张富清的事迹,特意指派两名官兵到来凤探望。当老人听到三五九旅的战友,眼里泪花闪动,他坚强地站起身,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图] 张富清军装照(左右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