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学者称中国外来有害生物近600种 威胁生态安全
发布时间:2016-04-22 08:18:42来源:J--中国新闻网进入电子报

中新网北京4月22日电(吴合琴 吕春荣)近日,一则北京截获箭毒蛙的消息,再次引发公众对外来物种入侵的关注。近年来,一些宠物爱好者为满足猎奇心,开始养蜘蛛、蚂蚁、巴西龟、食人鱼等另类宠物,而今一些外来物种经常“反客为主”,破坏生态平衡,甚至威胁到民众人身安全。截至2015年底,确定入侵中国的外来有害生物达到580余种。

不容忽视的外来物种入侵

今年4月18日,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截获全球毒性最强物种之一的箭毒蛙活体,共计10只,寄自波兰、申报为“衣服、礼物”。截获箭毒蛙并非只有北京,2014年8月14日,浙江检验检疫局在来自香港的邮包中,截获4只活体箭毒蛙,邮包声明内容物则为“布公仔”。据悉,仅一克蛙毒(黄金箭毒蛙)可致15000人死亡。

除箭毒蛙事件外,近年来,出现在中国民众日常生活中的不少物种,如巴西龟、福寿螺、小龙虾、水葫芦等都属外来物种。

4月18日,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展示截获的箭毒蛙之一——黄金箭毒蛙。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来源:新华网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室相关学者向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确定入侵中国的外来有害生物达到580余种,其中危害严重的达200多种。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入侵物种中,入侵中国的就有50余种。中国每年因此造成的生态和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据此前媒体报道,外来物种入侵对中国的生物多样性、农牧业生产和人民群众健康构成巨大威胁,甚至制约着中国的生态安全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外来生物入侵的现象日益增多,由此造成的生物安全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可以说,外来物种入侵已是舆论中的老话题,但是为何又屡禁不止?

新疆石河子大学农学院植保系主任赵思峰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认为,意识淡薄、盲目引种的人为因素是造成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的主因之一。

据悉,在中国,人为因素导致外来物种入侵的最典型的例子是水葫芦(凤眼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水葫芦被作为猪饲料引入中国,由于繁殖极快,水葫芦泛滥成灾,侵占了其他物种的生存空间。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博士张国良曾对媒体表示,仅水葫芦的人工打捞一项,每年要花掉1亿元费用,化学防除费用也达数千万元。有学者还称,绝大多数引种、繁育种子机构送检意识淡薄,这样有意或无意的给外来物种入侵提供了便利。

除了人为因素的盲目引入,边境、海关等监管不到位也是外来物种入侵的原因之一。“海关、口岸等第一道关口没把好,相对的监管不到位,很容易混进外来有害物种。”赵思峰说。

赵思峰介绍,1993年,马铃薯甲虫通过边境口岸从哈萨克斯坦传入新疆,此后遍及数十个县市区域,一亩地甚至可扫几十公斤的甲虫。

赵思峰说,如果这批马铃薯甲虫进入甘肃境内,对甘肃乃至内地马铃薯种植是毁灭性的。据已刊发文献数据显示,如果不进行合理防治,马铃薯甲虫危害严重者减产可达90%,甚至造成绝收。

此外,如今互联网时代,四通八达的直邮、快递成外来物种传播的新渠道。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室主任刘万学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目前通过网购、海淘等方式,网上直邮动植物及其相关产品已成为外来物种入侵的新渠道。

位于北京海淀区的老官园紫竹花鸟鱼虫市场。吴合琴 摄

另类的外来宠物“反客为主”

近年来,一些宠物爱好者为满足猎奇心,开始养小龙虾、蜥蜴、蜘蛛、蛇、恐龙鱼等等。不过,这些另类宠物中的一些不仅破坏生态平衡,更是威胁人身健康。但对这些危害,宠物主人们也大多闻所未闻。

4月21日,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海淀区的老官园紫竹花鸟鱼虫市场。蜘蛛、蜥蜴、巴西龟、六角恐龙鱼等物种应有尽有。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进一家宠物店铺,屋内摆满笼子,有荷兰猪、美国龙猫、仓鼠、魔王松鼠……店主介绍,荷兰猪40—60元/只;美国龙猫2500—3000元/只。当问及部分从国外运来的龙猫、荷兰猪是否经过检验检疫时,店主人摇头摆手说:“根本用不着,你放心养,什么问题也没有。”

“此前有做过检疫吗?”记者问店主。

“没有什么毛病也不需要做的,这又不像猫狗。”对方含糊其辞的回答。

记者从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这类在市场上售卖的外来物种有三种情况:一是直接进口;二是进口后繁育;三是在本地物种基础上繁育外来品种。但是,凡从国外进口的任何活体动物都需要检疫。

《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第十四条规定:输入动植物、动植物产品和其他检疫物,应当在进境口岸实施检疫。未经口岸动植物检疫机关同意,不得卸离运输工具。 输入动植物,需隔离检疫的,在口岸动植物检疫机关指定的隔离场所检疫。

住在北京海淀区的陆先生,早前在该花鸟鱼虫市场买了条美国加州蛇。当被问及是否做过检疫,陆先生直言不清楚,“也从来没考虑过”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张永振告诉中新网记者,对于外来物种,民众的猎奇心对自身的生命安全有潜在的危险性,很多野生动物尤其是从国外运来的物种,我们并不清楚它们到底是否携带病毒,这些潜在风险值得警惕。

有专家称,外来物种中的部分物种由于没有经历本地生态长期进化的过程,缺少天敌;加上繁殖能力旺盛,一度泛滥成灾,给后期治理带来极大困难。

在老官园紫竹花鸟鱼虫市场待售的荷兰猪。吴合琴 摄

如何从源头上抵御有害外来物种?

外来有害生物入侵引发的生物灾害和生物安全问题,已是一种全球性现象,不少国家每年因外来生物入侵造成的经济损失甚至高达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这还不包括无法计算的隐性损失。

早在2004年,中国就形成并通过《中国外来生物入侵预防与管理的国家发展策略行动框架报告》,确定未来10年的总体目标:“建立和完善国家外来入侵物种的数据库信息共享技术平台,构建主要外来入侵物种的预防预警技术与快速反应体系,构建定量风险评估的技术与方法,建立野外监测技术方法与系统,发展持续治理的技术与方法,使主要外来入侵生物的危害与蔓延得到有效遏制。”

刘万学表示,对于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的预防和治理,需要环保、林业、海关、口岸等多部门共同参与。目前,技术性检测手段需要改善,时效性也有待提高。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由于中国的外来物种防治涉及多个部门,在管理体系尚未理顺、发生交叉治理时,协调起来可能存在一些问题。因此,要以立法的方式,从源头上控制外来生物尤其是危险物种进入,御“敌”于国门之外。

有分析称,在中国现有法律法规中,尚没有一部从国家层面针对外来入侵物种的专项法规或条例,与生物入侵有关的只有相关检疫法,这些法律对防范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缺乏健全而有力的规定。而美国早在1996年就制定了《入侵物种法》,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都有此方面的专门立法。

除法律法规外,提高公众的防范意识也至关重要。刘万学说,当前很多人防范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的意识不够强,容易存在侥幸心理,如从国外旅游回国时随身携带少量鲜食水果、木制品等,而这些都是外来有害生物的藏匿之处,也容易逃避海关或机场的抽检。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