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首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宣布停运 将成行业风向标?
发布时间:2017-10-22 21:39:17来源:北京青年报进入电子报

乐电成为首家宣布停运的共享充电宝企业

乐电停运将成行业风向标?

尽管有多种理由证明共享充电宝很难成功,但是仍然有资本冲进市场,他们并不在乎这个项目是否能做成,而是将它披上共享外衣卖给下家变现,对于这些情况资本VC们未必不知道,只不过他们进场早,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棒,鼓一敲、花传出去了,那就算是完成任务。

资料图:5月9日,入驻昆明西山万达广场的共享充电宝。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马扎……今年一波又一波的共享热潮袭来,花样翻新令人目不暇接,但退场者很快出现。此前,已经有几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倒闭,近日,乐电成为首家宣布停运的共享充电宝企业,这似乎给虚火旺盛的共享经济市场泼了一盆冷水,但是在网上共享充电宝招募代理广告却是热火朝天。对此,互联网分析专家指出,尽管有多种理由证明共享充电宝很难成功,但是仍然有资本冲进市场,因为他们并不在乎这个项目是否能做成,而是将它披上共享外衣卖给下家变现。

调查

共享充电宝在市面上很难找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与五彩缤纷的共享单车矗立街头十分醒目有所不同,在市面上要想找到共享充电宝颇有些难度。北青报记者在崇文门商圈、王府井商圈走了一遍,均未发现共享充电宝的踪影,直到北青报记者专门上网搜到一款北京市场的共享充电宝App,并下载之后,在App的指引下才总算找到了共享充电宝。

站在东方新天地商场里,App上显示,离北青报记者最近的共享充电宝位于1.2公里之外的新东安市场五层美食广场的吉野家快餐店,但是到了吉野家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充电宝在哪里,追问到服务员才知道,共享充电宝机器就摆在收银台上,小机器里共有12块充电宝供人租用。只不过它完全被淹没在收银机、商家各种小广告牌之间,没有自身广告也没有使用说明书,颜色灰暗,尽管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但是消费者只顾抬头点餐,没人发觉有一个共享充电宝机器就在自己面前。在北青报记者观察的半个多小时里,没有看到有人前来租用或者归还共享充电宝。

虽然共享充电宝在线下乏人问津,少人使用,但是在网上却被包装成了一个能赚大钱的好项目。在网上输入“共享充电宝”关键词就会跳出四五个共享充电宝供应商的招募代理广告,广告词相当激动人心,号称“共享充电必是未来发展趋势”,将能打造共享充电的独角兽。

分析

共享充电宝一个项目要换几十个投资人

10月11日共享充电宝企业乐电官方微信宣布停止运营,创始人楼莹莹回应停运称使用频次低是主要原因,但退出不代表行业领域的失败。

不过互联网分析师葛甲指出,从需求上来看,共享充电宝与共享单车是没法比的。共享单车的确是个长需求,超短途出行,最后一公里。但是共享充电宝的需求相对比较弱。究竟弱在哪里呢?首先人们手里已经有很多自备充电宝了,放在包里,随时使用。其次,在公共场所有很多免费充电的方式,人们自己带着充电线,在咖啡馆、餐馆找到电源插座就可以充电,现在就连飞机上、火车上都已经配备UBS充电接口了。更重要的是,现如今手机电池技术越来越先进,续航能力也越来越强,这就让共享充电宝这个项目比较尴尬,用户需求不太足,场景不太够,而且随时面临被新技术取代的危险。

尽管有多种理由证明共享充电宝很难成功,但是仍然有资本冲进市场,他们并不在乎这个项目是否能做成,而是将它披上共享外衣卖给下家变现,于是一个共享充电宝项目就成了博傻游戏、击鼓传花,对于这些情况资本VC们未必不知道,只不过他们进场早,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棒,鼓一敲、花传出去了,那就算是完成任务。直到最后鼓停了,花落谁家,那就是谁倒霉。一个项目从天使轮到A轮、B轮、C轮、D轮下来,可能要换几十个投资人,先期进入的那批投资人肯定是最安全的。

观点

现在的共享经济大多是租赁经济

公开资料显示,共享经济的真正含义是,将冗余的资源、闲置的资源以C2C(个人对个人)的模式进行再利用。通俗一点讲就是,你有闲置的、不用的东西,我正好需要用,那我就支取一点费用使用你的东西。早期共享经济的实例据称是美国Airbnb民宿出租业务,房屋都属于个人的,不属于哪个机构的,分布在日本、美国、中国,使用他们的民宿,交纳一些费用,比住宾馆要便宜。

有观点认为,现在我国的共享经济大多都是租赁经济,比如企业购买了一批充电宝,放到咖啡馆、餐馆里面,供人租用,一元钱充一次,这个不叫共享经济,只能叫租赁经济。因为设备是公司集中购买的,放到公共场合供人租用。包括共享单车也属于租赁经济,因为自行车是由企业自己采购的,并非民间闲置资源互相租用。租赁经济在运营过程中需要有人员对设备进行维护、维修、更换,有大量的人力成本投入。而共享经济的本意是降低社会运营成本,当中不涉及那么多的事情,包括维护、维修、更新等,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企业都打着共享经济的名号,去做租赁经济的业务。

展望

共享经济未来会有变现途径

现在所谓的共享经济,比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前期投入非常大,然后1元钱1元钱地收费,目前押金也被银行管控了,那么大的用户平台如何变现?很多人认为共享经济的盈利模式很难看清。

对此葛甲认为,未来一定会有变现的途径。以共享单车为例,目前从其用户聚集速度、程度、市场份额等这些指标来推断,它未来一定是有机会变现的。虽然现在看来共享单车的确是亏的,一辆车造价几百元、上千元,还要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每天运营维护,成本很大,但是一辆单车投进去就可以吸引几十个用户,如果商业化以后,这些用户未来为平台实现的利润远远超过单车成本。按照人们对这个服务的喜爱程度,聚集用户的速度来看,是有变现的可能的,因此资本就愿意把钱投进去一赌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共享经济的目的就是培养用户习惯,建立商业模式。葛甲说,比如外卖平台卖盒饭,与路边卖盒饭的不一样。路边卖盒饭,给20元拿走,这个交易就算完成了,路边卖盒饭的小贩对消费者没有任何控制能力,你下一次买盒饭还不一定能遇到他。可是美团外卖App不同,消费者点了外卖,这就是一个消费入口,以后还得从这里进入点外卖,时间长了习惯越积越久,就离不开了。于是消费者、平台、商家三方形成稳定关系。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都是计划遵循着这样一个模式往下走。

“在解决技术问题、信用体系等痛点之后,共享经济的发展前景还是可以期待的。”葛甲说,比如共享汽车,未来三到五年有望成为更为宏大的项目,公众对汽车保有量需求会因此而降低,对道路、交通的需求也会降低。

对话

对话人:互联网分析师 葛甲

共享经济的最大痛点是如何建立信用体系

北青报:今年市场频刮共享之风,各种奇葩共享纷纷现身,比如共享马扎、共享卫生纸等,对此您怎么看?

葛甲:在我看来这些根本不是正经做事情的,纯属资本游戏,像汽车、自行车这类是可以共享的,但是像充电宝这类的共享合理性不足,再往下,什么雨伞、马扎就更别提了,这些所谓的“共享经济”都在榨取它的最大价值。

北青报:与租赁经济相比,共享经济的痛点在哪里?

葛甲:目前绝大多数的共享经济属于租赁经济,全世界都是这样。因为共享经济最大的问题是不好管理,出租和租用双方的信用体系没有建立起来,比如共享民宿,屋内设施损坏了怎么办?共享汽车出了交通事故怎么办?因此最好的形式还是B2C(企业对个人)。因为一涉及两边都是个人,就有很多麻烦。中国C2C平台也就是淘宝了,其他的都是B2C,因为没有一定的规范和管理,企业在中间承担一定责任,不做规范管理的话,市场就会乱,这也是真正共享经济最大的痛点。

北青报:既然租赁经济比共享经济要好,那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给自己披上共享经济外套呢?

葛甲:时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共享经济也是人们一种理想的生活状态。比如你有一辆汽车,中午12点以后就处于闲置状态,这时候有一个想要租你的车,支付一定费用,还能保证车能完好无损地回来,在这种前提下,大家应该都愿意把车共享出去。但问题是,我这辆汽车就是闲置也不愿意租给别人,因为从信用上、技术上无法保证车辆安全,这是阻碍大家不愿意把车借出去的主要原因,但是将来如果能从技术手段上解决,不会出现大家担心的问题,那么真正的共享经济就出现了。私家车大多数时间处于闲置状态,如果能有效地把这部分时间运用起来,实现共享,那么这个社会运营成本会大大降低。本组文/本报记者 赵新培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