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科教新闻

8000辆“小黄车”风行武汉5高校 5毛钱1小时(图)

发布时间:2016-10-23 09:48:41来源:SRC-6806

  教学楼前停着一排排“小黄车”。记者喻莉 摄

  记者喻莉 实习生刘思涵

  今年,北京、上海陆续出现随借随走模式的自行车。近日,不少大学生、市民向武汉晨报新闻热线85777777爆料,武汉多所高校也出现了类似模式的共享经济单车,用户只需要通过APP或微信开锁,就能在学校里随用随还。

  连日来,记者探访多所武汉高校,发现这种统一为黄色的随借随走自行车已成了大学生的代步工具。可惜由于车辆只能在校园骑,很多学生觉得太局限。对此,“ofo共享单车”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会加大覆盖范围,他们已有进入武汉城市的计划。

  高校投8000辆“小黄车” 有些是“僵尸车”再利用

  今年5月,湖北大学、武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华中农业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5校,先后引入了ofobicycle共享单车平台(简称“ofo平台”),为学生解决了出行最后一公里路。“小黄车”到来后,悄悄改变大学生们的出行方式。

  “ofo平台”创造人之一张巳丁说,每年约有三分之一的毕业生会把自行车留在校园里,他们瞄准的就是校内的这些闲置自行车。

  今年,武汉5所高校首批投放的2400辆“小黄车”,其中2000辆是投放的新车,400辆来自学生们的闲置自行车。目前,武汉高校里的“小黄车”已扩增到8000辆,其中800辆是“僵尸车”或用户捐赠的。

  使用:租借“小黄车”5角一次 仅限校内使用

  前天中午,记者来到湖北大学,在校园里随处可见学生们骑着小黄车,图书馆、教学楼、寝室等门前都停着一排排同学们使用后的小黄车。

  在4号教学楼的门前,记者找到了一辆“小黄车”,其车尾上写着“共享单车严禁出校”。记者扫描了车上的二维码,打算注册借用,但随后发现,注册时需填写学生或教工的学生号或编码,由于没有号码,注册没成功。随后,记者请湖大大四的刘同学,帮忙借用了一辆“小黄车”。

  记者看到,想要借用“小黄车”,用户首先需要微信扫描“小黄车”车身上的二维码,关注“ofo共享单车”的微信公众号后,在公众号里选择“点我用车”,就会登录页面。登录后,需要进行实名制身份验证,用户需输入学校、学号及上传相关证件的照片,在后台工作人员实名验证后,就可以输入车牌号。点击“马上用车”,获取密码,就可借用。其收费是学校师生0.5元/小时;社会用户1元/小时。当天,刘同学借用了“小黄车”10分钟,用了优惠券后收费0.40元。

  刘同学说,虽然收费上写着0.5元/小时,时间不满1小时,还是会按1小时收费。如果用户骑了5分钟,将车辆停在校园内,随后这辆车刚巧被别人借用,用户再骑用其他“小黄车”,虽然总时长不超过1小时,但收费会按2个0.5元收取。“小黄车”收费主要是一车制,并不能混用计时。

  “还可以领养和共享自行车。”刘同学说,“小黄车”有领养计划,即350元可以获得共享单车一年免费使用权,其间无需再付任何费用,且无时间、地点及次数限制,到期后自动退款。如果车主同意将自己的自行车加入小黄车队伍,也可以拥有ofo共享单车的永久使用权。

  同学们:骑“小黄车”出行方便 但时有受损

  昨天,记者在湖北大学校园里随机采访了10位使用过“小黄车”的大学生,大家都觉得“小黄车”给他们出行带来了方便,但也有些细节还需要改进。

  新闻学的大三学生小张说:“小黄车收费不高,免去了学生购买自行车的费用,而且不用承担丢车的风险,节约了大家的时间和金钱。”

  化学系的小罗说,有了小黄车后在学校出行方便多了,但有些细节还需改进。他骑车时曾碰到有车辆踏板或车头歪了,骑车时很不顺畅。

  材料学院高分子系的小董说:“走到哪都能借车还车,不用到处找停车桩,这种分享的模式值得称赞,但是车辆只能在学校骑,太受局限了。”

  采访中,同学们也表示,曾看到有个别同学使用时不爱惜,导致有少数“小黄车”损坏以及非法占用车辆等情况发生,希望大家能爱护车辆。

  运营方:会定期保养维修小黄车

  “ofo共享单车”的品牌公关总监李泽堃说,目前武汉“小黄车”主要都是运营团队在维护和管理,当车辆比较分散时,需要运营团队去将它规范和聚集。目前“小黄车”也出现了一些损耗问题,运营管理团队会定期地进行保养和维修。他们也遇到了一些恶意破坏、丢失和私自占有车辆的情况,但都是极个别现象。他呼吁大家,遵守使用规则,爱护“小黄车”。

  对于收费的调整,李泽堃解释,小黄车之前是按1分钱/分钟、4分钱/公里、加密度的混合动态计价法收费,比较复杂,定位如果有一点差别,计价就会有偏差。出于公正原理,现在按0.5元/小时收费,使它变得更加鲜明、直接、简单。他说,虽然收费方式发生了改变,但依然会通过优惠,让用户维持在一单几毛钱,跟过去的价格没有太大差别。

  李泽堃透露,目前,他们在北京和上海已经开始介入城市中,满足人们从地铁站、公交车站到公司,以及其他点对点的短程出行要求。未来在武汉,他们也有类似的拓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