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这个中国自媒体人给彭斯副总统写了一封公开信!

发布时间:2018-10-11 17:00:10来源:国际在线

尊敬的彭斯副总统先生:

说来惭愧,写信真不是我的长项。

但您有关中国的演讲发表后,很多朋友在后台留言,询问:老牛可曾为此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我说:没有。

他们就正告我:老牛还是写一点罢,虽然彭斯先生肯定也不会看你的文章。他正常学者的理性文章,应该是都不看的,不然,他也不会说那些有关中国的外行话了。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您的演讲已近一个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那我就代表自己写吧,不代表任何其他人。

(一)

怎么说您净说外行话呢?

用一位朋友的话说:听了特朗普在联大的演讲,全世界都笑了;听了彭斯您关于中国的演讲,中国人都笑了。

因为您的有些说法,太魔幻了一点。

就举几个小例子吧。

没记错的话,您在演讲中,说了这么几句话:

 

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

在过去17年,中国的GDP增长九倍,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就像特朗普总统本周说的,我们在过去 25 年重建了中国。

 

哦,是美国重建了中国!

您的意思,应该也是很明确的:没有你们美国,就不会有我们中国的今天;因此,中国必须感恩戴德,必须听从美国的号令。

哎呀呀,彭斯先生,话可不能这么说。

第一,这种话背后,我总感觉到,是一种傲慢,是一种施舍的心态,是中国人听了,都会很不舒服。

第二,中国能有今天,最主要的,肯定是我们中国人的勤奋和打拼。在这个世界,有几个比中国人更勤劳的民族吗?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天上不会掉馅饼,怎么可能是美国重建了中国呢?

政治家吹吹牛是常事,但吹到中国头上,这个牛皮就吹得真有点大了。

记得2009年,也就是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时代》周刊评选年度风云人物,伯南克排第一,第二就是中国工人。

为什么中国工人这么靠前呢?

《时代》周刊当时这样写的:世界经济正风雨飘摇,中国仍旧保持了经济快速增长,帮助世界走向了经济复苏,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

当时我还在华盛顿工作,记得不少美国官员的口头禅,就是中美“风雨同舟”。没有中国人的贡献,就可以说,没有美国经济的今天。

但如果中国人也吹牛,是中国帮助重建了美国,美国你必须感恩戴德。彭斯先生,您能接受吗?

(二)

吹牛,还是小事;但另外一件事,就是逻辑错误,让人看笑话了。

在这次演讲中,您还这样说:

 

中国的军费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总和,北京将在陆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国军 力作为首要任务。

 

反正,在您看来,中国军费多就是坏事,所以,您还举了一个最新的例子:

 

中国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为,一艘中国军舰逼近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的美国“迪凯特号”军舰,两舰相距仅有不到 45 码,迫使我方军舰迅速采取避撞动作。

 

于是您发誓:

 

尽管受到这样鲁莽的骚扰,美国海军将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在 我们国家利益的要求下,继续飞行、航行和运作。我们不会被吓倒;我们不会退缩。

 

下面还有掌声。

看上去好像真是中国在欺负美国,而且,美国快被欺负得不要不要的了。所以,您发誓,我们不会被 吓倒,我们不会退缩。

且不说欺负,一般都是到人家家门口,哪有中国在家门口欺负美国的;更有意思的,是您接下里的演讲,一得意就露了馅,您这样说:

 

我们正在使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更为强大。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签署法律,让我们的国防经费有了罗纳德·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增长,拨款 7160 亿美元,以加强美军在各个领域的实力。

我们正在把我们的核武库现代化。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先进战斗机和轰炸 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对我们武装部队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

 

一方面,您指责中国军费太高,高到是亚洲其他国家军费的总和;另一方面,您又吹嘘美国军费达到了史上最高,还在不断部署新式武器。

但别忘了,美国的军费比其他所有大国的总和还要多,中国充其量最多也就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

彭斯先生,您的逻辑呢?

您看看,您是否真说漏嘴了。

(三)

很多朋友很好奇,问我:彭斯为什么要发表这个演讲?

按他们的理解,副总统没啥实权,您也不主管中美关系,特朗普应该也不放心让您插手中美谈判。

但您说得比谁都狠,甚至说得比特朗普还要特朗普。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总是隐隐觉得,这件事很不简单。

不少朋友说,他们想起了《纽约时报》上的那封匿名信。

在那封名为“我是特朗普政府内部抵抗势力的一份子”的信中,这位匿名美国高级官员,痛骂特朗普没有底线,到处乱搞,他说他们忍辱负重地潜伏在白宫,就是要暗中抵抗特朗普。

这封信一出来,美国社会都炸了锅,据说特朗普“火山爆发”,取消了很多会议,发誓一定要追查出内鬼。

你们美国高官,从国务卿到财长,从防长到顾问,挨个表了态:不是我干的。

那这个内鬼,究竟是谁呢?

有个程序员说,他将这封信与每个内阁成员的文风,进行了仔细对比,最后发现,关联系数最高的一个人,居然是……

按照他的说法,这个人,居然就是副总统彭斯您!

因为在这封匿名信中,出现了“北极星”(lodestar)这个不常用的英文单词。所有高级官员中,只有副总统您,曾多次用过这个词。

当然,我知道,您最后也辟谣了,以您办公室的名义,发了一个声明:

 

副总统写的文章都会署名,《纽约时报》应该感到羞愧,撰写这篇缪误、不合逻辑和无胆量文章的人也应感到羞耻。我们的办公室远在这种业余手法之上。

 

一句话:不是我们干的,我们要干,就肯定干得更专业。

您又吹嘘一下,您的逻辑挺高的。唉,又说这个逻辑……

就不知道,特朗普总统信不信了。

但我看到,有美国媒体报道,您辟谣后不久,在一次公开活动拍合影时,特朗普居然“忘了”在身边给您留地方,弄成了总统和大家合影,您一个人尴尬地站在前面……

于是,有朋友分析,为了撇清关系,为了显示您和总统同一立场,甚至为了显得您比总统更激进,索性,您豁出去了,对中国各种抹黑,将中国当成了您宣誓效忠的投名状。

反正这也都是特朗普想的,那我就帮他开骂吧。

彭斯先生,您葫芦里卖的是不是这个药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您一方面在心里痛骂特朗普总统是白痴,另一方面又公开痛骂中国向特朗普表忠心,演技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但如果真是这样,不作兴的。

最后,我还是改鲁迅先生的这几句话,作为结尾吧: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你们美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有些脸面人物竟会这样地不讲理,一是有些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现在的白宫,真是比纸牌屋还纸牌屋。

苟活者在抹黑的纰漏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彭斯先生,您说是不是呢?

此致

敬礼!

牛弹琴

来源:牛弹琴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