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清如边疆泉水 纯如山间空气——记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
发布时间:2015-11-03 21:09:03来源:J--中国青年报进入电子报

这是一段陡峭的山路,通往中越边境507号界碑。狭窄的小道上布满青苔、枯枝败叶和松动的石块,下雨天还经常有山石滚落。

清晨的雾气刚散,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的巡逻车就开到了山脚下,高个子连长杨家英带领9名战士踏上这段险路。十连的防区内有17.1公里边防线,矗立着18块界碑,多年来,官兵们用脚踩出了100多公里像这样的巡边小路。

虽然山高路险,但从没有人嫌累嫌远。一名入伍不满一年的战士说:“我们的国家无比辽阔,但在边防军人眼里,却是以寸为单位来计算的。”

从“小鲜肉”到硬汉的蜕变

队伍将要上山时,杨家英突然接到报告,一名可疑人员正向他们的位置接近。他立即命令一队战士隐蔽至路边高地,另一队迅速在公路上展开。

刚刚布置完毕,一名身着黑色便装、背着双肩包的男子就出现在公路上。见到全副武装的军人时,他不自然地垂下双眼,迟疑着走向盘查点。

当战士提出检查背包时,他突然将包砸向盘查人员,掉头向后猛跑,并掏出一把匕首。几名战士见状立即冲了上去和这名挥舞着凶器的男子搏斗,两三个回合就下了他的匕首。

战斗以可疑男子被控制宣告结束。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人有些意外:一名战士解开绑在“歹徒”手上的绳子,并招呼他一起归队。原来,这是一场模拟抓捕不法分子的训练。杨家英介绍说,像这样的专业课目训练,连队每次巡逻至少要完成两项。

扮演“歹徒”的战士叫陈定徽,黝黑的脸上棱角分明,是连队有名的硬汉,但3年前刚入伍时,他还是一个白白嫩嫩、爱抹护肤品的“小鲜肉”。这次巡逻他走在队伍前列,轻松地爬过了一段上坡路。

在17.1公里的边防线上,时常有走私、贩毒、非法越境的不法分子出没,他们最害怕的就是遇到十连的官兵。

巡逻的队伍中还有一位特殊的战士——军犬“野狼”。“野狼”是一条训练有素的昆明犬,曾在抓捕行动中揪出藏在灌木丛中的走私人员。这些人以为只要躲进树林就难觅踪影,却难逃“野狼”的鼻子。

陈定徽记得,2013年3月的一个午夜,连队哨兵发现对面山间出现数个时断时续的光点,那里正是国境线附近。时任连长唐俸判断,光点可能来自偷渡入境人员,他一边请示营里一边集合一个排的战士潜伏到对方必经的山腰中。

光点越来越近,他们甚至听到了对方的脚步声。“出击!”唐俸一声令下,战士们迅速冲向嫌疑人员。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有的嫌疑人吓得站在原地,有的钻进荆棘丛,还有的跳进沟里,但最终没有一个人从战士手里逃脱。

战斗仅持续了10多分钟,7名嫌疑人悉数落网。后经边防派出所调查,这群人正是准备偷渡的不法分子,其中包括一名多次作案、被公安机关盯了很久的“蛇头”。

除了对付危害边境安全的人员,连队官兵还要应对大自然的“威胁”。走在树林里,战士们不仅要忍受蚊虫叮咬,还要防范可能出现的滑坡和滚石。“最可怕的是遇上毒蛇,”军犬员陈金好说,“眼镜蛇、竹叶青,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今年4月的一次巡逻,陈金好带着军犬“野狼”走在最前面。“走着走着,‘野狼’突然狂叫起来,还猛扯我手里的绳子。”陈金好知道有情况,赶紧收回迈出去的脚,眼前一幕让他至今想起仍有些后怕:“一条眼镜蛇就在10公分开外朝我吐信子!”

金钱撬不开国门一条缝

巡逻队伍沿着小路走向人迹罕至的森林,战士们脸上布满汗珠,胶鞋踩在碎石上吱吱作响,尖利的石块“硌得脚生疼”。

小路两边遍布着高大粗壮的野生树木,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的树种。这些极具市场价值的树木引来众多盗伐者,他们也成为十连重点打击的对象。

2014年9月中旬,杨家英带队巡逻时曾遭遇盗伐者。在边境线附近的一座高山上,10多名工人带着电锯沿山脚向山顶作业,已伐倒了20多棵树。杨家英立即上前制止,却被一个中年胖男人拉到一边。

“兄弟,行个方便,”这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沓现金,“以后多合作,少不了你的好处。”

“谁要你的好处!”杨家英厉声打断他,“这是非法采伐,要是雨季山体滑坡,山脊向内位移,国土面积变小了,你们谁负得起这个责任?”他迅速向相关部门报告,将这些盗伐者移交给驻地森林公安进行处罚。

十连指导员李风雷说,除了巡逻时遭遇金钱行贿,连队平时也经常遇到企图用金钱开道的人。

2014年春节,驻地一个姓何的老板来连队搞共建,坐下不久就提出连队能不能把后山阵地旁的一处废弃营房租给他办公,“只要拉根电线,每月租金1万元”。

李风雷觉得蹊跷,就询问房子用途。姓何的老板支支吾吾:“我是做边贸生意的,想在这里摆张牌桌,和生意场上的朋友打打牌。”说完又补充道:“除了给连队1万元租金,我每月再给你3000元好处费,怎么样?”

李风雷立刻明白了,原来是想借部队的避风港开边境赌场!李指导员当即把这个老板和他带来的慰问品请出了连队,并向驻地派出所提供了相关信息。后据反馈,这个所谓的何老板在云南边境开设的地下赌场刚被捣毁,又想到广西重操旧业,没想到在十连碰了一鼻子灰。

戍边几十年,连队协助地方执法部门查获走私案件26起,截堵盗伐分子25次,抵制金钱诱惑百余次,无一人触碰红线,驻地群众对十连的作风有口皆碑:“金钱撬不开国门一条缝!”

在连队内部,公平公正的良好作风也深入人心。“对连队敏感事务,与其握着拳头让官兵猜,不如摊开手掌让官兵看。”李风雷说,选取士官、选拔骨干、入党考学等涉及战士切身利益的事,十连一律做到公开透明。“打招呼、递条子都不管用,每一个当选的战士都敢拍着胸脯说,‘我是公选出来的’。”

2014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接见十连主官时,对连队“清如边疆泉水,纯如山间空气”的内部环境给予高度赞扬。

绝不允许火箭弹再打到连队

经过近1个小时的跋涉,巡逻队伍逐渐接近了507号界碑。

这是一块由实心花岗岩雕刻而成的界碑,矗立在海拔1185.22米的高山上。面向我方的一面刻有“中国”“507” 和“2001”的红色字样,表示根据2001年中越陆地勘界协议在这里竖立。

陈定徽回忆说,自己第一次看到界碑时“头发都快竖起来了”,“神圣、敬畏,像升国旗时的感觉。”据他介绍,许多新战士甚至会激动地亲吻碑石,因为“界碑能让抽象的国家概念一下子具体起来”。

连长杨家英拿起北斗手持机命令观察搜索组对界碑周围实施搜索,自己则带领指挥组查看界碑有无损坏,位置有无移动,并拍照为证。确定无异常情况后,他开始从上到下擦拭界碑,连刻字的凹槽都细细捋一遍。如果发现红字褪色,他还会用带来的毛笔和颜料一点点描红,直至颜色鲜艳饱满。

随后,一面五星红旗在界碑前展开,杨家英带领战士举起右手宣誓:“我宣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听从指挥,在任何情况下,不丢掉祖国一寸土地……”

为了恪守这份誓言,十连官兵的战备意识从没有松懈过。一名士兵说:“工事不是虚构的,训练不是模拟的,对手不是假想的——因为这里是前线。”

1984年2月20日,对面的敌人曾乘着夜色渗透到连队前沿,发射了3枚火箭弹。一枚在厕所边爆炸,另外两枚被连队门口的一丛凤尾竹夹住尾翼,避免了一次重大伤亡。如今,两枚火箭弹仍卡在竹林中,就像一部无声的教科书。

“绝不允许火箭弹再打到连队!”这是十连多年来传承的一句誓言,也成为激励战士们刻苦训练的动力。

杨家英说,在练兵方面,十连从没有打过任何折扣。5公里武装越野时,战士的水壶漏了就装满沙子增加重量;练习刺杀操、捕俘刀课目时,全部使用真刀实枪以最大程度贴近实战;夜间射击时,照明的白炽灯比规定瓦数多5瓦也要按标准条件重新考核……

在艰苦而严苛的军事训练中,十连的战士们日复一日地坚守着祖国边关,也坚守着自己的誓言。在一场露天的联欢晚会上,一首歌曲唱出了大家的心声:“我守到月亮圆了,星星笑了,沙都平息了……我守到枪都捂热了,花还开着。”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