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刘汉刘维特大涉黑集团受审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从依法办理刘汉刘维涉黑案看湖北政法机关战斗力
发布时间:2014-08-08 07:37:53来源:荆楚网进入电子报

决战黑恶 不胜不休

  图为:昨日,刘汉在接受宣判。(本报报道组 摄)

  图为:昨日,刘维在接受宣判。(本报报道组 摄)

  湖北日报讯报道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法槌声声,正义昭彰。

  7日上午9时,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案二审公开宣判:刘汉、刘维等罪犯受到法律严惩。

  这一刻,距离2013年4月16日公安部指定此案由湖北管辖之时,历时479天。

  决战黑恶,不胜不休。

  479天夜以继日,479天奋勇担当,湖北政法机关办案人员忠于使命、克难攻坚,书写人民至上的法治新篇,打响法律至上的正义之战,展示了依法办理急难险重案件的战斗力!

  忠于使命,忠于法律

  2009年1月10日下午3点,广汉市中心的鸭子河堤,露天茶铺突发枪响,3人被射杀身亡,2名无辜群众被流弹击伤。

  光天化日下的惨剧在四川省内外掀起轩然大波。公安部成立专门工作组,将包括此案在内的系列案件列为“1·10”专案,跟踪侦查。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浮出水面——

  该组织以黑护商,以商养黑,建立“打手队伍”,用“血路”开“财路”,聚敛钱财近400亿元,横行不法近20年,残害多条人命。

  作为建国以来我国公开审理的最大黑案,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部署的全国打黑除恶第一案,中央把这样的大案交给湖北办理,充分体现了对湖北的政治信任、能力信任,也是对湖北政法队伍的大考验、大洗礼、大练兵。

  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是无比光荣的使命!

  湖北省委、省委政法委落实中央要求自觉而坚定,集中精兵强将攻大案。省委、省委政法委领导提出“必胜、全胜、完胜”目标要求,深入调研指导,完善各项措施,确保把“1·10”专案办成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铁案。

  不除黑恶,不下战场!

  刘汉、刘维黑社会性质组织作恶多端、为害一方的犯罪事实激起办案人员铲除黑恶的强烈使命感、责任感。

  接案后,全体办案人员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和能力自信,以顽强的作风和必胜意志,勇敢担当,忠于使命——

  打响披荆斩棘的侦破战:200多个日日夜夜,200多名民警通力协作,跨越大半个中国,询问600余人,获取证言1000余份,调取相关资料1万余份,成功抓获7名重要逃犯,侦破案件107起。

  打响环环相扣的起诉战:庭上有力指控,庭下与时间赛跑。1000余条补充侦查意见、46次修改的起诉书、400余万字阅卷笔录、2850余页庭审预案的背后,是44名办案人员150多个昼夜“白加黑、五加二”埋头伏案的工作。

  打响克难制胜的审判战:7案一审前后历时17天,5案二审(其中两案依法公开开庭审理,3案书面审理)前后历时6天,每一天都是控辩激烈,每一天都是难中求进。在刘汉案质证关键环节,被告极力抵赖,法庭审时度势,新增证人出庭,锁定罪恶。

  一场场战役中,全体办案人员高举法治大旗,坚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将对法律的忠诚体现在侦破、起诉、审判每个环节——

  办案民警辗转各地,千里追捕,艰难取证。为确保证据无瑕疵,公安机关抽调4名业务骨干,与办案专班平行独立工作,审视办案细节,理清证据缺陷。面对面贴身“挑刺”,民警们迎难而上,自加压力,做到“案不漏人,人不漏罪,罪不漏证”。

  检察机关依法监督,对公安机关报捕案件不予批准逮捕6人,不予受理8人,在审查起诉环节,对不构成犯罪的依法不予认定。在法律适用上,从共罪到个罪,从重罪到轻罪,逐一反复研究论证,确保不枉不纵、不偏不倚。

  7案一审时,根据控辩双方申请和具体案情,刘汉、刘维两案各增加3名证人出庭,应辩护人要求,先后3次展示涉黑枪弹,交由被告人辨认;二审时,刘汉案增加4名新证人,刘维案增加1名新证人。

  “事实清楚,量刑准确,罚当其罪。”二审宣判后,旁听群众代表评价:对庭审中体现出的司法文明、公开公正印象深刻。

  关注此案的众多司法界人士普遍认为,全案办理实现了“不留遗憾、不留隐患、不留后遗症”和法律效果、政治效果、社会效果的高度统一。

  英勇善战,百折不挠

  涉案对象多、涉及罪名重、时间跨度大、涉及地域广。

  对于湖北警方来说,“1·10”专案是从未经历的大案、要案、难案。

  “很多人当了一辈子警察,也未必能经历这样的案件。”省刑侦专家、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肖传家认为,1000余册、20多万页的卷宗,记录着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的累累罪行,更反映出专案组民警英勇善战、百折不挠的硬作风、硬能力。

  取证过程中,面对“谈刘色变”的受害群众,专案民警用法律、用真情打消村民顾虑,用智慧、用毅力“大海捞针”。为查缺补漏,百余民警辗转各地、风餐露宿,有时三天三夜都吃住在车上。

  取证不易,追逃更难。

  绰号“红娃子”的肖永红,随身携带5部手机,打一个扔一个。“打手”缪军几乎不和任何人联系,行踪诡秘。“肖永红有钱,过惯了好日子,不会轻易离开熟悉的地方;缪军极其谨慎,唯一可能联系的就是妻子。”专班民警细致研判,布控蹲守。在德阳,蹲守点是一处毛坯房,民警买了一张小桌子,几个凳子,几把电扇,开始工作。在近40℃的高温下,为降温,民警只好身穿裤衩,头顶湿毛巾。

  不抓住逃犯,不下火线!经过艰苦而漫长的蹲守、追踪、民警们终于摸到一条条“狐狸尾巴”,19名逃犯相继落网。

  预审,斗智斗勇,考验着预审专家的勇气与智慧。

  “刚到咸宁的一段时间,刘汉非常狂妄,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专案组民警介绍,第一次审讯时,刘汉对他们说,“我的案子不是你们的事,你们湖北办不了我这个案子。”

  为了彻底打掉刘汉的嚣张气焰,预审专家对刘汉直言:你很有钱,但你积累财富的过程,充满了违法犯罪;你做大了企业,但你不像马云那样的企业家,对经济发展、老百姓生活有巨大的贡献;你有政治光环,但豪赌、奢靡,动手打人,甚至授意杀人,人格根本谈不上高尚。

  从正式交锋开始,刘汉一步步往后退,由狂妄、进攻,到沮丧、退守,想方设法应对。

  审讯刘维,同样不容易。

  虽然是亲兄弟,刘维与刘汉在性格和行为方式上有很大的差别。“刘维从不狂妄,甚至比较低调,但他黑道朋友多,证据点多。”预审专家吴俊说,最开始与刘维沟通时要容易得多,我们问他问题,他都会回答。不过,他很狡猾,问题回答了,但往往答非所问。他特别善于混淆概念,比如你说他是哥佬倌,他说四川那边谁都是哥佬倌。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死咬着不放,对每句证言进行严格的审查,把他逼到“墙角”,让他没有退路。

  刘维和刘汉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缺乏法律观念,奉行丛林法则,成功、赢了就行,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审讯中,通过亲情感化和说服教育,用法律思维影响他,带着他认识法律,带着他进行反思,达到了较好的效果。”吴俊表示。

  后期,刘维告诉专案组民警,“我没什么说的了,这个案子你判我死刑我也认了。”

  经过7个多月的艰苦侦查、取证、审讯,“1·10”专案犯罪事实全部查清后,打黑专家李仁喜感慨,工作中有“三个对不起”:为办案争执和动怒,对不起战友;一办案就没日没夜,几个月都回不了家,对不起家人;长期吃泡面盒饭,连续熬夜作战,也对不起自己的身体。

  在侦破“1·10专案”过程中,湖北警方专案组英勇善战,百折不挠,体现了高超的侦破、预审能力和敢打能赢的顽强作风。

  攻坚克难,锁定罪恶

  3月10日至11日,咸宁中院召开刘汉案、刘维案庭审第一次庭前会议,22名来自京、粤、川、鄂等地的律师和出庭公诉人,按时参加。会上,刘汉案一审的审判长绳万勋列举了20多种可能意外中断庭审的情况,进行集体讨论。“会议组织得很好,特别是对细节的把握,为法庭审理厘清思路、突出重点作了准备,减少了诉讼成本,且让当事人的诉权得到了保障。怪不得把这么大的案件交给咸宁中院办!”会后,刘维的辩护人蔡华、常铮感慨。

  咸宁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刘太平介绍,案件一审,咸宁中院先后召开12次庭前会议。合议庭还多次召开专题研讨会集体会商、解剖麻雀,对疑难问题深入分析,不断完善应对预案,预判清除庭审障碍。

  政法机关各司其责,严格依法办理,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体现了高超的司法水准。

  刘汉是最大哥佬倌

  “刘汉是我们那里最大的哥佬倌,也是最大的老总,他还有几个兄弟,他说话最算数;孙某某是他的手下,我和唐先兵、刘岗、李波是缪军的小弟,听他的安排。”被告人车大勇供述。“刘汉是刘勇(即刘维)的哥,他们兄弟虽说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我看得出来,虽然刘勇是大哥佬倌,但他在刘汉面前是非常听话的。”被告人仇德峰供述。

  这两份供述,出现在刘汉等10人案庭审中。一审公诉人一起出示的,还有100多份证据,证明刘汉等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者领导者明确,骨干成员固定,分工明确,且有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

  完整的证据链条,得益于检察机关的提前介入,引导侦查,严把案件“入口关”。

  2013年4月中旬,湖北公安机关受命侦办案件之初,咸宁市检察机关就派出3名检察官依法介入,加强证据收集及固定工作。同时,检方先后5次进京、2次赴川,审阅全案犯罪嫌疑人笔录2000余万字,提出补充侦查意见1000余条,协助公安机关补强了刘汉、刘维等36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的主要证据。

  另案被告人孙某某出庭

  “请法警带证人、另案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到庭。”4月12日8时36分,咸宁中院审判庭,审判长话音刚落,一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由法警推入法庭。他面色蜡黄、不住咳嗽,看起来十分虚弱。

  公诉人:你是否参与了王永成被枪杀案件?

  孙:参加了。

  公诉人:你知不知道具体是谁枪杀了王永成?

  孙:唐先兵。

  公诉人:是谁安排实施这起枪杀案?

  孙:是缪军还有我哥哥孙华君。

  公诉人:他们两个是谁安排的?

  孙:是我安排的。

  公诉人:有没有人安排你去做这个事?

  孙:有。

  公诉人:谁?

  孙:刘汉。

  公诉人:作案杀人的枪支是从哪里来的?

  孙:枪支是从刘勇(刘维)那借的。

  公诉人:你当时在公安的时候,并没有说刘汉涉及这个案件,为什么到后来供述的时候说是刘汉指使你的?

  孙:我害怕我说了以后(被)报复。到了最后,看司法机关是动真格的,就是牺牲了我自己,我也保护不了他,所以我选择说出真相。

  经过激烈对质和控辩交锋,刘汉指使枪杀王永成案的证据链条得以完整链接,锁定了这起杀人案中刘汉主谋、首犯地位;进一步指证了刘汉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

  此前,经法庭查明,孙某某身患疾病正住院治疗,不便出庭。但刘汉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孙某某必须出庭。公诉人也认为,如果孙某某能出庭,将有利于查明事实。

  为了确保把案件办成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铁案,“1·10”专案组克服重重困难,使另案羁押在京的孙某某出庭。

  “那个时间我记错了”

  7月16日下午,刘汉等人上诉案庭审现场,法庭就一审判决认定的故意杀害王永成的事实进行举证、质证。

  检察员:“上诉人刘汉,你说王永成被杀前后,你有不在场的证明,能否向法庭说下经过?”

  刘汉当即否认:“那个时间我记错了。”

  一句轻描淡写的否认背后,是检察员忠诚履职、锁定罪恶的艰辛付出。

  7月9日,离二审开庭5日前,在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组织下,检方、辩方相互交换证人出庭名单。在辩方提交的名单里,新增证人杨某某、江某某、陆某某,名单后面标注:证明王永成被杀前后,刘汉不在成都。检方迅速提审刘汉。刘汉辩称,此期间,他带着前妻杨雪在昆明度假,并去北京见江某某,昆明见陆某某,不在成都。

  检方迅速联系专案民警,连夜赶赴宜昌、赤壁、重庆、成都,联系证人,对事件进行核实调查。“事实再次证明刘汉擅长移花接木,这个行程确实有,但他把时间提前了半年。”检察员朱琳说。

  7月11日,二审第二次庭前会议上,检方将6份证人证言提交法院,辩方无言以对,取消证人杨某某、江某某、陆某某出庭的申请。

  一堂堂生动的法制课

  法庭上,所有被告人不剃光头、不穿囚服、不戴手铐。刘汉有痔疮,法庭给他备上软垫;他看不清出示的证据,就拿给他看;他要笔给笔,要纸给纸,要水给水。仅二审庭审中,刘汉自辩时长超过7小时。“进来以后,通过学习,我觉得以前对法律的知识并不了解,实际上可以说是个法盲。我对各位表示歉意,对不起大家。”“感谢党和政府给了我在法庭上能够说话、能够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刘汉在一、二审最后陈述时表示。

  一位资深审判专家评价:“庭审刚柔并济、张弛有度;检察员义正辞严、理直气壮。此案的二审,进一步展示中国司法的依法、公正、文明、严肃的特征;进一步展示了湖北政法干警的精神风貌;进一步展示中央、湖北省委依法治国、治省的坚强决心。”

  刘汉案二审庭审现场,检察员运用法律条文和有关司法解释驳斥辩方,以法论理,准确精彩。检察员杨思哲说:“案件错综复杂,法律适用问题前所未有,考验着一审二审公诉人、检察员运用法律的能力。检察机关把专案组人员送出去培训,把专家请进来,逼着每位成员吃透黑罪相关的法理法规、司法解释。通过这次实践大练兵,自己的政治意识、业务素质有了大提升。”

  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并重,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统一,罚当其罪,伸张正义。“1·10”专案从一审到二审,公检法司各司其责,公开公正,为司法界创造了涉黑案件办理的新经验,为旁听人员、被告人及其家属上了一堂堂生动的法制课。

  有关方面高度评价,“湖北政法机关依法办理刘汉刘维等人案,依法平和,公平高效,安全顺利,为全国政法战线办理同类案件提供了范例。”

  披坚执锐,不胜不休

  2013年11月25日,此案移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移送的案卷材料多达1200多卷,涉及刘汉的案卷就达860多卷,每卷都是3厘米左右厚厚一本,几乎堆满了一间屋子。“这是我从事公诉工作25年来,见过的案卷数量最多的一个案件。”看着满屋的卷宗材料,主诉刘汉等10人案的公诉人陈利感慨。

  为了从浩如烟海的案卷材料中捋清每一笔犯罪事实,检察机关对44名办案人员封闭式管理,开启了长达150余个昼夜的“白加黑、五加二”超常规办案模式。

  二审开庭前,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案件争议点,检方对证据进行全面复核。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又先后5次派人到四川,调查取证。为了见到一名证人,检察员在烈日暴晒下苦等6个小时;针对被告人和律师可能提出的意见,检方准备了94条预案;二审出庭提纲,刘汉案的长达16万字,刘维案的17万字。

  庭审期间,咸宁中院、湖北省高院办案人员白天紧张开庭审理,中午盒饭充饥,庭后会商研讨,有时通宵达旦。

  咸宁中院分管刑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甘正良,担任陈力铭等5人案一审的审判长,他最大的心得是:“庭审现场的表现取决于之前的准备是否充分,只有未雨绸缪,充分论证,反复演练,才能万无一失。”

  各案庭审中,即使审判长宣布休庭后,大家也没有休息,对照庭审视频逐字逐句核对、整理庭审笔录。刘汉案一审的庭审笔录达90万字,刘维案一审的庭审笔录也有75万字。负责记录的几名80后书记员,常常累得双手发抖。

  7案一审判决书中,篇幅长的200多页、数十万字,最短的判决书也有49页,26000余字。每一份判决书都是反复修改,连标点符号都是仔细斟酌才确定的。

  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陈平安说,此案一审、二审都在依法、平稳、有序中进行,体现了文明、理性、公平、公正的法治要求,办案机关边办案、边总结的工作机制和办案人员敢打硬拼、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风,是基本保障。

  不分白天黑夜的伏案工作,让办案人员的视力普遍下降,连续的加班和熬夜,透支着大家的健康。

  主诉陈力铭案的公诉人佘娟,办理专案期间被查出身患甲状腺癌,为了完成办案任务,她隐瞒消息,直到100余天后陈力铭案庭审结束,才赶赴武汉治疗;公诉人章子寅自进专案组后,短短几个月,瘦了10余斤,因整天都在谈案子,在专案组得到个绰号叫“焦虑哥”;检察员王文静,每日伏案审查,出现严重的“飞蚊症”;检察员黄萍对“110专案”钻研太深,案子时刻在头脑里“盘旋”,要靠吃安眠药助眠。

  主办刘汉案一审的审判长绳万勋,细致梳理数百个事实、证据、人物关系,阅卷、撰写庭审提纲,每晚都是伏案工作到凌晨一两点。

  汪波,负责旷晓燕等3人案的一审审理。摘下眼镜,他眼中泛着血丝:“看完140册卷宗,眼镜近视度数陡然加深,又要配新的眼镜了。”

  江民,接到曾建军等5人案一审任务时,距离他做完心脏搭桥手术不到一个月。庭审期间,他每天揣着救心丸上阵。

  汪拥军,为吃透案情,他在办公室自绘密密麻麻的人物关系图表,张贴案发现场实地卫星图,整理一大摞《法院对同步录音录像整理后笔录与侦查笔录对比一览册》,随时研究。

  王忠,家距办公室只有500米。一审期间,他一切以办案为中心,一直在中院食堂就餐,在统一安排的地点加班和休息。

  二审宣判那一刻,刘维案一审审判长王卫民,露出欣慰的笑容。他说:“看到罪恶得到惩处,正义得到伸张,我有完胜之后不负使命的喜悦,自己一切努力和付出都值了!”

  王卫民的话,说出了所有办案人员的心声。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