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建设生态长江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建设生态长江]那一片绿,与白浪共舞(图)
发布时间:2016-04-05 06:25:55来源:荆楚网进入电子报

    湖北日报讯 本报报道组

    生态长江,秀美湖北。秀在水净,美在山青。

    武陵山雾霭,秦巴山灵气,江汉平原辽阔,幕阜山幽奇,大别山雄壮,长江一路穿越,一路欢歌。

    荆楚大地广袤的绿色,与滔滔长江的白浪共舞,奏出了一首醉人的生态之歌。

    天保工程,砍树人转型护林人

    2000年3月,神农架林区在全省率先启动天然林保护工程(简称天保工程)。

    16年前放下油锯的那一刻,邵定春的心情,和林场光秃秃的山岗一样,满是失落。

    当时,40岁的邵定春是神农架林区红坪林场的伐木工。“油锯比斧头快,一天可以砍20立方米的木材。”邵定春说,实施天保工程,放下油锯和斧头,就没了木材收入。

    妻子也没了工作。她在林场的木材加工厂上班,主要工作是生产木板和包装箱。没有木材原料,加工厂倒闭了,妻子买断工龄提前退休。

    唯一的收入,是每月200多元的天然林保护工程管护工资。

    持续了几十年的木材采伐,全面停止。

    40多个伐木队、3个基建工程队,撤销!

    30多家木材加工企业、6家商贸企业、4个林业运输车队,关停!

    封存油锯,砸掉饭碗,邵定春这些林业职工怎么办?

    2628名伐木工人、加工厂职工,重新整合成为6个林场,组建了22个林业管理所和56个护林站。

    如今,邵定春担任铁厂河管护所所长。全所10名职工,负责9.53万亩山林的巡防管护。

    邵定春负责其中1.3万亩,巡护一趟20公里,早上五六点出门,晚上八九点回家。管护工资,如今涨到了每月2210元。“除了工资,每年还有2万元养蜂收入。”邵定春说,神农架是中华小蜜蜂的核心保护区,林区引进了专门的蜂蜜加工企业,让养蜂成为林场职工重要的收入来源。“除了养蜂这些林特副业,还有旅游。”神农架林区党委常委、林管局局长王兴林说,去年有878万人次游客来到神农架,为林区带来了31亿元的旅游收入。“经历了转型阵痛,告别了‘木头经济’,神农架生态经济走出了一条发展方式转变之路。”

    与神农架一起纳入天保工程一期(2000-2010年)的,还有三峡库区的20个县市区。

    十年里,砍树人变成了护林人。

    工程区里,196家木材采伐企业、767家木材加工企业关闭,91个木材交易市场取缔,14018名职工分流,相当部分成为护林员。

    十年里,森林休养生息,林区生机盎然。4656万亩森林资源得到有效保护,森林蓄积增长4443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提高13.9个百分点。

    十年里,中央资金投入21亿多元,工程区630万农民直接受益,工程建设取得了显着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

    图为:神农架天然林保护工程成效卓着。(记者 陈迹 摄)

    目前,天保工程二期(2011-2020年)正在实施,我省又新增了丹江口库区7个县市区,规划总投入60亿元。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品性采伐、加强森林管护、实施中幼林抚育、加强公益林建设……保护天然林,守住一方绿,呵护生态长江。

    平原林海,兴林富民辩证法

    走进石首市吉象木业的新厂房,全套德国进口生产线,一眼望不到头。

    削片、热磨、纤维干燥、铺装、热压……经过一道道工序,木材变成高品质的中密度纤维板,从石首发往世界各地。“投资3.75亿元新上了德国设备,产品以高档中密度纤维板为主,占据了60%的高端市场,大部分产品用于出口。”吉象木业总经理助理夏祖杰说。

    吉象木业的原料堆场里,粗细不一的意杨原木,堆积如山。

    这头以林为粮的“大象”,会不会吃光石首的木材,破坏长江生态?

    1999年,吉象木业生产出第一块中密度纤维板时,就有人这样质疑。

    人们的担心是有理由的。吉象木业当时年产中密度纤维板12万立方米,一年要消耗木材24万立方米。而当时石首森林资源总蓄积量不足50万立方米,不够吉象3年的“食量”。

    如今吉象木业产能增加到24万立方米,加上湖北万顺、荆州华林等企业落户,石首市年木材加工能力达40万立方米以上。然而,石首林业资源不但没有被“吃垮”,反而迎来了跨越式发展。近10年来,全市森林面积大幅增加,森林覆盖率提高了近8个百分点,年均造林面积由3万亩攀升到5万亩以上。

    为什么“树越砍越多,林越伐越好”?

    站上长江大堤,我们找到了答案。

    长江石首江段“九曲回肠”,形成了近60万亩故道与洲滩,过去是一片芦苇荡。

    为支持吉象木业等企业发展,石首市政府相继出台政策,鼓励营造中密度纤维板原料林基地,造林给奖励,推动洲滩宜林地造林,鼓励房前屋后绿化。

    更直接的驱动力来自市场。吉象木业等龙头企业落户,带动意杨价格迅速上涨,激发了造林热情。20多元、100元、300元、500元……石首市造林租地每亩价格一路上涨。

    政策和市场的双重驱动力,造就了石首平原林海。“滩当田种,树当粮管。”过去不值钱的芦苇荡,变成了发家致富的意杨林。

    但意杨的过度种植,也容易引发地下水位下降、病虫害暴发等生态问题。“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着手引进新树种,调整种植结构。”省林科院石首杨树研究所所长张新叶说。她刚刚接待了河南周口市林科所的专家,准备引进新的楸树品种试种。“楸树是高档用材林,全身都是宝。”

    早在2009年,石首市就从北方引进了楸树试种,目前,已形成了约1000亩的示范林。去年,“楸丰”树种已申报了良种,最快今年获批后就可大面积推广。

    保护与发展并重,生态和产业兼顾,兴林与富民共赢。平原林业的辩证法,为生态长江开辟了新路径。

    绿色守护神,期待事业接班人

    守住一方绿色,需要守护绿色的人。

    44岁的叶少芳坐在记者面前,眼神中闪烁的淳朴和执着,一如24年前刚从林校毕业时。

    1992年夏,20岁的叶少芳从宜昌林校毕业,被分配到兴山县国有坟淌坪林场。“第一次去,坐的是拖拉机,林场拖砖的。土路,晃晃荡荡,不晓得晃了多长时间。以为到不了的时候,就到了。”叶少芳说。

    8月的天气,山下正是盛夏,山上却要穿薄袄子。叶少芳没带御寒的衣服,靠借来的一件袄子熬了一个月。她觉得,这日子真难熬啊。

    然而,这才只是开始。

    育苗、种树,结婚、生子,叶少芳的工作生活原本按部就班。天保工程的实施,让林场的工作和生活,彻底地转换了方向。

    原本在林场工作的丈夫,调到了山下的林业站,一个月才能见上一面。

    叶少芳变成了护林员,一个人负责1.2万亩山林。上午9点出门,下午三四点回来,路上十多公里,一走就是十几年。“走得多了,看得出林子每天都不一样。”

    喝止偷采薇菜的农民,赶走盗采香菇、药材的商贩,周旋半夜骚扰的毛贼……叶少芳在简单而平凡的岗位上,坚守自己的职责。

    林场的检查站,是叶少芳的住处。一个简易的火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视机,便是检查站的全部摆设。“手机信号不好,打电话要出门找信号,好不容易找到了,说着说着又断了。”

    叶少芳的桌上,摆着一本专用记录本。这是专用的巡山日志本,每天都要记录,每篇日志详细记录着森林管护基本情况。

    一个人在山林里走,害怕吗?“以前怕,慢慢胆子练大了,就不怕了。”

    一个人走了十几年,怕寂寞吗?“习惯了,也就不怕了。”

    想了想,叶少芳又说:“有一样怕的,怕以后没人接班。”

    2013年,叶少芳调到了林场场部当出纳,巡防区域改为附近的5000亩山林。但场部的房子空荡荡的,越发显得冷清。

    “我刚到林场时,全场40多人,女同志就有10多个。”叶少芳忧心忡忡,“现在只有6个人,找林业站借调来的人都留不住,林场领导也很着急。”

    “以后,谁会来继续守看山林呢?”叶少芳的心里,有疑惑,更有期待。

    (报道组成员:记者 胡汉昌 刘长松甘勇 廖志慧 赵峰 孙凌)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