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科教新闻

“三点半难题”破解在望 政策利好还需多点耐心

发布时间:2018-03-06 17:05:14来源: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记者李媛荣、周晓燕)近年来,伴随着中小学减负工作推进,不少地区的小学放学时间都提前到了三点半左右。然而,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晚,这样的尴尬时差让不少家长犯了难——请假不现实、放托管机构顾虑多,“三点半难题”究竟该如何破解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话题。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正式开启。第一位现身“部长通道”的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小学生“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给年轻父母更厚实的“红包”让相关话题再次引发舆论热议。

  陈宝生表示,有25个省已经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经过这一年多的实践,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目前总共探索出四种模式,各有所长,一是校后服务要做到百分之百全覆盖,服务的时间是3点半到5点,参与这项服务的老师在效益工资方面给予倾斜;二是规定3点到5点期间是校后服务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900元;三是到了放学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做出安排进行托管;四是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的路子。“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各走各的路、各出各的高招。”

  网民热议:相关措施究竟减负还是增负?

  让孩子们延后放学的提议,得到一些网友的点赞。微博网友@芥末黑黑说:“终于有人关注正题了,解决了三点半难题就是消除了家长们的后顾之忧,既是给孩子减负也是给家长减负。”深圳网友@范鑫WINK则介绍了当地一些学校“很棒的做法”:小学每天下午都有社团课,政府拨款给学校,请外聘老师来上。

  一些网友则认为,延后放学的提议出发点虽然不错,但实际操作上会存在问题。微博网友@大可爱的静琳呀表示,即使孩子放学时间拖到五点半,家长一般也来不及去接,孩子还要吃饭;而且就算学校开了托管,家长一样也需要交钱,反而增加了经济负担。吉林网友@小鱼丸的亲娘担心加重老师的负担,表示吉林一些地区已实行了免费托管政策,学生下午五点放学,作业在学校做完,但是老师尤其是班主任会很累。@暧宝帅则提议,可以创造“校内看护教师这样的新岗位,比校外托管班更安全更专业,但是不要利用这种政策搞超前教育”。

  还有网友表示并不认可这种给孩子和家长的双向减负,因为三点半以后的校内托管没有安排学习内容,孩子没有时间去上课外培训班,会影响学习成绩。微博网友@便便CC说:“按照身边一中产阶级的说法,孩子们都不上培训班了,学习积极性小了,未来的竞争力也会打折扣。”一篇署名作者为“宁南山”的朋友圈爆款网贴,以“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为题,质疑了延后放学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进而质疑近年来的一些减负政策,认为一些以减负为主旨的举措可能鼓励孩子玩乐而不是学习,而且学校在激励孩子学习上“少作为”,就意味着家长不得不“多作为”,事实上加重了家庭的负担。

  专家呼吁:政策多一点弹性,社会多一些协调

  有专家表示,应该给校内托管在时间上增加一点弹性。对那些确实没能力在五点半接孩子的家庭,学校不能卡着钟点让孩子离开,比如可以通过设立放学后的自习室等方式设置缓冲时间。同时,参与课后服务老师的时间不能被无限征用,除了实行轮换制,相关部门还可出台相关补贴机制。总之,让政策多一点弹性,才能给落地少一些误伤,让更多的家长老师受益。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苗青表示,三点半放学偏早,家长不管是把孩子接到单位还是放托管中心,路上都有风险。特别是以赚钱为目的的托管班,为了利益最大化,人收得越多越好,其中的安全隐患不言而喻。所以,放学后不离校风险反而最小。建议放学后学校对学生开放图书馆、运动场馆等,适当开展个性化培养和教育,丰富学生的课后学习生活,促使学生的全面发展,以弥补国家课程中综合性、实践性的不足。至于学校担心的安全问题,有意外保险就解决了。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人文与法学院副教授吴新慧表示,“三点半现象”不是一个双职工家庭的困难,也不是一个部门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难题,建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积极整合社区、学校、教师、志愿者、专业社会组织和机构的力量共同参与,共同帮助有实际需求的学生。条件允许的单位,还可以尝试对家有低年级入读的职工实行“弹性工作制”,父母双方轮流享受,让双职工家庭享受到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政策利好还需多点耐心

  正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说,“三点半”现象之所以成为年轻父母们和整个社会关注的一个难题,是因为关心这个问题的年轻父母们,正处在职业发展的关键阶段、宝贝抚育的关键阶段。由于分工、作息时间的不匹配,他们没有办法接孩子,带来了“成长中的烦恼”。这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国教育发展特定阶段的一个产物,且更多出现在大中城市中。因此,多种模式的解决方式也得更容易到舆论的认可,毕竟不同学校、家长群体甚至是不同学段学生的实际情况都存在差异,因地制宜有弹性的解决方式比“一刀切”的硬性指标更具“人情味”和有操作性。

  据荆楚网大数据舆情系统监测发现,从舆论情绪分布来看,正面情绪分布达70%以上,可见,舆论对此政策的实施完善持相对乐观情绪,网络舆论也更加理性和以解决问题为导向性。至于接下来应该如何总结成功的经验并加以推广,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将如何解决,以及衍生的乱象将如何进行治理,都将只是时间问题。

(作者:  编辑:罗大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