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省福彩
新闻频道 > 武汉新闻

3年刑拘324名传销骨干 黄陂这位“打传”专家比传销人员更懂传销

发布时间:2017-09-22 16:52:53来源:湖北日报网

黄陂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段剑锋

  湖北日报网讯 全媒体记者黄磊 通讯员胡子昂、陈龙

  3年间,他深入数百个传销窝点,清查劝返上千人;他与传销人员斗智斗勇,将324名团伙骨干送入看守所;他历经实战,异地取经,逐步成长为打击传销专家。他就是黄陂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段剑锋。

  比传销人员更懂传销

  段剑锋今年42岁,是个土生土长的黄陂汉子,个性直率,爱憎分明,只要是认准的事,他一定会做到极致。

  2011年段剑锋在武湖派出所任副所长时,辖区内有“北派”传销人员出没,通常是一间房住10来个人,还存在非法拘禁人员的情况,安全隐患极大。经过仔细摸排,他迅速和街道、工商等部门展开联合清查,用雷霆手段将传销人员彻底清理。发现一户,清查一户,使得传销人员整体东躲西藏,完全无法立足。

  知道这里有个段所长,传销人员再也不敢来武湖。有天早上段剑锋正吃着早餐,一抬头正和不远处一人四目相对,对方愣了下神,随即丢下碗筷拔腿就跑,段剑锋觉得对方有些眼熟,立马追了上去,跑了好几条街终于将他拿下。结果该男子向他求饶道:“段所长,放了我吧,我来拿行李,真的不是回来搞传销的。”

  后来,黄陂盘龙城地区因为交通便利,商品房密集,空置房多,租金相对较低,渐渐成为传销人员的聚集地,传销的手法也渐渐有了变化,多是“南派”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不扣留财物,全靠精神“洗脑”,隐蔽性更强,打击难度也更大。14年4月,段剑锋被任命为黄陂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分管经侦工作,传销成为他必须直面的挑战。

  第一次审讯传销人员,段剑锋用了大半夜时间。“他们都有一套应对警方的说辞,要是不懂内部机制,打击传销就像走迷宫,完全无法开展。”他决定“师夷长技以制夷”,要比传销人员懂得还多。

  每次清查他都亲自上阵,进到传销人员房间里搜查传销资料,《北部湾集结号》、《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等书籍规章他都一一研究,通过查获的笔记、便签他掌握了传销人员的作息习惯、组织构架和资金分配规则。到了后来面对不开口的传销人员,段剑锋在审讯室把该团伙所有人的职务、层级都一一写出来,往他面前一放,对方就全部招供了。

段剑锋参与清查传销行动

  抓获跨省传销组织头目

    通过深挖线索,段剑锋还带队破获了一起跨省传销大案。14年12月,段剑锋接到线索,明年4月一名传销头目嫁女儿,各个老总都会到安徽吃喜酒,段剑锋决定在返程的路上设卡拦截。4月19日大雨倾盆,在他们返汉必经的高速收费口,段剑锋带队一辆辆车检查,终于在一辆奥迪Q3中发现了5名老总级的传销头目。

  通过审讯,段剑锋查出了该传销体系大总裁的真实身份,并于2015年5月将谢某抓获,落网后谢某十分镇定,称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被抓后还更踏实一些。最终谢某因组织领导传销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拥有3000余名成员的传销团伙就此瓦解。

  “大总裁谢某是这个团伙的最高头目,每个月所有的钱都会汇集到他手上,新人加入传销时交的69800都会按照所谓的‘行业规则’被各个层级的人瓜分得一干二净,根本不会存在上交国家或者拿去投资的情况。这就是个人骗人的把戏!”段剑锋愤慨地说道。

  上了老总后真的能挣到1040万吗?“绝不可能,别看老总人前风光,都是装出来的,豪车是贷款买的,衣服手表很多都是冒牌货。”段剑锋说,“老总都被要求穿名牌、开豪车,装作有钱人的样子,好吸引更多人上当,其实很多人私底下生活都很艰苦,都在苦撑。”

  在收费站的抓捕行动中,段剑锋发现老总们乘坐的奥迪车上装满了从家里带过来的咸菜和白菜,车也是贷款买了撑门面的。团伙最高层级的大总裁谢某手下有3000余名下线,被抓获时银行卡内只有2万元,多个亲属投奔他也加入了传销,因为没挣到钱已经和他反目成仇,妻子也与他离了婚,入狱两年都没有亲人朋友探望。这名大总裁在狱中接受采访时说道:“给我一个亿也不做传销了。” 一小时劝服陷入传销的大学生 在清查传销时,每次发现刚毕业的大学生,段剑锋都感到十分痛心,“他们虽然接受过大学教育,但是社会辨识力还不够,容易陷入传销陷阱”。碰到这样的情况,他都会通过耐心交谈,用自己的经历向大学生揭露传销真相,尽力将他们说服劝返。

  在今年9月1日的一次清查中,段剑锋注意到在小区健身器材旁站着一名小伙,正低头玩手机,于是便主动上前攀谈。“小伙子,今天没去上班上学吗?你住哪栋?”

  “我,我是来武汉旅游的,才来了两三天。”段剑锋心中生疑,转过头接着问:“那你住哪,有朋友带着你旅游吗,怎么就一个人?”小伙吞吞吐吐说了几句自相矛盾的话,段剑锋发现疑点不断追问,“你是参与了传销吧?”问出这句后,小伙明显眼神慌乱了一刻,但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面对段剑锋连珠炮似的追问,小伙回复的话并不多。随着段剑锋慢慢说出大量传销组织内部的各种“术语”“行话”,小伙的眼睛越睁越大,终于吐露实情。他来自河南,今年春节后被同学骗来参与传销,交了69800元后并未得到收入,但他没有身份证也没有钱,回家了无颜面对父母也无法还钱,只好继续留下来试图相信这项“事业”。

  段剑锋拉着梁力坐在小区的石凳上聊了整整一个小时,用他经办过的传销案件和见证过的传销人员故事,不停劝着梁力。“你的同学骗你进来,你没办法了也只会去骗自己的同学亲友。”听着段剑锋的分析,梁力的神色慢慢从发愣变成失落,“小兄弟,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通过正当途径挣钱,被骗一次也是人生的教训。但你如果继续当行骗者的帮凶,今后受到法律制裁就是咎由自取。”听了这些话,梁力对段剑锋十分信服,当即表示他想离开传销组织,尽快回家。

  9月2日,梁力到家后通过微信向段剑锋报平安,段剑锋回复道“重新规划人生,不要急功近利”。

段剑锋正在劝说大学生离开传销组织

    异地取经建设“无传销小区”

  如何将传销“连根拔起”?这是段剑锋这三年来思考得最多的问题,可是一开始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每次打击过后,这边人员信息还没登记完,那边刚被打击的传销人员又回来了。”想起打击传销最初的日子,段剑锋有种做“无用功”的感觉。

  后来他得知合肥打击传销成效显著,就带队专门过去取经。合肥的蜀山、包河等区过去都是传销的重灾区,2014年合肥市确定了“突出重点,逐园清理、逐园固守、久久为功”的工作思路,经过三年的整治已经大为好转。在详细了解当地的打击传销经验做法后,段剑锋总结道“核心就是全市统筹,多部门联动打压传销生存空间,从租房、出行、通讯、银行等各个环节施加压力,让传销无法生存。”

  考察回来后,在他的建议下,黄陂区打传办建立了一支60人的打击传销专业队伍,像攻城拔寨一样向传销发起进攻,彻底清理一个小区后再向令一个小区进发。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中城时代、歌林花园等小区已建立“无传销小区”试点,为防止传销人员回流,仍有打击传销工作人员在小区“坚守战场”。自8月17日开展集中打击传销行动以来,黄陂区已经在9个小区开展集中清查,共查获传销人员900余名。

  段剑锋介绍:“通过前期摸排掌握的线索,开展集中清查拔除传销窝点,将房屋查封并断电。然后再派驻工作人员到小区进行巡查,把守住小区出入口,对居民的举报立即核实,通过三到四个月的时间将一个小区的传销人员彻底清除,打造‘无传销小区’。”

  由于打击成果卓著,常有兄弟单位过来学习打传经验,他总是倾囊相授,把收集整理的传销组织结构图、审讯模板都毫不保留的分享。“并不是每个民警都了解传销,有时会出现审了半天嫌疑人都不开口的情况”,为解决这一难题,段剑锋正在制作打击传销标准流程手册,让办案民警一看手册就明白传销该如何清查、如何审讯,把一线民警都培养成打击传销的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