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武汉新闻

武汉去年投诉6686件人去楼空等问题最突出 健身会所频频关门为哪般

发布时间:2018-04-19 08:46:02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经营近三年的野马健身会所突然关门,如今一片狼藉。楚天都市报记者宋枕涛实习生周院摄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希朱泽潘锡珩

武汉市工商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去年关于预付卡消费的投诉中,人去楼空投诉量较多,经营主体平均经营期限不到2年。其中,在健身方面,经营期限最短的是武汉青山区英特健身会所,仅3个月。

健身会所为何频频突然关门?有一些确实是因为经营不善,也有一些是为圈钱。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揭露其中的圈钱套路。

套路一

只付3个月租金场地用半年

现在房租较贵,健身房面积一般都很大,有人愿意掏不菲的租金去圈钱么?“用小成本,可套现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可谓一本万利。”在业内摸爬滚打了10年的程建(化名),目前自营一家健身馆,他说租门面不需要真的花一大笔钱,因为现在绝大多数房东会给一个免租金的装修期,最长甚至可达3个月,即付3个月房租可就租半年。

现在健身会所从几百平方米到几千平方米不等,以1000平方米为例,若不是核心地段或一楼临街门面,一个背街的二楼,租金可谈到30元/平方米/月,甚至更低。“这样算下来,只需9万元就可租用半年。”

套路二

外包给专业团队预售会员卡

圈钱就靠预售,难吗?程建的回答是“不难。”他透露,现在市场上很多专业的健身卡预售团队,想圈钱的人会找他们合作,不用自己出面招兵买马。这个团队类似于餐饮行业的厨师团队,由一个人牵头,队员们扮演不同角色,有会籍顾问(专职销售员),也有身材健壮、扮成教练的销售人员,还有兼职的发单员。“会籍顾问主要是以办入门级会员卡为主,一般来说金额不多,两三千元左右;扮成教练的销售人员负责卖私教课程,有时一次性可签单数万元。”程建说,团队负责人会和健身会所老板事先谈好分成比例,比如一个月做20万元业绩,双方五五分成。健身房老板不用花一分钱就拥有了销售团队,一个月可净捞十多万元。

而实际的预售额,要看不同团队销售情况,据了解,武汉有的健身会所开业前的预售额甚至有四五百万。

当真正开业后,销售团队就会离开,新会员增量不如以往,没更多利益可图了,这时圈钱的人就会打足算盘:营业几个月就快速关门,再抛出“经营不善、资金链断了”等理由。

套路三

开业短短数月就闪人

闵威,从事健身行业5年,正在武汉和朋友合伙开健身房。他告诉记者,说到底,预售办卡这种事,前期投入不高,通过会员充值很快就能回本,且远超过前期投入的资金。

闵威算了笔账:一家新开的健身会所,首期收入会员费100万元的话,只做一个月,那么毛利润就是100万元,相当可观。但如果做一年,不算新会员的话,月利润就不到10万元了,时间再拉长点,利润就会被摊薄得不成样子。

除了开业前那一波大促销,开业后即使有零散新会员,新增的会员费与所要付出的运营成本来比毫无意义。因此,有的健身会所为了圈钱,开业短短几个月就闪人,经营者就不用承担之后的维持成本和时间成本。

套路四

多数老板“隐身”全程不露面

闵威说,据他了解,通过开健身会所来赚快钱已渐成产业链,幕后老板非常注意隐身。

他举例说,比如经营者甲某首先会租一块场地,付定金给房东,并约好装修好后再交首付款。同时,甲某会用其他人的身份证办理营业执照等相关证照。另外,甲某会招一批不明真相的业务员,简单培训并许以高提成的承诺,表示开业后集中发放工资和奖金,还会雇几个工人在场地里摆弄,做出装修姿态。

一切就绪后,便开始预售会员卡,一般是年限越长越便宜。偶尔还会摆几个便宜的器械放到现场给大家看,表示马上要开业了。在原定开业时间里,甲某会宣布开业延期,同时继续办卡,且低价走量,原本1000元一年的会员卡,现在只卖500元。最后,甲某将会员的钱取出,存入其他人账户,洗白后就关机失联,换个地方再继续以同样的套路圈钱。

在这个产业链里,老板甲某不用出任何面,也几无风险,一切都让业务员和客户对接,成本低廉,其需要花的是房租定金和装修定金、营销成本和简单器械费用,甚至连业务员的钱都可以拖着不付。如此下来,利润非常丰厚,通常从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

甲某如此嚣张,就不惧怕法律制裁吗?闵威告诉记者,甲某从想策略到计划跑路,会准备很久。一旦卷钱跑路,即使有部分会员报警,但单个会员的损失不多,很多人嫌麻烦就会放弃主张的权利。就算警方抓到甲某,追查资金也是一个漫长过程,被骗会员维权之路很难。

■延伸

确有部分健身馆经营不善关张

张阳(化名)在武汉从事健身行业近10年,经营了多家门店,在他看来,整个健身行业门槛低:租个场地,办个营业执照就可开业预售,利用可观的会费就能装修、购设备和请教练。“健身会费已滚入其中。这就是为何有的人看健身馆装修几个月不开业,想退卡却要不回会费的原因。”张阳透露,表面红利大,入门门槛低,自然吸引一大批人开健身会所,但是并非人人都有经验,加之教练紧缺、房租和人员支出暴增,所以问题频出。“目前武汉的教练比较紧缺,多年前他们的月薪几千元,目前大多都是万元起步了。”张阳说,即使健身馆和教练签了合同,但仍有私教抽了10%的提成后立马跳槽。这时会员找健身馆退费,健身馆没法全额退费,纠纷就出来了。

张阳透露,武昌一家经营多年的健身馆最近刚关门,其教练、员工等人力成本和房租占到其营收的七成左右。近几年房租和人力成本剧增,但健身会费的涨幅却不及前两者,所以当会员不能良性增加,经营者又无法或不愿继续追加投资时,只能关门。

程建也补充说,帕菲克健身就是这样,最多时在武汉拥有十多家门店,后来连续多家门店出现问题,一家家陆续关闭,资金链跟不上,拖欠员工工资,最后几乎是一夜之间全部关门。健身馆关门后,有的老板会将会员分转到其他健身馆,以缓解“烂尾”局面。

为什么会有健身会所愿意接盘?张阳介绍,关店的健身会所也要给接盘者课时费,接盘者并不是做无用功;况且接盘者可得到更多会员,增加会员量,有些会员可能会继续充值,是潜在的新客户,有利于扩大营收。

为何关店者愿给接盘者课时费,却不愿退会员会费?张阳解释,给接盘者的课时费成本费,一般会比会员卡中的余额要低,关店者当然会选择将会员转出。

制图/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