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湖北省福彩
大学生大会
新闻频道 > 健康新闻

二孩时代江城多家医院助产士紧缺

发布时间:2018-09-13 11:48:00来源:楚天都市报

持续三个月24小时守护病房最多时一晚上接生21个宝宝

二孩时代江城多家医院助产士紧缺

 

图为武汉市妇幼保健院首席助产士游丽萍捧起刚刚顺产分娩的宝宝

 

昨日,产妇刘女士在武汉妇幼保健院顺产生下宝贝千金。陪伴她的除了家人,还有助产士游丽萍。“如果不是你的鼓励,我觉得自己都没办法坚持到最后。”刘女士的一番话,让游丽萍备感欣慰。随着二胎政策放开,我国迎来生育高峰,选择顺产的孕产妇增多,无疑加大了助产士的工作量,随之而来的问题则是临床助产士人才紧缺。在武汉生娃“大户”的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武汉市妇幼保健院,助产士夜班多、工作量大、风险高,“后备军”人才不足的问题凸显。

助产士帮助年轻妈妈顺利分娩

“加油,坚持住!”“深呼吸,孩子就要出来了!”“很好,继续使劲!”9月11日凌晨1点,在武汉市妇幼保健院6楼分娩室,一声清脆悦耳的啼哭,又一个小生命经该院首席助产士游丽萍之手平安落地。“儿子,6斤8两。”游丽萍抱着孩子,贴到妈妈脸边。见到孩子的一瞬间,25岁的小文(化名)眼眶泛红。

9日晚11时许,怀孕39周的小文突然开始阵痛,家人赶紧将其送至武汉市妇幼保健院,当时宫口已开3指,随后送进了待产室。小文说,她和丈夫有计划生二胎,怕剖腹产在子宫上留下疤痕,决定这一胎最好顺产。

但小文宫口的开口速度很慢,待产十多个小时仍未达到分娩条件。期间,小文忍受不了宫缩疼痛,哭着想放弃改剖腹产。该院首席助产士游丽萍握着她的手,一边指导她均匀呼吸、用力,并鼓励说:“加油,你可以自己生的。”直到11日凌晨,小文的宫口全开。“大口吸气、憋住,往下用力”、“来,我们再试一次……”听着助产士的口令,小文跟着用力,直到听到宝宝的啼哭声,全程没有侧切,在场所有人长舒一口气。回到病房,小文发朋友圈感慨:“没有助产士鼓励,肯定坚持不下来。”“一说起孕妇顺产分娩,很多人认为是医生的事。其实,这个过程全由助产士完成,她们是‘幕后英雄’。”武汉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护士长周倩说,产程是一个进展的、时刻变化的过程,对助产士提出了相当高的技术要求。

助产士除了在分娩过程中给孕妇帮助外,还会在产前为孕妈妈的产道条件、生产能力以及胎儿大小进行评估,从而保证产妇及胎儿在生产前、产中、产后的安全。

最多时一晚上接生21个宝宝

“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产妇总量增多,想头胎顺产的产妇也增多了,助产士工作量随之增加。”周倩说,近年来武汉市妇幼保健院顺产率达到50%以上,助产士负责全院孕产妇正常分娩,包括产程观察、陪产、接生、会阴部裂伤缝合、新生儿初步处理等。

记者采访时,该院分娩室一位年轻助产士怀孕6个月仍挺着大肚子为产妇接生,为了照顾她的身体,周倩护士长照顾调其上白班。武汉市妇幼保健院首席助产士钟菊芳说,去年7月,她和同事一晚接连接生了21个宝宝,且都是顺产,刷新了该院中夜班顺产最高纪录。她说,当天她下午5时开始上中夜班,到隔天早晨8时交班,一晚上忙得不停转,累得直不起腰来。除了累,还要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产科护士长林莹也深有同感。她介绍,医院顺产率也达到50%以上,有产房经验的助产士约80多名,除开部分处在哺乳期、培训、轮岗人员外,目前约有60多位助产士正在临床忙碌,每天“三班倒”,平均每人值班步数都在2万步以上。如果按夜班数统计,该院助产士一年下来夜班数占到1/3,非常辛苦。

工作苦风险大“后备军”不足

按国际标准,助产士和生育妇女比例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为1:4000,同时,我国每年助产专业毕业生不足5000人,在现有的助产士队伍本就不足的情况下,更新换代更显不足。

目前,武汉市妇幼保健院有24名助产士,分为6个小组、每组3个人,按照年资组合搭配,平均每组负责20多位顺产产妇,每天忙得团团转,尤其是夜班经常彻夜难眠,遇到难产的孕妇还得“多对一”保障母婴安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助产士人数已增长到80多人,但相对于一年2万多人次的分娩数而言,缺口依然很大。

周倩护士长说,通常一个助产士要同时管好几个产妇,根据轻重缓急来,此外产房还有巡回护士一同保障母婴安全。但不得不说,武汉和全国很多大城市一样,助产士面临紧缺、“后备军”不足的问题。

钟菊芳是武汉培养的第一批助产士,她说,从上世纪80年代我国在医学教育体系中取消了助产士专业后,助产士人才的培养成为瓶颈。此外,我国还没有助产士专业职称晋升序列,使其发展受限。加上助产士工作辛苦、风险大,需掌握的知识技能比普通护士更多,还要积累大量产房经验、接生技术,一个助产士的培养周期至少需要3到5年。“我每天工作下来,常累得直不起腰。最长的一次,持续三个月24小时守护病房。”中南医院资深助产士张斌说,她今年50岁,从1987年起一直在该院从事助产士工作,评估产程、护理、接生、缝合伤口,样样都要精通。由于很多产妇非常紧张,助产士需要不断地和其交流,进行心理辅导,有的顺产产妇从临产到孩子出生,需要助产士10余个小时的陪伴,甚至更长。

加大培养力度缓解供需矛盾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近年来顺产妈妈越来越多,她们对生产过程中的体验和感受要求更高,武汉医院如何应对助产士紧缺问题呢?

中南医院产科薛燕妮护士长呼吁,应该增加助产士数量,给助产士更多关注,并建立本地区助产士协会组织,为助产士提供专业沟通和发展平台。

武汉儿童医院(武汉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周爱芬表示,助产士虽归属护理岗,医院重视其岗位特性,将其薪酬等待遇定位为所有护理岗位中最高等级。同时,医院一直加大助产士的招聘工作,并从医院现有护士中挑选优秀人员进行培训,充实助产士队伍。她希望,助产士也能实现“定向培训”,使后备军队伍能得到扩充。此外,提高助产士的社会认可度,给名副其实的“名分”和待遇,才能真正解决助产士紧缺问题。

据了解,在多方呼吁和推动下,2016年我国已有8所高校试点招收助产方向本科学生。在助产专业学生尚未“批量”毕业之前,加大对普通护士“转型培训”成为助产士的力度,是缓解助产士紧缺的办法之一。

2016年,国内创建了9个国家级助产士规范培训基地,其中一个设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林莹表示,该院每年培训1到2期培训班,目前已培训三期。每年还接收全国各地进修培训助产士100多人。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迅、通讯员温红蕾、高琛琛、张祖国、黄洁莹、高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