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 武汉市著名作家李修文张执浩捧回大奖

发布时间:2018-09-21 14:18:42来源:长江日报

  

  授奖辞:在《山河袈裟》中,李修文和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在一起,写出他们的跋涉、困顿、高华与庄严,发现人民生活中的真、善、美。这样的写作,满怀感动与赞美,有力地证明了“人民”的伦理、美学和情感意义。

  

  授奖辞:张执浩的诗歌写作遵袭着中国诗歌有感而发的古老传统,在日常性中探寻人性乃至神性。他的《高原上的野花》,写作的姿态和向度诚恳、肃穆、别开生面,风格朴素、清洁、自然而然。

  长江日报讯(记者欧阳春艳)20日晚,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两位武汉著名作家李修文散文集《山河袈裟》、张执浩诗歌集《高原上的野花》分获散文杂文奖、诗歌奖。

  鲁迅文学奖是体现国家荣誉的重要文学奖之一,旨在奖励优秀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文学理论评论,奖励文学作品的翻译,推动我国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本届鲁迅文学奖,是党的十九大后举行的第一次全国性文学评奖。

  此前,第七届鲁迅文学奖8月11日揭晓,产生了7个奖项共34部获奖作品。本届获奖作品在题材、主题、风格上勇于探索创新,对脱贫攻坚战、生态文明建设、人与自然关系、人民群众丰富情感世界、城乡人群生存状态等多种层次命题,都进行了深入思考和表达。许多作品在艺术创新上作出了可贵探索:反映领袖与作家真挚情谊的《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获报告文学奖;上海作家小白的中篇小说《封锁》体现着对小说作为虚构艺术的深湛理解和精密探索,虚与实相生相长;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足本)成为首部赢得鲁迅文学奖的小小说作品;《贺拉斯诗全集》为李永毅从拉丁文直接译出,填补了国内空白。

  获奖者中,既有冯骥才、阿来、陈思和等前辈作家评论家,也涌现了弋舟、小白、石一枫、李修文、李娟、马金莲等70后、80后青年作家,显示出当下文学队伍不断壮大的良好态势。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说,在这伟大的新时代,海阔天空的可能性正在我们眼前展开,让澎湃的现实生活、让昂扬的时代精神、让丰盛的经验和情感在我们笔下提炼造型,是这个时代的作家和广大文学工作者的光荣责任。她在致辞中谈到,作家们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定文化自信、塑造时代新人,精益求精、锐意创新,用更多好作品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以中华民族新史诗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丽前景。

  李修文:

  我将继续做一个拾荒人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上,省作协主席、我市著名作家李修文作为散文杂文获奖代表上台发言。

  李修文在获奖感言中说:“许多时候,一本书的写作就像一段漫长的行旅,关于《山河袈裟》的行旅已经戛然而止,但是,新的终点,一如这世上新的劳苦,已经影影绰绰在前方显现了出来。”

  “要改变我们的语言,首先改变我们的生活,我相信,在最大程度将自己从一个‘文人’还原为一个‘人’之后,另有一些字词,另外一场命运,已经有如群山般矗立在了人世劳苦与劳苦之甜中,它们在等待着我的匍匐和靠近。”

  “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决心继续安居于困顿之中,这困顿并非纯粹的哭声,而是莽荡河山里举目皆是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摆脱的左右为难;继续做一个拾荒人,低下身躯,将锄头伸进土地,伸进泥泞,伸进人迹罕至之处,直到最终找到那些金光闪闪的东西;继续作为一株草芥存立于世,惟其如此,你才真正知道一株草芥的体面和尊严究竟生长在哪里,一个微小的个人究竟如何才能成为他自己,而不仅仅是众生的一员。是的,一如既往,那闪电一般的句子,应该像剑悬在头顶,像灯笼提在手中:‘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张执浩:

  在嘈杂人间发出自我的独特声腔

  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高原上的野花》,收录了张执浩1990-2017年创作的诗歌,他视其为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本诗集。

  “一个诗歌写作者首先应该是一个对自己的音色、音域具有把握能力的人,只有具备了这种自觉,他才不会人云亦云,才有望在嘈杂的人间发出属于自我的独特的声腔。而所谓的辨识度,首先就源于写作者的这种自我认知度。于我而言,几乎每一首相对成功的诗作,都是反复训练的结果,只有在找到了独属于自己的语调之后,我的写作才能继续下去。”张执浩的获奖感言如是说。

  “在我看来,一首好诗应该发出召唤之音。这声音也许高亢,也许低沉,也许清丽或者沙哑,但它必须能够释放人之为人的天性,以及我们在人世间反复挣扎的活力、渴望和热情。因此,我一直力图把自己写作的着力点,放在日常生活中那些司空见惯的人与物身上,在一次次聚焦他们的过程中,获得最贴近我们生活真相的现世图景。如果我真的能够像西班牙诗人阿莱克桑德雷一样‘内心怀着团结人类的渴求’,那么,我就觉得我至少不再是一个孤单的个体,而是一个能够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坦然呈现给这个世界的人,而我发出的声音也将源自一具真实的血肉之躯,真诚、勇敢,带着我天然的胎记,迎来明心见性的那一天。”

  散文杂文奖

  李修文散文集《山河袈裟》

  诗歌奖

  张执浩诗歌集《高原上的野花》

  (长江日报记者欧阳春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