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政务频道

湖北减证便民行动观察:不让老百姓再证明“我妈是我妈”

发布时间:2018-07-24 07:15:25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会君 通讯员 雷明 实习生 黄巧萌

为什么有“奇葩”证明存在?

信息验证难,寻一纸证明“保护自己”

武汉市武昌区南湖街中央花园社区,一位女士因丈夫去世,打算到外地再婚。婚前公证,当地法院要她出具一个证明,证明小孩是她带过去的。

根据武汉市有关管理规定,社区通过计生网验证信息后,可为居民提供婚育证明,写清楚双方是何时何地注册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名什么,等等。

但是,外地法院不认,非要一个写着“小孩是她带过去”字样的证明。

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街道东湖社区,一位中年男子找到社区,要开一个“失踪证明”。

他称女方离家多年未归,打算起诉离婚,法院说可以立案作为失踪人口判离婚。“我们怎么能证明女方是失踪了呢!”社区党总支书记黄正凤接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时表示,开证明是要负责的,万一女方哪天回来了呢。

省编办(省审改办)综合处负责人说,导致“奇葩”证明、重复证明、循环证明的主要原因,是政府部门间、部门内部间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不够;信息档案造假简单,违法成本低,审核难度大,相关单位部门从管理思维出发,宁愿用一纸证明来增加保险系数,说到底,也是服务意识不强的体现。

如何清理奇葩证明?

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一律取消

去年9月,省编办(省审改办)启动“减证便民”工作。

省编办(省审改办)综合处介绍,此次精减,主要遵循五条原则: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证明,原则上取消;有效证件能够证明公民个人基础信息的,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供;申请人通过书面承诺或其他材料能够涵盖、替代的,不再要求提供;能通过网络核验、实地调查核实的,不再要求提供;开具证明单位无法证实或申请人无法提供证明信息的事项,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供证明或盖章环节。

前后半年多时间,首批减证清单出炉,公安部门30项、民政部门23项、人社部门40项、卫生计生部门34项。

以公安部门为例,取消得最多的是“无犯罪记录证明”,如办理“保安服务公司设立许可”“大型焰火燃放作业人员资格证明核发”等13个事项,都不再需要提交该证明。

再比如,灵活就业人员、无工作单位人员申请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待遇,都不再需要提供收入证明,改由申请人提交个人收入凭证、提交共同生活家庭成员收入凭证,民政部门通过内部调查来查证。到人社部门办理“意外伤害确认”事项,办事人也不需要开具“单位或村(居)委会意外伤害证明”,可通过个人现有证照代替证明。

黄正凤说,很多老百姓找他们开具意外伤害证明时,就有医院的诊断书,用诊断书作证明,更权威。

下一步还有什么招数?

探索向中介服务机构延伸

改革还可以往哪里延伸?宜昌的杨先生讲起自己的亲身经历。

他的妻子曾在葡萄牙工作。这期间,他要带孩子、岳母以及妻妹一起去探亲。

领事馆将签证办理委托给国内的第三方机构审核把关。对于这个“小旅行团”的亲属关系,虽然有户口本、结婚证、孩子出生医学证明等,但收签证材料的机构,还是要他们到公证机构进行公证。

首先,妻妹的户口没有跟其母亲在一起,要公证她的妈就是她的妈,她的收入足够支撑母亲在国外的开销。其次,杨先生还要公证,他带的这个孩子,是他的孩子,他们去探望的,是他的夫人和孩子的亲妈。

杨先生在湖北做完全套公证手续,到北京递交材料,签证办理机构却说不行!

原来,公证书上,写了他和妻子、妻子和孩子的关系,掉了一句“这个孩子也是他的亲生孩子”的表述。不得已,他在北京花了2000元,临时加急重新公证。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地都在不断规范办事流程、清理证明事项,但是,部分银行、保险、旅行社等公共服务、中介机构,提出不少“奇葩”证明。

武汉市武昌区南湖街中央花园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汤艳说,曾有居民去西藏、新疆旅游,要找他们开具“社区允许他们去旅游”的证明。还有一户居民患癌,一个月得8万元吃药,有个基金组织能给予一些补贴,前提是要他们到社区开具没有豪宅豪车和股票基金的证明。

汤艳说,社区不是过去的熟人社会,很多机构对社区不了解,认为社区什么都能证明。另外,社区开具证明,也必须要有法律法规依据。

对此,省编办(省审改办)有关负责人表示,将进一步探索“减证便民”行动向公共服务机构、第三方中介服务机构延伸,并加快推进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打破部门之间、部门内部“信息孤岛”,铲除奇葩证明、循环证明、重复证明滋生的土壤,让改革符合人民意愿、得到群众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