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湖村渔事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湖村渔事]摸船窝——上世纪六十年代杂忆(29)
发布时间:2016-11-18 09:09:56来源:荆楚网进入电子报

 

  人人说乡愁。我的乡愁在哪?年近花甲,写点家乡事,聊表乡愁。

  文/乡下老农

  摸船窝

  比(扌加歪)浑更损的一个路数,是摸船窝。可能也更少有人做过,是不是我们独创?难说。

  那年,瞅着秋深近冬了,一天冷似一天。

  有一天,收完草头(一捆捆连草带穗的稻谷),再一船船从湖田运到汊沟头,再用冲担一担得挑到禾场,累得半死。小伙伴们刚歇下来,队长要我们拿上锹,去把沟里的水埂子(渥在水下的暗埂子)淘一淘,说刚才船队走那里太费劲。

  操起铁锹上了条老船。不知谁说,这条鬼船破得好狠,漏水,草头格外重。有人接着说,那还要它打鬼,不如沉了它。

  鬼点子,坏主意,总是附合的人多——糙子娃娃中这种起哄现象,比比皆是。于是,船到汊沟,淘完沟,把船撑到僻静深处,几个人一使劲,船就来了个底朝天。这还不行,容易被人发现,于是你一锹我一锹,从岸上甩下硬泥块,将可怜的破船压了个了无影踪。然后,搬着锹,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回了。秋收结束,集体的船一一抬上墩,修补大窟小窿、从头到尾里里外外刷几遍桐油,也没人注意丢了条破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霜一打,戽鱼挖藕、摸鱼捉鱼就忙碌起来。

  入冬了,一个字:苦。古诗说,“风雨萧萧夜正寒,扁舟急桨上危滩。也知此去风涛恶,只为饥寒二字难。”每天早上出门,路上的霜踩在脚下吱吱的,我们穿的什么?草鞋!到湖里,有时水面上结着薄薄的冰,只好先用参桶、藕锹扫上一阵,才敢光着腿子下水。暮霭四合,收工了,为了赶时间也是为了省事,往往是赤脚上路,走着走着,脚杆冻麻木了,只晓得一步步在向下杵,一步步在向前走,碰上硬泥垡、小枝条基本就没感觉。饥寒二字,真正是沦肌浃髓!刻骨铭心!在湖区长大的人,有几个敢说自己没有风湿类风湿病症?至今,四五十年过去了,我的肩背之瘼痹、双腿的老寒腿、双脚的遇冷之酸胀,就总是折磨着人。后来学书法,听老师讲到要反复临帖、练习,形成“肌肉记忆”。这时我恍然大悟:风湿,就是我最忠诚最忠实的肌肉记忆啊!

  扯远了,回到摸船窝。在这个冬季最寒冷的日子里,几乎滴水成冰,实在太冷,不想到远湖了,我们相约:该去摸鱼了。

  裹着棉袄、笼着袖子,颠颠跑到河汊口,寻到一条未上墩的小划子,找到埋船处。水浅了许多,船底若隐若现。将棉袄脱下半边,扎起,像藏民放牧时一样,左手抠住船帮子,右手尽量朝水下沉船底的隔舱中摸去。伸手就碰到一窝窝鲫鱼、鳊子,就一条条往船里拿。天寒水冷,鱼也就不么挣扎,绵绵僵僵的,不是用劲捉,也不是使劲捏,更不用抠鳃窝,就是往上拿就是了。一会儿,手僵了,换个人,继续。一窝一窝鱼,全端上来。最多的,是中舱,空间多,鱼扎了堆。为么事沉船舱底鱼多?三个臭皮匠,事后诸葛亮,我们七嘴八舌讨论一番,认为一是暖和,毕竟有层东西遮蔽着;二是安宁,河道里嘈杂,船过牛趟啦大鱼追逐啦,渐渐把它们赶到了这一庇护所;三是有食物,水生物容易积聚在相对平静的船下小环境里,鱼食送上门来。

  舒适归舒适,安逸归安逸,殊不知,中了歹人的奸计!

  “你就是个歹人!”“就是你想起的主意!”……争争吵吵,说说笑笑,点燃汊边边上的茅草芦苇,烤上一阵,撑着小划子凯旋。

  摸船窝,平生第一回,也是最后一回。

  ——————————————

  湖村渔事——荆楚网约你讲述钓鱼那些事

  家住长江边的湖北人,对渔事有着别样的记忆和感情。

  钓鱼,捉鱼,流连于大江大湖,小河流水之间,留下的是快乐,对自然的向往。

  被繁忙生活裹挟前行的你,可能许久未能再续渔事之乐。

  此刻,还能用文字描绘出捉鱼钓鱼的美妙记忆吗?

  赶紧敲起你的健盘,分享你经历过的“渔事”吧!

  【投稿方式】

  1、东湖社区:在【湖北文坛】版块的【湖村渔事】栏目发起主贴,标题统一定为:【湖村渔事】+主题

  2、投稿邮箱:1517842714@qq.com。

  【文章要求】

  来稿文章必须为原创首发,体裁不限,字数在300-2000个以内,有图有真相。(注:文字及图片上不得带有外网链接,及带有广告性质的内链,如有网友投诉质疑,经查实后,取消比赛资格并做删帖处理。)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