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武汉新闻

“换乘之王”7号线运行半个月:有的只需2分钟 有的花了18分钟

发布时间:2018-10-16 08:21:23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8号线徐家棚站内,小喇叭不间断提示市民如何换乘7号线

图为7号线站点内的换乘指示图

楚天都市报记者曹磊周丹潘锡珩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地铁7号线开通后,因为与1、2、3、4、6、8等6条地铁线相交共有8个站,而被称为“换乘之王”。然而,开通近半个月,关于7号线换乘的实际便捷性开始出现走向两极——有的换乘站可以实现面对面对接,即使上下楼也只需2分钟;有的换乘站要走天桥、下“地道”,跨越两条大道走上10分钟;还有的换乘要上下五座电梯,更有换乘站徐家棚,站内提示靠一只“小喇叭”,出站后走500米都还找不到指示标牌……

7号线的换乘情况到底如何?方便与不便之处都在哪里?如何利用7号线换乘最合理?连日来,本报记者踏访7条地铁线的8个换乘站,制作出一份“7号线换乘体验报告”。

徐家棚400米换乘用了18分钟

在7号线开通前,关于徐家棚站需要在站外换乘的报道就有不少。近日的晚上8点22分,记者乘坐7号线抵达徐家棚站,这个站厅相对不大,出站闸机口的墙面上即贴有告示:从F口出站,沿和平大道向北前行400米,从8号线徐家棚站J出入口进站乘车。

记者顺着F出口的指示牌出站,一路往前走过两条通道,转过两道弯,上了三道电梯,最终从F口出站。这里是一座大的十字路口,既没有和平大道的路牌,也没有“地铁”的指示牌,更没有关于换乘8号线的指示路线。为了防止走错方向,记者只好拿出手机导航,找到正确的方位再出发,此时是8点28分。

随后,记者沿着一边有施工围挡的和平大道一路向前走向8号线的徐家棚地铁站,依然看不到任何指示标牌信息,也看不到地铁站。直至走到一个红绿灯处,才发现了8号线徐家棚站的J出口。

进站后的时间是8点34分,算是以比较快的速度一路走了6分钟。此时的站台墙壁上同样贴有7、8号线站外换乘的公告。进入站厅后,记者发现最靠近J出入口的出站闸机上,摆放着一个小喇叭,循环播放着“去往7号线请从J出口出站”的信息,但站内广播没有此类提示。

在站厅绕过一大圈后,记者终于通过安检进站,安检机上也放着一个提示小喇叭。待到记者抵达8号线站台时,已是8点38分,最后踏上8号线列车是8点40分,整个换乘用了18分钟。

三阳路从轻轨转地铁用时9分钟

昨日下午5时20分,上下班的晚高峰刚刚来临,记者乘坐地铁1号线在三阳路站下车,跟随人流下一座楼梯去换乘7号线。

到达站厅后,记者发现换乘指示牌很多,站厅也很大。跟随指示牌往前走时,就会来到了一座跨越整个三阳路的通道长廊。走完一整条长廊后,记者开始了不断的上下电梯:按照指示牌,换乘7号线,需要连续乘坐三次不同的手扶电梯,一路向下最终抵达一座候车厅:这是单边前往青龙山地铁小镇方向的列车,此时的时间是5点26分,距离记者抵达1号线三阳路站时已经过去6分钟。

由于记者要前往园博园北方向,便再次跟随站厅指示牌,继续乘坐手扶电梯往下,随后再转过一条通道,又乘坐一座手扶电梯向上走,这才抵达前往园博园北的候车站厅。

抵达站厅后,记者没有等候多久就有列车到站,直至踏进7号线地铁车厢时,已是5点29分。在三阳路站的换乘里,记者一共上下了6次楼梯,即使没有等候多久,也用了9分钟。

香港路站少数部位标识可优化

香港路站是7号线与3号线、6号线的三线换乘站,共有四层,还有一层夹层作为过轨通道。

记者从园博园方向乘坐7号线抵达香港路站发现,如果换乘3号线前往宏图大道方向,是最方便的换乘,几米外正对面的站台就是。而在上一层空间,7号线园博园方向和3号线沌阳大道方向也是面对面即可实现换乘。

从最下一层的7号线青龙山地铁小镇站台,前往最上一层6号线东风公司方向站台需要多久?记者分别计算了正确的路线和“冤枉路”两种情况。

方便路线是,选择一部直达电梯,跨越一个楼层直接前往6号线东风公司方向站台,仅需一分钟。如果没有找到直达电梯,并且误入6号线相反方向的金银湖公园站台,由于6号线两个方向的站台是“背靠背”,就需要通过夹层的过轨通道,到达正确的方向,共耗时约6分钟。

记者在香港路站发现,虽然这里的标牌、指示贴纸非常多,但依然有少数部位值得优化调整。比如,在最下层站台的一处电梯口,悬挂有前往6号线东风公司方向的吊牌,而紧邻的电梯口和楼梯口正上方,却只有三块3号线沌阳大道和7号线园博园北方向的吊牌,如果不绕道电梯后面,很难发现前往6号线东风公司方向的路。

在倒数第二层,前往园博园北方向的吊牌和地贴都很多,但有的向右、有的向前,记者跟着箭头走,却发现前方被拦住了去路。恰好这里有位工作人员,询问后才发现,电梯就在我们背后,电梯口却没有地贴指向。

“大车换小车”武昌站压力大

7号线开通后,武昌火车站升级为换乘站,可换乘4号线。记者了解到,在7号线开通之前,4号线武昌火车站已经是长期位居前几名的客流大站。而现在,乘坐7号线出南湖的居民,相当一部分选择在武昌火车站换乘4号线,客流压力进一步增大。

昨日是周一,记者在早高峰时段探访武昌火车站发现,每列从南湖方向驶来的7号线列车,都挤得满满当当。到站后,约三分之一的乘客下车换乘4号线。

通过车站结构图记者发现,7号线车站和4号线车站大致呈L形相交。而记者跟随人群实测发现,从7号线下车后,有四部电梯、五部楼梯前往换乘通道,其中有一部直达4号线站厅层,其他的电梯和楼梯都需要再搭乘一部扶梯才能到达4号线站厅层。

记者观察发现,两条线在这里构成了独特的“大车换小车”情形:7号线采用的是“肚量”更大的A型车,载客量要比4号线的B型车大不少。如果短时间大量7号线乘客换乘4号线,会造成一定客流压力。站台工作人员介绍,经过一段时间磨合,他们已经初步掌握了客流规律,将在换乘通道和4号线站台处增派人手,加强客流引导。

多站点可2分钟无缝换乘

与换乘较为费时的几个站相比,7号线与3号线换乘的武汉商务区站,与2号线换乘的螃蟹岬、王家墩东站,与6号线换乘的园博园北站等几个换乘站的换乘则比较便捷,基本能实现“2分钟换乘”。

13日下午4时43分,记者乘坐地铁3号线在武汉商务区站下车后,根据指示牌乘手扶电梯下行直接到达7号线地铁候车处。这时,往青龙山小镇方向的列车正好到站,记者踏上列车时是4时45分,只用了2分钟。

当天下午 5时 02分,记者又乘地铁7号线在王家墩东站下车,随后乘直达电梯上行,从负3楼到负1楼后,根据地面换乘箭头步行1分钟,再乘手扶电梯下行到负2楼换乘2号线,虽然乘坐了两次电梯,整个用时也只要3分钟。

在地铁2号线的螃蟹岬站,记者从2号线的站台出站后,拐弯便是7号线站厅,整个换乘过程同样不超过3分钟。

而在园博园北站,7号线站台的尽头就是通往6号线的L形楼梯,步行换乘比较方便,只是提着重物走楼梯就不太方便。